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9日 - 2010年12月26日

16:9

今日美术馆

张晓刚
今日美术馆

在一个经历着前所未有的高速发展的中国社会里,我们今天所拥有的现实感和历史感可能和过去任何一个时代、和我们身边的任何一个民族都不相同。现实和历史的形成变得很快,同时也因为这种快,现实和历史都显得过于轻飘。

张晓刚持续性的探索和创作也是一个满足我们自身发展和需要的自我意识形成的过程。我们需要他的努力和实践。

16:9是我们和他共同面对的一种现代观看的视觉方式。

《天堂》2010,玻璃钢、银色签字笔

你好!很抱歉来信收到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之所以一直没有回,并不是不想不愿意,而是几次提笔,呆坐半响,竟不知从何说起,不知该说什么?转眼,秋天在一阵狂风中就过去了,本来还想着用新相机出去拍一些黄叶,但等我终于有一天走出去时,看到的却已是满目的枯枝败柳,那些本来色彩斑斓的树木一夜之间被风抽打着,摇曳中将本来是褐色的土地用五彩的树叶编织起来,与清晰地暴露出来的半截高楼形成了巨大反差。唯有家中的青松盆景依然郁郁葱葱,自然生长着。都说今年不是一个好年头,荒灾不断;战争一个接着一个;金融危机似乎迟迟不能过去(我们这儿的房子又涨了);太多的意外死亡;亲人的相继别离;工作的不顺;导致一部分人的怀疑;子女的教育问题、升学问题,总是被人像工具似地搬来搬去,利益与权力,一个接着一个的圈套和陷阱,无聊的智力竞赛,无聊的虚假的情,无聊的人生探讨,心脏旁那根小血管不听话地越来越堵……好多的事似乎都集中到这一年中了。有时候,说实话好像不得不相信那些唯心论的东西,是吧?也许这个时代的超速发展,带来的结果不仅仅是物质的胜利,有时反而是心灵上的废土?这样讲,有点对生活开始绝望的意思,恰恰相反,秋天将逝,不知为何反倒滋生出某种对日常生活的好奇与欲望。开始向更深地更缓慢地去体会每一次的阳光倾斜,树木在光线中的颤动中偶尔迷茫。跟你说这些,并不是为了抱怨,也不是简单地滥情,只是久未写信,总得“借景”说点什么吧。请原谅。你送我的音乐我都一直珍藏着,虽然现在质量好的CD太多了,但我发现有的音乐是永远会伴随你一起走下去的。直到死亡它们都不会放弃你。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音乐与你的关系也将变得日渐多重起来。有温暖,也有伤感,有唤醒,同时更让人充满遐想,这样能真正与你相伴的音乐是不会老去的,相反,它们总是在你最意想不到的时候,悄然出现在你的生活中。

你送我的书我也一直珍藏着,但我发现这是一本永远无法读完的长篇——也许要到生命尽头时我才会真正明白其中的奥秘?而且,我发现这是一本可以反复阅读而内容却不尽一样的书!甚至可以倒过来阅读,仍然能够连接起来。谢谢你给了我许多珍贵的礼物,这里就不一一陈述了。总之,我会好好珍惜,知道那一天的降临。好了,今天先暂此,致安好!

张晓刚

2010年12月7日,下午4点27分

在这个以“16:9”为标题的展览中,有《车窗》系列作品,火车在艺术家早期求学和成长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它载着艺术家去获取知识、机会、朋友并身有感知地认识一个自我归属的世界。这个世界有浪漫的憧憬(一个拉小提琴的男孩)、有理想主义的图式样板(红梅、青松)、还有使每个个人经历教育和改造的学校和农村。艺术家用“线”和平涂的方式试图再一次经历或是对他的经历再一次留下痕迹。这个痕迹充满了手的抚摸感。画面中颜料就像一层薄沙盖在被描绘的景物上,而画面中“线”的意象就像是一种不舍的泪痕寻找着被切断的联系。

车窗-停电日
车窗-孤独的小提琴

这是一个屏幕的世界,这个世界已经成为我们获得信息和认识自我的重要手段。这个世界天生具有虚拟的性质,而历史、记忆本身也同样具有一种虚拟性质。对于画家来说,绘画自身也是一种虚拟制造。当然,张晓刚对于制造虚拟没有兴趣,他只是回避不了环绕在他周围的虚拟世界。这个世界既有足够的空间让他施展表达和想象的能力,同时又在不断编制和形成与他个人的关系。

车窗-学校

从《大家庭》系列作品、《失忆与记忆》系列作品、《里与外》系列作品以及《绿墙》系列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自我文化有意识地释放和自我定义的过程。在此次最新的创作里,我们可以继续感觉到他创作的自然延伸和发展,他此次更强调一种位置和角度。这不仅是针对此次展览的作品,同时也在明确此前创作的位置和角度。

与爱情无关
倒塌的床

在《天堂》系列作品中,展现出来更多的是一种想象的错乱关系,一种对关系需要再定义的冲动。艺术家总是沉浸于对各种关系的感知中,各种关系总是能在不同的阶段展现出来。描述在这里也不仅是一种表达,它也更是一种关系的反映方式。有意思的是,当中国现代时间意义上的艺术早年被训练成一种反映的工具时,艺术家作为个人是被排除在外的。而如今,随着时代的发展,艺术家作为个人被再次尊重为一个真正的体验者和实践者,这个工具也已经深入到个人和社会的各种复杂的关系发展中。

天堂2号
天堂3号
天堂4号

在这次展出的若干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一种转瞬即逝、似曾相识的生活,张晓刚通过描述试图牢牢地抓住它,即使在不断移动的生活中(车厢和药瓶的意向),他也要固定住一种希望,纵使这个希望是以历史或是记忆的影子出现。我们的时代正像一列在不断抛弃“现在”的列车。当这列车载着我们呼啸着驶向未来的时候,艺术家却选择停留在某个时刻,将他个人目之所及的现实和历史保留在他私人的记忆中。这种停留是对“易逝”的反动,是公共记忆的一种个体书写。

车窗-红梅
车窗-青松

16:9标准显示屏被认为是观看大片和玩网络游戏的最佳选择。在这个标准比例里,我们开始经历的是虚拟的生活和情感。催人泪下的电视剧集也好,危机四伏的联网游戏也好,我们前所未有地将个人精力投入到一种向全体公众提供的虚拟情感中。

车窗1号, 不锈钢板材,油彩,玻璃纤维,银色记号笔,丙烯
青松与药瓶, 不锈钢板材,玻璃纤维,油彩

“现实世界”所对应的似乎已经不再是“历史世界”,而是“虚拟世界”。真实生活已经在通过虚拟的方式重新建立,张晓刚试图通过个人经历来触及真实,而在触及真实的描述中他又虚拟记忆和现实的关系。通过这种虚拟,他释放出了自己。历史、记忆和现实的一切在这里都成了他释放自己的元素。

晚八点的新闻广播, 不锈钢板材,油彩,玻璃纤维,丙烯
母亲的灵魂,不锈钢板材,玻璃纤维,油彩
无法衡量,不锈钢板材,油彩,玻璃纤维,银色记号笔,丙烯
三把椅子,不锈钢板材,玻璃纤维,油彩
所有参展内容的来源:
展出的故事有时可能由独立的第三方创作,并不完全代表以下提供这些内容的机构的观点。
使用 Google 进行翻译
首页
浏览作品
附近
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