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5年

帝国荣景

Freer and Sackler Galleries

东亚统治者们的照片
爱丽丝·罗斯福·朗沃斯的 1905 年塔夫脱亚洲之行照片集

在她访问亚洲朝廷期间,爱丽丝·罗斯福·朗沃斯收集了一系列作为正式外交礼物收到的人物相片。在她 1933 年的自传里,爱丽丝详细回忆了每件礼物的相关事件,为了解皇室肖像的用途提供了宝贵信息。此外,研究每位统治者的不同照片对于了解那个年代的外交场合很有启发作用。

“有一天午饭后,皇后送给我一面非常精致的绣花条屏、一匹绣着白菊花的金色布料、一个漆盒和一张她自己的照片。在我年轻时候的这些旅行中,礼物似乎是惯例,在得到这些礼物时我的心中总是充满贪婪的喜悦,乐在其中。事实上,我当时就像是恬不知耻的小猪。我实在很喜欢我的‘战利品’,家里人就是这么称呼我的礼物的。在日本,我收到了皇室赐予的礼物、服饰、扇子和各种各样的纪念品。”

—摘自爱丽丝·罗斯福·朗沃斯《Crowded Hours》(纽约和伦敦:Charles Scribner's Sons,1933)

爱丽丝在东京受到的接待是她的整个旅程中最奢侈的。日本在前一年与俄罗斯打了一场艰苦卓绝的海陆大战,这是西方势力首次败给亚洲国家。日本民众被骄傲冲昏了头脑,恰好当时西奥多·罗斯福总统本人在朴次茅斯主持了日俄两国的和谈。日本人有充分的理由相信罗斯福是代表他们的利益的,他的支持对于和谈成果至关重要。

因此日本决心证明自己有能力与那些大国在世界舞台上享有平等地位。赠送给爱丽丝的照片也是为了显示一个穿着得体的西式军装的开明坚定的统治者,他的配偶则穿着适合欧洲宫廷的华丽礼服,丝毫不见日本本国的装饰元素。

照片是根据西方文明行为的概念成对赠送的,暗示日本已经接受基督教一夫一妻制的观念。简而言之,这位总统的女儿获赠的是一位共享美国价值观、能够成为可靠外交盟友的统治者的照片。

“太后的地位和权力是显而易见的,尽管我们见到她时她已经 70 多岁了,但还是能感受到她的魅力。她看起来与她的实际年龄一点也不相符;她又黑又亮的小眼睛敏锐犀利;她那显得很冷酷的薄唇一边向上翘起,一边略向下垂,和她的眼睛一起使得整个面孔生动且令人难忘。”

“第二天早上两个大臣来到公使馆,将太后送的一只小黑狗给了我。当天下午又送来了她的照片。这是张非常不错的照片,确实很像‘老佛爷’。我在那时就这样觉得,现在再看,还是能鲜明地回忆出在颐和园的那天。一队骑兵沿着街道喀嗒喀嗒地跑到公使馆,护着一把御用黄椅,椅子上只有这张照片。照片用普通的西洋镀金框裱着,但外面和衬里都是御用的黄色锦缎,两个大臣比送哈巴狗来的大臣官阶要高很多。”

—摘自爱丽丝·罗斯福·朗沃斯《Crowded Hours》(纽约和伦敦:Charles Scribner's Sons,1933)

根据爱丽丝 1933 年的自传,她与西太后的正式会见相对来说比较平静。第二天慈禧照片的赠送仪式似乎更让她印象深刻。这次戏剧性的赠送仪式表明,照片不仅仅是个人纪念,还是慈禧銮驾亲临的延伸。清朝廷正尝试在皇室保密的传统和新的对体谅臣民、不再高高在上的君主的期待之间寻找平衡。通过封闭的轿子送到的慈禧肖像表明,尽管要进行外交馈赠,但朝廷并不打算让百姓知道太后的容貌。慈禧优先考虑的事是要不惜一切代价维持正统的体面,这是一个在中国及国外许多人眼中都是篡位嫔妃的女人所面临的独一无二的挑战。

这张照片上的慈禧是正面姿势,与清朝传统画像一致。摄影师极大地淡化并掩饰了她容貌上的缺陷,使她看起来比将近 70 岁的实际年龄年轻好几十岁。

慈禧给时任美国总统罗斯福之女的礼物可能影响了罗斯福,使他支持放弃义和团运动后中国的赔款。美国被认为是对中国状况较为同情的国家之一,也是八国联军中最可能会免除给中国经济带来破坏的巨额赔款的国家。有趣的是,罗斯福提出的降低赔款在 1908 年获得了国会同意,而那一年正好是慈禧去世的一年。

“皇帝和他的儿子,也就是末代皇帝,在我们的公使馆旁边的宫殿里过着谨慎的生活。在我们到达几天后,我们在那座宫殿的欧式建筑里与他们共进午餐。他们在楼上的一个房间里接待了我们,然后矮胖的皇帝没有让我挽着他的胳膊,而是挽着我的胳膊,我们一起匆忙地、摇摇摆摆地走下狭窄的楼梯,来到一间稍小的、不起眼的餐厅。我们享用了韩国料理,这些料理盛在装饰着皇冠的韩式餐盘和碗里。我用过的那些精美餐具后来都送给了我,在告别时,皇帝和太子各给了我一张自己的照片。他们是两个可悲又麻木的人,在他们面前我感觉不到帝王的存在。”

—摘自爱丽丝·罗斯福·朗沃斯《Crowded Hours》(纽约和伦敦:Charles Scribner's Sons,1933)

在这次旅行的早期,爱丽丝在东京受到盛情款待时,陆军部长威廉·霍华德·塔夫脱正在与日本首相桂太郎密谈,主要是允许日本自由统治朝鲜,条件是日本保证不干涉美国在夏威夷和菲律宾的活动。在爱丽丝访问汉城的两个月后,日本政府签订《乙巳保护条约》,有效剥夺了朝鲜制定自己的外交政策的权利。该条约使日本渐渐统治朝鲜,直到 1910 年正式将朝鲜并入日本帝国,高宗皇帝被废黜。

这两幅肖像可能是朝鲜政府最后一次孤注一掷的尝试,希望向美国总统表现一个享有世袭统治权的形象以及一个合格的继承人。他们将美国总统看作面对日本与日俱增的威胁与霸权时保持朝鲜独立的唯一后盾。不幸的是,美国这次出于自己对太平洋地区的野心,已经决定了韩国的命运。爱丽丝在 1933 年的回忆录里并没有掩饰自己对皇帝在个人外交上所做努力的漠不关心,或许在事后看来,这是她在尝试为美国放弃长期既定的外交承诺辩护。

故事鸣谢名单:

Archivist — David Hogge
Research Assistant — Shelby Conley

所有参展内容的来源:
展出的故事有时可能由独立的第三方创作,并不完全代表以下提供这些内容的机构的观点。
使用 Google 进行翻译
首页
浏览作品
附近
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