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0年 - 2013年

从火车站到改建后的奥赛博物馆

Musée d’Orsay, Paris

“火车站像一座陈列艺术品的宫殿!。”爱德华·德塔耶(Edouard Detaille),1900年。

1900年,巴黎迎来了史上第五次万国博览会。

建筑师维克多·拉鲁(Victor Laloux)负责在塞纳河左岸设计一座新火车站,并配有一座豪华酒店。

奥尔良铁路公司取得了这些地块,这里原来矗立着在1871年巴黎公社期间被焚毁的审计法院。

奥尔良铁路公司取得了这些地块,这里原来矗立着在1871年巴黎公社期间被焚毁的审计法院。

白天300名工人、晚上80名工人的工程队日以继夜地施工,建造车站并将铁路从奥斯特里茨车站延伸至此。

为了能够与卢浮宫及杜伊勒里花园的建筑格调相和谐,火车站的钢铁结构完全被石灰岩外表掩盖了起来。

工程始于1898年,进展迅速。奥赛火车站及酒店于1900年7月14日盛大揭幕。

在画家爱德华·德塔耶(Edouard Detaille)看来,“火车站像一座陈列艺术品的宫殿。”此外,维克多·拉鲁(Victor Laloux)的宏伟计划在于营造“更舒适更豪华的空间”,而不仅仅是一座传统的火车站。

正是由于通往该车站的火车都采用了电气化机车,没有了蒸汽和烟雾,建筑师才能够想象出一个完全密封的玻璃天棚,用来迎接宾客并让装潢变得更为自由。

这是为电气化机车设计的第一座现代化火车站。由于它的外形,电气化机车当时也被称为“盐罐子”。

此外,奥赛火车站的使用者享受到了各种最新的技术创新:搬运行李的斜坡和货梯、电梯……

尽管非常现代,奥赛火车站还是很快被铁路技术的飞速发展超越了。站台的长度不符合新的列车。

从1939年起,它的用途就仅限于开往郊区的火车。

从此,它就成了各种事件的见证:1945年成为战俘和流放者接待中心,1958年戴高乐将军精心选择此地来宣告再次进入政界,20世纪60年代奥森·威尔斯(Orson Wells)和贝纳多·贝托鲁奇(Bernardo Bertolucci)来此取景……

但怎么处理这个空壳呢?曾设想着将火车站建成储蓄银行办公室,或是法国航空的行政中心……各种想法摇摆不定,让这座不受待见的建筑前途渺茫。

最终,鉴于其所在地段的声望,建一座国际酒店的设想占了上风。“辉煌三十年”盛行的现代主义开始树立起来:当时的口号是新建,而不是改造。

但当拆除被批准后,上演了戏剧性一幕:1971年,装备住房部拒绝签发新建许可,并认为项目因其“体量和高度”与现场不协调。

在1968年5月和第一次石油危机期间,建筑重心和政策发生了变化。拆除大厅以及将接待处移至蒙帕纳斯新车站的方案,引发了众多争论,让整个项目都变得更为棘手。1973年关闭的火车站和酒店,仍留在原地。

从20世纪70年代起,改建成博物馆的设想开始成形。该建筑被紧急列入1973年名胜古迹增补名录,最终于1978年被评为名胜古迹,这一年还举行了建筑设计招标。

这座被拯救下来的火车站,于1971年起开始经历向文化的转变。它也短暂地成为特杜洛左岸(Drouot-Rive Gauche)公司的拍卖厅……

……以及雷诺/巴洛剧团的剧场。

招标结束后,改建博物馆工程交给了A.C.T.建筑事务所的三位年轻人:皮埃尔·科尔伯克(PierreColboc)、雷诺·巴尔顿(Renaud Bardon)和让·保尔·菲利蓬(Jean-Paul Philippon)。

1980年进行的第二轮咨询,指定意大利著名室内装潢女设计师盖·奥朗蒂(Gae Aulenti)负责内部装修。正是她设计了覆盖中部走廊的两个塔楼,她是位能干的建筑师,能够在大殿的巨大空间中有所建树。

整个项目具有超前理念,工业建筑改造成巨大的博物馆,这尚属首例。装修重新染上了先前的风采,又符合新的需求,例如穹顶的蔷薇花饰做得一模一样,但加上了防止声音反射的装置及通风口。

工程持续了好几年。1986年12月1日,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密特朗为奥赛博物馆揭幕。当时的馆长为弗朗索瓦丝·加辛(Françoise Cachin)。

博物馆的展品按艺术家的年代和流派主要分设在底层、中层和顶层。印象派绘画于是汇聚到博物馆第五层塞纳河一侧占据整个建筑物的展厅中。

博物馆的另一大特色是汇集了一个较短时期内(1848-1914年)但创作特别丰富的所有艺术表现手法。绘画、雕塑、建筑、装饰艺术、摄影作品在展厅中鳞次栉比。陈列的作品同样能让游客再次发现那些长期以来被人遗忘的艺术家,比如学院派画家。

2009至2011年,在2008年起就担任博物馆馆长的居伊·科奇瓦尔(Guy Cogeval)的倡议下,奥赛博物馆对印象派及后印象派作品展厅,以及展出装饰艺术的四层“亚蒙厅”,进行了翻新。

颜色出现在葱形饰上,并安装了新的照明装置。

这些整修赋予了油画各种具有细微差别的色调。

值此机会还对参观路线进行了变动。所有后印象派画家,从梵高、高更到纳比斯,都被汇集到中层经过重新布置后的展厅中。

2013年,底层的两侧展厅得到了翻新,并被命名为“卢森堡厅”。这一新名称让人想到了最早的卢森堡博物馆,也就是奥赛博物馆藏品的来源地。

每年有数百万名游客跨进奥赛博物馆的大门。博物馆让人们见识到这座差点被拆除的火车站的华美装潢,并由此步入探索艺术史上创作最丰富的一个时期的心动旅程。

故事鸣谢名单:

Directeur de la publication — Guy Cogeval,  président de l'établissement public des musées d'Orsay et de l'Orangerie
Alain Lombard — Administrateur général
Martine Kaufmann — Chef du Service Culturel et de l'Auditorium
Francoise Le Coz — Responsable du secteur Internet et multimédia
Eric Jouvenaux — Concepteur et chef de projet
Exposition réalisée en collaboration avec:  —
Caroline Mathieu — Conservateur général
Alice  Thomine-Berrada — Conservateur du patrimoine
Clémentine Lemire — Chargée d'études documentaires
Iconographie — Musée d'Orsay et RMN-Grand Palais 
Toute réutilisation des images présentées est interdite

所有参展内容的来源:
展出的故事有时可能由独立的第三方创作,并不完全代表以下提供这些内容的机构的观点。
使用 Google 进行翻译
首页
浏览作品
附近
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