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27日 - 2011年4月12日

许仲敏

今日美术馆

今日美术馆

许仲敏被认为是中国当代艺术中非常重要的艺术家之一。他的作品以其跨界的特征,给人以难以界定的感觉,因为他不仅有效利用设计美学和技术美学的手段,而且还巧妙渗透了社会美学和艺术美学的思想内涵,建构了一种视觉的超真实。 

许仲敏的观念源于两个文化传统资源:一个是受启于西藏传统仪式“转山”;一个是来自建筑师巴克明斯特·富勒(Buckminster Fuller)发明的网格球顶建筑。这二者的结合在他早期的作品《转山》得到了充分体现。

它的观念核心在于,一旦机器在声光电的效应下运动就马上流露出奇异的感官效果,机器也就没有了刻板和冰冷之感,而是转变成了充满情感、活力和绚丽的形象。

它一方面暗喻的是一种自我解救的精神修行过程

它另一方面则表现的是未来主义式的运动美。

机器中那些雕塑小人物没有任何表情,而只有重复运动的节奏,间隔的闪光,惊悸的声响,人物反复地行走,旋转,攀爬,不断地浮现,不断地消失,不断地轮回。

如果说运动的机器是舞台的话,那么运动的人物则是表演者。他的这种带有游戏的作品反复处于循环之中,最终也在时间上变成了持久的永恒。

如果说运动的机器是舞台的话,那么运动的人物则是表演者。他的这种带有游戏的作品反复处于循环之中,最终也在时间上变成了持久的永恒。

与此同时,倘若说运动的机器和人物暗喻的是欲望机器与速度之美,那么它们又似乎不断牵动着观众的窥视欲,同时又产生了视觉的快感与心理的畏惧感的错位。他的作品不仅反映了现代性对人的异化和同一性,而且也表现了现代人“无意识”的荒谬。

许仲敏的作品是一种虚构的乌托邦,表达的人类对乌托邦的体验和信念。它要是一种庄严的仪式,要是一种趣味的游戏,要是一种优美的戏剧,要是一种跨界的艺术。他的作品是对现实的视觉过滤和升华—以超真实的方式来诠释生命的神秘和“不可抗力”的特性,并与观众共同分享对世界的体验。

许仲敏的作品是一种虚构的乌托邦,表达的人类对乌托邦的体验和信念。它要是一种庄严的仪式,要是一种趣味的游戏,要是一种优美的戏剧,要是一种跨界的艺术。他的作品是对现实的视觉过滤和升华—以超真实的方式来诠释生命的神秘和“不可抗力”的特性,并与观众共同分享对世界的体验。

许仲敏的作品具有集合式艺术的特点,它涵盖了雕塑、装置、建筑、影像和机器的要素。与其他的艺术家不同,许仲敏不再以作品与语境的联系为重心,而是在消除情节叙述的过程中更突显了机器自身动态的寓意—人类的生活实际上就是一个无休止循环和周而复始的过程。

所有参展内容的来源:
展出的故事有时可能由独立的第三方创作,并不完全代表以下提供这些内容的机构的观点。
使用 Google 进行翻译
首页
浏览作品
附近
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