2016年

近现代汉族服饰展

北京服装学院民族服饰博物馆

汉族服饰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它的产生和发展与各个时代的政治、经济、军事以及精神信仰,社会习俗、审美趣味紧密相关。汉族服饰深厚的文化内涵和丰富多彩的形态样式,体现了几千年来汉族人民为适应物质需求和精神需求所表现出的聪明技巧和理想创造,也显示了其与各少数民族长期的、多方面的文化交流。汉族服饰的材质、色彩、造型、纹饰独具特色,其针针线线、点点滴滴无不折射着汉族含蓄委婉、典雅端庄、简约笃实的普遍价值取向和审美特征。

清晚期汉族浅紫缎镶托领蝴蝶结盘扣女袄,袄圆托领,大襟右衽,衣长96.5厘米,平阔袖,两袖通长149厘米,袖长及腕,袖口宽37.5厘米,衣身左右开裾高28厘米。全身素缎蝴蝶结盘扣共5组。

这件女袄的璎珞云肩是只取云肩之型而无云肩之实,只做装饰用,具体表现为15股盘金线,3股1组分5组,辫成0.4厘米宽条带状,与0.4厘米宽蓝白色辫带平行盘绕、勾勒出16组如意纹样,黄色捻线钉绣而成。

这16组如意分8组如意云头纹、8组如意方锁纹,以领口为中心交替排列,寓意“吉祥如意”。纹样一刚一柔,铺满肩部,气势尤显华贵。

堆绫盘长纹边饰效果醒目、立体感强、丰富了衣身整体装饰的多样性。

女袄位于领口、大襟、底摆的8.8厘米宽钴蓝色缎边饰上绣如意云头纹并密绕盘金线,如意云头逐一排列,与钴蓝色底布形成色彩、肌理、明暗深浅的对比,具有强烈的节奏感。而云头内大面积金色块面脱颖而出,将原本五彩绚丽的服饰衬托的更加雍容华贵。

衣身以写实手法彩绣十二团窠吉祥纹样,其中前后身各五窠,两肩各一窠,团窠内绣动物、禽鸟、花卉绿植、楼阁建筑等吉祥纹样,团窠间满铺盘金绣四合如意宾花,间绣各式蝴蝶、凤鸟、花卉纹样。

服饰上各刺绣纹样均含有吉祥的寓意,龙和凤为中国古代传说中的神物,被赋予诸多神奇的色彩:龙是权威、尊贵、身份的象征,凤被称作百鸟之首,是祥瑞、幸福、美丽的象征,龙凤呈祥寓意祥瑞吉庆,和平幸福,常被用作婚嫁纹样使用。

平金、银绣为传统刺绣工艺,是在纹样内盘满金、银线,并用极细的丝线钉针固定,使用金线盘绣称为平金,使用银线盘绣称为平银。

领口,袖笼,门襟,两裾及底摆处边饰从里到外分别为:粉底织长圆寿字纹绦边,宝蓝底织长寿团蝠纹绦边,肉粉色素缎细线绲边,绿白彩线细辫线边,肉粉色素缎宽镶边等。衣身三多刺绣纹样是这件女坎肩的装饰特色。

边饰中的折枝莲荷、桃花、对蝶戏牡丹纹样分别用大小不一的绫片堆叠、贴绫、钉绫而成。堆绫的层次主要为单层,牡丹、桃花、莲荷花瓣的层次主要靠盘金线分隔而成。绫片是经过刮浆处理后粘贴于垫纸上,再使用手绘淡彩渐变晕染技法进行,具有很强的装饰意味。

蝴蝶身,梅花、桃花及圆月部分使用镂空的装饰手法,将表面的黑色素缎根据预先设计好的纹样造型挖空,露出事先铺垫在下方的黄色、粉色底布,底布颜色与裙身颜色相呼应。

蓝色暗花缎绣凤戏百花纹夹套裤。套裤,为无裆之裤,其制左右各一,穿于两胫,上达膝上,下及于踝,穿时罩在有裆裤外,上以绳带系结腰间,作用与今天的袖套相似,既有遮挡、装饰作用,又便于洗涤,这种形式初见于先秦,沿用至宋明,清代尤为盛行。

杏黄缎三蓝打籽绣平安富贵纹扇形肚兜。

此肚兜中心刺绣的南极仙翁、梅花鹿、仙鹤三者均为象征长寿的吉祥纹样,中心纹样周围加绣“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八字团花纹,文字上间饰寿桃、佛手、葫芦、葡萄、瓜瓞、石榴等纹样,寓意“多子、多福、多寿”,真正强调了“寿上添寿”的美好含义。

土蓝缎三蓝打籽绣珍禽瑞兽纹四合如意式云肩。

堆绫盘金绣人物帨带式云肩。云肩的制作工艺几乎涵盖了女红工艺的全部包括绣、绘、镶、绲、嵌、贴、补、钉等。其中刺绣作为其图案的主要表现手法最为常见。

花鸟几何纹珠绣抹额。抹额,也称额带、头箍、发箍、眉勒、脑包,为束在额前的巾饰,一般多饰以刺绣或珠玉。抹额最早为北方少数民族所创的避寒之物。

雪青缎绣“五福捧寿”纹心形暖耳。

此件馆藏荷包上的花卉装饰纹样工艺为破线绣,荷包边缘用锁边绣。破线绣又名“破丝绣”,属于平针绣范畴,特点是将一根普通丝线劈破成数根细丝使用,少则3至5根,多则十余根。

绣线要从皂角米浆中刮过,使细丝更有光泽,更顺畅,等干了之后用细小的绣花针来刺绣。这件荷包上的花卉及绿叶纹样皆使用破线绣,图案精致,丝线平滑光亮、富有韧性,花纹美丽秀气,具有较强的立体感。

白色缎盘金绣松鹤遐龄纹褡裢荷包。

北京服装学院民族服饰博物馆
所有参展内容的来源:
展出的故事有时可能由独立的第三方创作,并不完全代表以下提供这些内容的机构的观点。
使用 Google 进行翻译
首页
浏览作品
附近
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