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12日 - 2012年2月24日

对月

今日美术馆

何森个展
今日美术馆

前言:大致从2002年前后开始,艺术家的心理状态发生了改变。何森数落了他早年学习艺术时就已经熟悉的西方艺术家的名字,然而,这时的数落似乎不是欣喜若狂的接近,而更像依依不舍的告别。他开始带着过去的经验去“感受”而不是心怀憧憬地区观“看”和学习。他已经能够非常熟练地背出那些西方不同时期的艺术家的艺术特征,他甚至就在不久前还对“影像”绘画的效果和方法乐此不彼——有很长的一个时间里李希特的艺术都是中国新绘画的催化剂,而渐渐地,何森有了转过去观看身后风景的意愿。这样的感受的产生可能是莫名其妙的,也许某个契机提示着艺术家对身后问题的注意,而何森也在某个具体动因的唤起中猛然回首。这就导致了从2004年底的时间,何森毅然决然地开始从古人给我们留下的言语中发现重新说话的源头。事实上,他被内心需要告知:观看与表现世界的方式需要改变了。

桃树上的孙悟空
叛逆的猴王
马远对月图之把酒对月
马远对月图之尘埃
马远对月图之致远
马远对月图之苍穹
西厢记之凤求凰
西厢记之相聚
西厢记之长亭别
西游记之神界的鹰
西游记之神仙的战争
西游记之顽皮的小鸟

在全球化资讯即刻就能够获得的今天,寻求真正的个性与特殊性再一次成为艺术家新的目标,在这个目标的要求下,观念必须与感受相结合,当代应该与历史联姻。从八十年代开始的对新艺术的追寻到三十年后的今天对观念的理解,除了有悟性的自由,一切都是可以被否定的。对于何森来说,新的绘画实验已经获得成绩,他已经将知识与经验融入到了一种新的艺术时期,在这个时期,语言继续是艺术家的课题,但是,气质与趣味已经开始成为新艺术史需要的要素,正在成为当代艺术的标准,观念如果得不到品质的呼应,将不值一提。

马远的寒香诗思图
罗聘的梅花册之六
李鳝竹兰文石图
八大山人的瓶花
李方膺的竹
马远的首幅水图
宋代风景
吴镇的墨竹
诸升的兰竹图
诸升的兰竹图
陈淳的杂花
李鳝的菊石图
李世倬的松苍石古
李唐的松湖钓隐图
马远的山径春行图
唐寅的扇面
唐寅的扇面-坐虎皮椅的人
夏圭的观瀑图
薛素素的湖石水仙图
赵孟頫的双松平远图
马远的层波叠浪

90年代初我那批作品基本上是这之前个人经验、文化积累与某种莫名冲动的总和。它给画面中那些熟人朋友和私人用品赋予神圣的意义,而作为个人偏好的表现主义语言自然成为代言人。这批作品将私人性无限放大的“近距离”特点恰好与当时北京“新生代”画家的方式相契合,以致在“后’89”中被归入“玩世”。但我认为作品中具有的英雄主义气氛和表现主义语汇是与“玩世”相悖的,但作品中除了个人情绪的排解与渲泄外,缺乏更为宽泛的社会含义,于是在1993年我作了仅限于题材转换的调整,如表现社会场景的游行和象征意味的铜鸟。(——1992年)

风景剧中的三联画
两个艺术家
阅读者之二
阅读者之一
被束缚的铜鸟之三

大家知道,越是当代的方式越直接,如影视流行文化,都是尽量地用强烈直接的方式。但越是当代人,心理感受越是复杂,这种反差势必越来越大,这种内在感受的复杂性是无法摆脱的,我们在做艺术转换后,比较能表达此种复杂性,但直接性必然削弱。这是个矛盾。(——1994年)

红旗下的情侣

我希望通过对画面结构和基础语言的重置,使绘画不再停留在对外部世界的简单反应上。在基础语言中把表现主义倾向的语汇从享乐主义情绪渲泄的危险中清理出来,置于理性结构中,摒弃满目喧嚣,不将意义赋予制作过程和笔触本身,否则观念的原初会丧失殆尽。(——1996年)

堆积-无语
堆积-无聊的人
堆积-一种红色的呈示
距离
叫喊
女孩与花之一
彷徨
躺在沙发上的女孩
斜躺的女孩之三

女性和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从外在面貌上是非常像的,简单说现在的女孩儿都比以前漂亮,而且越来越漂亮。我们所处的现实社会也比以前漂亮得多,建筑、街道等等都是这样。但真正内心和精神世界远远没有以前那么充实,现在的漂亮和进步完全是一种虚幻,其实就是一个空壳,一个空洞洞的外表。理想主义在现实中逐渐在减少,社会变得很冷,很酷。(——2002)

办公椅上的烟
拂面的烟雾
化妆的杜度
杜度的玩具
女孩的烟和酒
所有参展内容的来源:
展出的故事有时可能由独立的第三方创作,并不完全代表以下提供这些内容的机构的观点。
使用 Google 进行翻译
首页
浏览作品
附近
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