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学本是上世纪初中国最重要的人类学摄影大师,在一九三四至一九四二年间,庄学本深入川、甘、青、滇等民族地区,对羌、藏、彝、土、东乡、蒙古、保安、纳西等少数民族的日常生活、宗教、服饰、物产以及地理环境进行人类学考察,留下了数十万字的考察报告、日记及三千余幅照片。照片采用人类学方法对服饰、日常、宗教、地理等进行有针对性的专题拍摄,这些照片资料不仅具有极高的人类学价值,同时又是卓越的艺术作品。

西昌黑彝少女侧影

发式: 幼年女子自蓄发后“先梳单辫垂在脑后” ,稍长即盘发在顶上,出嫁之日乃分梳为双辫,但有至成年而尚未嫁的, ”则择日亦梳为双辫“ 。引自庄学本《西康夷族调查报告》 第二九页

黑彝女子及其随从丫头

裙子:夷女不穿袴子,只束百褶裙。裙的长短在她们阶级上颇有区别。

大黑彝与小娃子

此项娃子为服侍主人的锅装娃子“平均每户百分之九十”,即每一百户有锅装娃子九十人。“按 娃子的价值为四十两 ( 娃子在夷地等于实物” (有公开的交易价值 )。“折合法币亦一百元,则此项 财产每户为九十元”。 引自庄学本《西康夷族调查报告》 第四九页

九子羌贵族妇女盛装

贵族是戎人, 老百姓是羌人。

苏臬作法

苏臬,为巫初系常人无师父,后因已死的苏臬鬼附体,忽染精神病。“乃以白羊、白公鸡林中祭之”,病愈即为苏臬。︒护法之神极多,每一个苏臬即有一个护法神。苏臬多为男子,但亦有妇女,“亦为神附于体,其法事与男子同“。苏臬死后皮鼓挂在林中,表示与神相绝。 引自庄学本《西康夷族调查报告》 第一二三页

手上有文身的盐源妇女

女子文身:夷女用白蜡、蒿叶和调液,“亦有用墨或黑炭” 以针数枚刺于两臂,待愈即成为青黑色 的斑纹和烂疤,每手数枚,或十数枚,大比豌 豆,称曰“墨针”,有文身的遗意。 引自庄学本《西康夷族调查报告》 第三三页

北京服装学院民族服饰博物馆
所有参展内容的来源:
展出的故事有时可能由独立的第三方创作,并不完全代表以下提供这些内容的机构的观点。
使用 Google 进行翻译
首页
浏览作品
附近
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