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6年

史蒂夫·比科:审讯

Steve Biko Foundation

“死因:咎由自取”- Magistrate Prins

1977 年 9 月 14 日,司法部长吉米·克鲁格 (Jimmy Kruger) 在南非国民党代表大会上发表演说,否认比科之死 有任何警方介入行为,并表示比科是因为绝食抗议而死。 唐纳德·伍兹 (Donald Woods) 等朋友和家人一起努力 确保将史蒂夫之死的真相公布于众。比科死后不久, 1977 年 11 月 14 日在比勒陀利亚的老犹太教堂开始进行 对非正常死亡的例行验尸,悉尼·肯特里奇 (Sydney Kentridge) 在 13 天的验尸程序中 担当比科的家庭律师。验尸报告显示, 有 5 处严重的大脑损伤、头皮、嘴唇、肋骨擦伤和瘀伤, 不过普林斯地方法官站在了政权一边。 他做出了一个草率的判决:“不是任何人的错”,这引起了国际社会对种族隔离政府的广泛谴责。

恩齐基·比科夫人在验尸现场
史蒂夫·比科死后,他的母亲 Alice "Mamcete" Biko;他的姐妹 Nobandile Biko;他的妻子 Ntsiki Biko。
验尸中的证据
由英国的大卫·奈普利 (David Napley) 爵士进行验尸
阿扎尼亚黑人觉醒运动 - 向史蒂夫·比科致敬

史蒂夫·比科死后,伊丽莎白港安全部门的职员 以及与其案件相关的其他人员都得到了升职。 克雷格·威廉姆森的军衔被提升为了少校。 1980 年身份暴露后, 他回到了南非并成为了南非安全警方外事部代表, 受 Piet “Biko” Goosen 领导。 后来,他升任为总统顾问。

比勒陀利亚的老犹太教堂 - 比科之死和其他政治审判的验尸场所

按官方说法, 比科是第 46 位死于国家安全法律的酷刑的受害者。 他的死向国际社会揭示了 南非安全法律的残暴和南非人民的普遍痛苦。 进而直接导致西方国家决定在联合国安理会投票中 支持对南非颁布强制性武器禁售令(1977 年 11 月 4 日第 418 号决议)。

悉尼·肯特里奇爵士发表史蒂夫·比科 12 周年纪念演讲,“阳光下的罪恶 - 史蒂夫·比科之死”

“大赦听证会证明,比科遭遇厄运并不是由于他面前摆着一份涉及他的口供,也不是因为他承认犯下恶行,而是因为他坚持要坐在椅子上”

- George Bizos

“要么骄傲地活着要么死去,死亡会终结一切。你可以死的富有政治意义。就是说你死于暴乱。事实上,对于很多人来说几乎已经没什么可失去的了 - 考虑到他们之前的处境的话。因此,如果你能克服个人对死亡的恐惧,虽然很不合理,但你知道,你已经迈上正途了。”

- 比科,摘自《I Write What I Like》中的《On Death》一文

1977 年的迪克那 (Dikona) 声明

1977 年 10 月 19 日被称为“黑色星期三”,南非种族隔离政府在这一天取缔了 18 个与黑人觉醒运动相关的组织,这其中有护理协会、教师团体和社区协会;团体的多元性充分展示了黑人觉醒运动的深度和广度。 除了这些机构,BPC 和 SASO 的知名领导人也在这一天被捕入狱。媒体也不能幸免,《世界报》(The World) 和《周末世界报》(Weekend World) 都被勒令停刊。

被禁组织列表
比科攻击后的 619 室
用于运送比科遗体的路虎汽车
进行审讯的审判室

“我想史蒂夫知道自己会死在安全警察手上。我想我们都知道。史蒂夫已经准备好为黑人事业牺牲了。”

- Ntsiki Biko,史蒂夫·比科的遗孀

拘留期间死亡
1977 年 11 月 4 日第 418 号联合国决议
故事鸣谢名单:

Steve Biko Foundation:
Nkosinathi Biko, CEO
Y. Obenewa Amponsah, Director International Partnerships
Donna Hirschson , Intern
S. Dibuseng Kolisang, Communications Officer
Consultants:
Ardon Bar-Hama, Photographer
Marie Human, Researcher

所有参展内容的来源:
展出的故事有时可能由独立的第三方创作,并不完全代表以下提供这些内容的机构的观点。
使用 Google 进行翻译
首页
浏览作品
附近
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