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6年

史蒂夫·比科:死因審訊

Steve Biko Foundation

「死因:沒有人需為此負責」- 地方法官普林斯 (Prins)

1977 年 9 月 14 日,南非司法部長吉米‧克魯格 (Jimmy Kruger) 在國民黨大會中發表談話,否認警方涉及比科之死,並宣稱比科是因為絕食抗議而死。唐納‧伍茲 (Donald Woods) 等比科的親友致力蒐證,堅持揭露比科死亡的真相。比科是在 1977 年 11 月 14 日去世,不久後,例行死因審訊在比勒陀利亞一所老舊猶太教堂展開,旨在調查比科的非自然死亡。在 13 天的審訊期間,比科家屬的律師是由悉尼‧肯切基 (Sydney Kentridge) 出任。驗屍報告顯示,比科的腦部有五處重創,頭皮、嘴唇、肋骨皆有擦傷和瘀傷, 但地方法官普林斯 (Prins) 卻選擇站在政府那一邊,僅僅花了三分鐘宣讀判決結果,裁定「沒有人需為此負責」,引起國際社會大力譴責南非的種族隔離政府。

妮絲基‧比科夫人出席死因審訊
史蒂夫·比科過世後,他的母親愛麗絲‧曼斯特‧比科,他的妹妹諾班蒂‧比科和他的妻子妮絲基‧比科。
死因審訊中的呈堂證據
《審訊》(Inquest) 一書,作者為英國的大衛‧納普利 (David Napley) 爵士
阿薩尼亞 (Azania) 的黑人意識運動 - 向史蒂夫·比科致敬

史蒂夫·比科死亡後,伊麗莎白港保安部的成員以及與此案件有關的其他人士都獲得晉升。克雷格·威廉森被晉升為少校。1980 年,他的身分被揭露之後,他回到南非,成為由皮特‧比科‧古森 (Piet Biko Goosen) 所領導的南非保安警察國外處的副處長。威廉森後來被任命為總統諮詢委員。

位於比勒陀利亞的老舊猶太教堂,也是比科死因審訊和其他政治審判的場地

比科是國家安全法酷刑下遭凌虐致死的第 46 位受害者。他的死亡使得殘酷的南非安全法以及南非黑人普遍的困境 受到國際社會高度的重視,後來直接使得西方國家決定支持聯合國安理會表決禁止對南非進行軍售 (1977 年 11 月 4 日第 418 號決議)。

悉尼‧肯切基爵士於第 12 屆史蒂夫‧比科年度紀念講座演講,主題為「陽光下的罪惡:史蒂夫·比科之死」

「大赦聽證會上麻煩開始出現了,不是因為他面臨對他不利的口供,也不是因為他承認自己有任何不當行為,而是因為他堅持要坐在椅子上」

- 喬治‧比索斯 (George Bizos)

「如果不是活著並感到驕傲,就是死了,如果死了,也就置身事外了。而你死去的方式本身可能就是一樁政治化事件。因此,你在暴動中死亡了。事實上,你的死亡對他們許多人來說,根本就無關痛癢,因為他們就是活在那樣的局勢之下。所以,一旦你克服了對死亡的恐懼 (但這其實是一件非常不理智的事),你就豁出去了。」

- 比科,摘錄自《寫我所愛》中的「有關死亡」

1977 年的迪科納聲明

1977 年 10 月 19 日 (後被稱為黑色星期三),南非的種族隔離政府查禁了 18 個與黑人覺醒運動相關的組織,當中包括看護協會、教師團體和社區協會,這些組織的多元性顯示出該運動的深度和廣度。除了相關機構遭殃,BPC 和 SASO 的主要領導人也在同一天被捕入獄,而媒體也不能倖免,《世界》和《週末世界》報社全遭政府勒令停刊。

遭查禁組織的名單
比科遭到攻擊後的 619 號拘留室
用於押送比科的多用途越野車
進行死因審訊的法庭

「我認為史蒂夫料到自己會死在保安警察手上。我們所有人也都料想到了。史蒂夫已經準備為黑人運動犧牲自己的生命。」

- 妮絲基‧比科,史蒂夫·比科遺孀

拘留期間之死
聯合國安全理事會 1977 年 11 月《第 418 號決議》
故事協力單位/參與人員

Steve Biko Foundation:
Nkosinathi Biko, CEO
Y. Obenewa Amponsah, Director International Partnerships
Donna Hirschson , Intern
S. Dibuseng Kolisang, Communications Officer
Consultants:
Ardon Bar-Hama, Photographer
Marie Human, Researcher

所有媒體協力單位/參與人員
在某些情況下,精選故事可能是由獨立的第三方製作,並不代表下列展覽機構的意見與觀點。
使用 Google 進行翻譯
首頁
探索
附近
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