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5年 - 1976年

史蒂夫·比科:黑人觉醒运动

Steve Biko Foundation

SASO、BCP 和 BPC 年代

Stephen Bantu Biko was an anti-apartheid activist in South Africa in the 1960s and 1970s. A student leader, he later founded the Black Consciousness Movement which would empower and mobilize much of the urban black population. Since his death in police custody, he has been called a martyr of the anti-apartheid movement. While living, his writings and activism attempted to empower black people, and he was famous for his slogan “black is beautiful”, which he described as meaning: “man, you are okay as you are, begin to look upon yourself as a human being”.

Scroll on to learn more about this iconic figure and his pivotal role in the Black Consciousness Movement...

“黑人意识不仅是一种精神状态,还是一种生活方式,它是黑人世界长久以来索求的最积极的渴望”- 比科

1666/1667 年纳塔尔大学 SRC

完成了圣弗朗西斯学院 (St Francis College) 的学业后,比科进入纳塔尔大学 (University of Natal) 黑人部攻读医学学位。纳塔尔大学崇尚自由主义,当时的许多自由主义文化领袖都出自这里;它就像磁铁一样吸引了大量前黑人教育家以及一些黑人社会中学术精英,这些人都是因为 1959 年的大学法而被逐出黑人学院。此外,纳塔尔大学的法律和医学专业汇聚了来自全国各个地区和各个政治派别的众多优秀青年。也正因为如此,19 世纪 60 年代的纳塔尔大学精英荟萃,成为名副其实的学术中心,最突出的特点是政治论述丰富多元,百家争鸣,百花齐放。因此,纳塔尔大学也成为了著名的“德班时刻”(Durban Moment) 的中坚力量。

在纳塔尔大学,比科一举成名。他很快就被当时活跃的环境所影响,后来也反过来影响着当时的环境。就在他入学的当年(1966/1967 年),他被选为学生代表委员会 (SRC) 的干部。一开始他支持多种族学生群体,主要是南非学生国民联合会 (NUSAS)。但校园内有很多激进反对 NUSAS 的声音,因此虽然黑人学生们一直尝试通过 NUSAS 发表意见却始终徒劳无功。史蒂夫·比科对白人自由主义的运动过程中遇到的挫折并不完全陌生,他在勒弗戴尔就曾有过类似经历。

纳塔尔大学医学院的学生,从左到右依次为:布里盖特·萨维奇 (Brigette Savage)、罗杰斯·拉加范(Rogers Ragavan)、本·恩古巴内 (Ben Ngubane)、史蒂夫·比科
学生代表委员会 (SRC) 任命比科作为代表出席该年度南非学生国民联合会 (NUSAS) 大会的信函

1967 年,比科作为学生代表大会 (SRC) 的代表参加了罗德斯大学 (Rhodes University) 举办的年度南非学生国民联合会 (NUSAS) 会议。主办方按照《族群住区法》(Group Areas Act) 禁止不同种族的混居的做法引发了争议。NUSAS 一贯宣称憎恶《族群住区法》这类种族隔离制度下的产物,只是没有公然反对。因此,NUSAS 采取了不偏不倚的中间做法:一方面谴责罗德斯大学的官员,同时又提醒黑人代表服从法律。对于比科而言,这又是一个触及他痛处的决定性时刻。

《Black Man You Are on Your Own》的作者萨里姆·巴达特 (Saleem Badat) 博士在南非学生组织 (SASO) 发表演讲

对此,比科愤怒地抨击学生政治与被排斥的自由主义的虚假结合只是一种空洞的回应,因为人们并不是努力改变现状,而是有技巧地“从排他的白人特权”中选取对他们最有利的部分。这就引发了被称为“最能”的辩论:白人自由主义者是“最能”定义黑人反抗运动的步奏和性质的人吗?

这场辩论具有双向推力。一方面,辩论是为了打消白人社会高人一等的妄想,挑战自由权威重新思考其自诩的受压迫者代言人的角色。另一方面,它同样直率地批评黑人社会,指出正是黑人的被动性使他们在历史过程中一直扮演“旁观者”的角色。1960 年 4 月 7 日,当局禁止非洲人国民大会和泛非大会,批捕了解放运动领导人,造成了冷漠的人文环境。

班图·斯蒂芬·比科 (Bantu Stephen Biko)

“我们已经启程追寻真正的人性,而且我们在遥远地平线的某处看到了闪闪发光的奖品。让我们勇敢果断地前进,从我们的共同困境和手足同胞中汲取力量。总有一天,我们会赋予南非这人世间最美好的礼物 - 更人性化的面貌。”

比科认为,只有黑人自己有所改变才有可能获得真正的解放。在他看来,这应该是新身份和意识方面的改变,应彻底抛弃一直折磨黑人社会的自卑感。只有当白人和黑人社会共同开放地解决种族问题时,才会有希望出现真正的融合和无种族主义。   

1972 年对比科的一次采访笔录

在 1968 年于 Stutterheim 举行的大学基督教运动 (UCM) 会议上,比科锁定了几个关键人物并策划全力支持排他性黑人运动,进一步参与了黑人学生政治。1969 年,在彼德斯堡附近的北方大学,纳塔尔大学的学生们领导非洲学生建立了纯粹由黑人学生构成的组织 - 南非学生组织 (SASO)。SASO 致力于发展黑人觉醒思想。比科曾被选为主席。

黑人学生宣言

黑人可以定义自己的角色并组织起来,然后通过新的政治和文化身份决定自己的命运 - 这种深植于黑人觉醒运动中的理念迅速地在大多数黑人校园中传播开来,这些校园中很多人都对数年来依赖白人带来的挫折失败深有体会。很快,SASO 就成为了“黑人力量”和非洲人道主义的代名词,另外,由于吸收了源自离散非洲人的观念,力量变得更为强大。黑人觉醒运动的宣传中还加入了这片大陆上的其他成功案例,其中数个国家/地区摆脱了殖民主义者的统治,获得了独立。

SASO 对黑人觉醒运动的定义
1971 年 SASO 新闻通讯的封面

“1968 年我们建立了现在的 SASO... 这是一个深深扎根于黑人觉醒思想的组织,黑人觉醒的本质是让黑人积极看待那些使每个人成为这世上独一无二的个体的价值体系,从而提升黑人自身的地位”- 比科

1971 年 SASO 新闻通讯的封面
1972 年 SASO 新闻通讯的封面
1972 年 SASO 新闻通讯的封面
1973 年 SASO 简报封面
1975 年 SASO 新闻通讯的封面
史蒂夫·比科关于黑人意识运动的发言

黑人大会

1971 年,SASO 的影响力已经远远超出了高等教育校园。越来越多的人加入 SASO;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人退出大学体系,他们需要一个政治归属。SASO 领导者提议成立新的组织分支,以便广纳社会民众。在这种情况下,黑人大会 (BPC) 于 1972 年成立了。当时,黑人劳工工会尚未得到法律认可,BPC 就解决了这一问题。当然,这也使新组织与安全部门背道而驰。当年年底,有四十一个分部成立。宗教领袖、艺术家、劳工组织等黑人群体的政治意识越来越强。尽管 1973 年发布了针对一些运动领袖的禁令,但黑人觉醒运动的倡导者已经成为反抗白人种族至上主义运动中最敢言、最无畏和最具煽动性的人士了。

黑人大会 (BPC) 会员卡
黑人大会首届会议的记录

1974 年,SASO 和 BPC 的 9 名领导人被指控煽动骚乱。这些被控的领导人利用为期 17 个月的审讯作为平台,在审判中陈述黑人觉醒的情况,这就是著名的“理念审讯”。尽管这些领导人被控参与革命阴谋的主要罪名不成立,但仍被判有罪并且分别被判处了不同的刑期。

SASO/BPC 试行覆盖范围
SASO/BPC 试行覆盖范围
BPC 会员
SASO/BPC 覆盖范围
1974 年莫桑比克解放阵线万岁集会活动的海报

这些领导人的被捕反而促进了黑人觉醒运动的发展。运动的影响力与日俱增,后来催生了南非学生运动 (SASM),这是专门面向高中部学生组织和发起的运动。SASM 在 1976 年的学生起义中扮演了关键角色。

SASO 创始成员巴尼·皮提亚那 (Barney Pityana)

1972 年,也就是 BPC 成立的那一年,比科被医学院开除了。政治活动大大影响了他的学习。 不过更重要的是,据他的朋友兼同志巴尼·皮提亚那 (Barney Pityana) 所说,“他自己对知识的无限探索已经远远超出了医学领域”。后来,比科曾通过南非大学继续学习法律。

史蒂夫·比科的法学教材订单

离开校园后,比科进入黑人社区计划 (BCP) 的德班办事处工作,这是黑人大会组织下一个发展迅猛的分支;此时,比科受本·科巴 (Ben Khoapa) 领导。黑人社区计划包含多个基于社区的项目,而且每年都会发行一本名为《黑人评论》(Black Review) 的小册子,专门对国内的政治发展趋势进行分析。

黑人社区计划小册子
BCP 概述
BCP 领导人本·科巴 (Ben Khoapa)
比阿特丽斯街 86 号,BCP 前总部的所在地

“真正知我的人一定会说我无所畏惧”

- 比科

本·科巴,2007 年左右在比阿特丽斯街
比科的禁令

1973 年 3 月,比科遭到当局的查禁,一同被查禁的还有科巴、皮提亚那等人,比科被从德班驱逐回自己的家乡威廉王城。SASO、BPC 和 BCP 的其他许多领导人也都散落到一些偏远的地方。禁令不仅影响了这些组织的运作能力,也打压了一些领导人的士气。由于受到禁令限制,其中很多领导人逐渐变得消极,最终销声匿迹。

受到禁令限制后,比科将目光投向了当地有组织的知识分子,他以曾在纳塔尔大学结交更富学术的知识分子时一样的热情和活力来与这些当地的知识分子交流。只是这次的重点是,更深入地从实践层面宣传发展中的 BC 理念(该理念源自 SASO 和 BPC)。比科在威廉王城设立了黑人社区计划的威廉王城办事处(位于利奥波德街 15 号),他将这里作为行政分部。该组织重点关注医疗健康、教育、创造就业等社区发展领域的项目。

利奥波德大街 15 号,BCP 的前威廉国王市政办公室

不久后,当局修改了对比科的禁令,限制他不得与 BCP 有任何实质性的关联。他一次只能会见一个人;未经警方许可,不得离开威廉王城的法定区域。他不能参与公共职能机构,他的作品和言论不能出版发行,也不得被引用。

Zanempilo 诊所(BPC 诊所)

由于比科和 BCM 中其他人员受到重重限制,又时常被拘捕,迫使该组织内形成多重领导层来提高他们解决困难的能力。尽管面临重重困难,当地的黑人社区计划办事处仍然有卓越的表现。他们的工作取得了许多成就,其中最突出的是设立和运营 Zanempilo 诊所。这家诊所是当时在没有公共资金的情况下建立的最高级的社区医疗中心。Ramphele 医生认为,“这表明,只要规划和组织得当,即使物资匮乏,也可以为人们提供最基本的服务”。Ramphele 医生和 Solombela 医生在 Zanempilo 诊所任职过住院医师。

来自 Njwaxa 的社区成员

比科的办事处还开展了 Njwaxa Leatherworks 项目, 其中包括社区托儿所和一些其他计划。 比科对 1975 年 Zimele 信托基金的设立也有所帮助, 该基金旨在为政治犯及其家人提供帮助。 Zimele 信托基金不限政治归属。 此外,比科还设立了金斯堡教育信托基金, 以帮助黑人学生。 该基金是对曾帮助他完成学业的社区的再投资。

Click on the Steve Biko Foundation logo to continue your journey into Biko's extraordinary life. Take a look at Steve Biko: The Black Consciousness Movement, Steve Biko: The Final Days, and Steve Biko: The Legacy.

故事鸣谢名单:

Steve Biko Foundation:
Nkosinathi Biko, CEO
Y. Obenewa Amponsah, Director International Partnerships
Donna Hirscshson, Intern
S. Dibuseng Kolisang, Communications Officer
Consultants
Ardon Bar-Hama, Photographer
Marie Human, Researcher

所有参展内容的来源:
展出的故事有时可能由独立的第三方创作,并不完全代表以下提供这些内容的机构的观点。
使用 Google 进行翻译
首页
浏览作品
附近
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