勃鲁盖尔喜爱的主题

Royal Museums of Fine Arts of Belgium

多形式作品之探索

简介

令后人对彼得·勃鲁盖尔念念不忘的,是他那些为他赢得“有趣的勃鲁盖尔”绰号的作品。这位艺术家通常被认为是大众场景画家或者平凡人物形象的创造者。人们往往狭隘地将他与幻想的或有趣的鬼怪联系起来,这些都是依照他那赫赫有名的前辈热罗姆·博什的风格画的。然而,勃鲁盖尔的作品表现出极大的多样性。

在他的绘画创作中,这位弗拉芒大师似乎永远不会只钟爱某种主题。幻想的人物对他来说就和日常场景一样熟悉。

但是,不论主题或技巧如何,画家总是以非常个人化的风格,对主题,甚至是经典主题进行再诠释,并且表现出极大的创造性。

风景
第1章:青年时期的影响和意大利之旅

勃鲁盖尔在彼得·柯耶克·凡·阿尔斯特(1502至1550)身边做学徒,或许正是如此,他走向了意大利化风格——这在当时的北方是非常时尚的。

事实上,柯耶克曾经前往意大利旅行,以欣赏拉斐尔等人的作品。

几年之后,1552年左右,勃鲁盖尔也离开弗拉芒,前往意大利。

勃鲁盖尔翻越阿尔卑斯山,经过罗马,一直旅行到意大利半岛的尽头。

1554年左右,归来之时,勃鲁盖尔将他在多年长途旅行中创作的绘画带回安特卫普。其中十二幅被希罗尼穆斯·科克选中作为版画于1555年至1558年期间出版。这组画(第一次署他的名字!)名为《大风景画》。

当时,许多艺术家在归程行李中带上一些罗马风景画及古代遗迹画。勃鲁盖尔的绘画描绘了山或海的全景。他的作品属于十六世纪最壮观的风景画之列。

《伊卡洛斯的坠落》中,非常之美的风景,灵感便是源自他看到过的墨西拿海峡。在树木下望向田野尽头,令人想起他在这个时期描绘的树木丛生的风景。

在他整个艺术生涯中,对旅行的回忆以及他在旅行中观察到的事物,是勃鲁盖尔绘画作品的一个特征。不幸的是,历史并未保存勃鲁盖尔在1552年以前的作品。因此,难以对他这些年的创作有确切的概念。

当时,许多艺术家在归程行李中带上一些罗马风景画及古代遗迹画。勃鲁盖尔的绘画描绘了山或海的全景。他的作品属于十六世纪最壮观的风景画之列。

《伊卡洛斯的坠落》中,非常之美的风景,灵感便是源自他看到过的墨西拿海峡。在树木下望向田野尽头,令人想起他在这个时期描绘的树木丛生的风景。

在他整个艺术生涯中,对旅行的回忆以及他在旅行中观察到的事物,是勃鲁盖尔绘画作品的一个特征。不幸的是,历史并未保存勃鲁盖尔在1552年以前的作品。因此,难以对他这些年的创作有确切的概念。

勃鲁盖尔在安特卫普和意大利看到的这些大帆船驶出欧洲港口,前往征服前所未有的广袤世界。这些越洋大船象征着正转变为现代社会的十六世纪的冒险精神和发现精神。

勃鲁盖尔扎根于他的时代并且对来自新大陆的描述充满求知欲,他在作品中展现了科学和进步的将来潜力。由此,他通过绘画反映了十六世纪的内在变化。

勃鲁盖尔,“博什”第二
第2章:鬼怪和怪诞场景

《大风景画》组画标志着他开始为出版商希罗尼穆斯·科克(于1548年创办四风出版社)创作大量版画。四风出版社是受伊拉斯谟精神的激发而成立的。地理学家奥特柳斯、植物学家多东斯、地图学家麦卡托的存在使得它成为聚会、猎奇和人文主义的地方。总言之,这是文艺复兴之家。

1556年,勃鲁盖尔创作《大鱼吃小鱼》,这幅画完全是热罗姆·博什的风格并且一度被列为博什的作品。次年这幅画由彼得·凡·德尔·海顿刻版并由希罗尼穆斯·科克出版。

科克之前已经在博什的出版社出版绘画作品。这些画作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勃鲁盖尔后来为这家安特卫普出版社创作了许多忠实于博什风格的素描。尤其是著名的《七宗罪》组画。如同人类的美德,人类的罪恶自中世纪以来就经常成为绘画主题,这些罪恶是:懒惰、骄傲、贪婪、色欲、愤怒、暴食和妒忌。

观察博什笔下的鬼怪,人们会立刻想起他留给十六世纪弗拉芒艺术家,尤其是留给彼得·勃鲁盖尔的遗产。

传记作者卡勒尔·凡·曼德尔为确定勃鲁盖尔和博什之间的师承关系作出了贡献。

“他从热罗姆·博什的作品中学习了很多并画了许多这种幻想的或怪诞的场景。正因为这样,他被有些人称为有趣的彼得。”(卡勒尔·凡·曼德尔,《画家之书》,1604年)

1559年至1560年起,勃鲁盖尔的作品开始摆脱“博什风格”。同时,他设计了一组题献给“美德”的版画,其中包括关于“审慎”的绘画。这组新作品仍然由科克出版,它被有些专家认为是《罪》的对应作品。

在此,他的注意力更多是集中于现实的事物,而非幻想的事物。拉丁文“Prudentia”有三个含义:智慧、远见和审慎。这幅画的许多主题涉及这三个方面。

例如,左边,人们为了过冬而在腌肉。

后面,人们在丰收。

右边,一个女人在倒水灭火。

中间,“审慎女神”左手持着象征自知之明的镜子。
她头上,一个筛子必须区分善与恶,真理与谎言。

虽然与博什的师承关系自1550年代末起便开始弱化,它于1562年最后一次出现在他最美的作品之一里面:《叛逆天使的坠落》。这部重要作品很可能是他与博什的关系的最强标志。以至于这部作品一开始被列为《乐园》作者(译注:指博什)的作品。

与同时代人关于宗教主题的其他绘画相比较,这位弗拉芒大师对《启示录》的诠释体现了更为古老的绘画传统。然而,他的作品展现了他那个时代一些科学珍奇物品的细节。

自然和民俗
第3章:四季的永恒再来

在《狂欢节与大斋节之战》中,勃鲁盖尔描绘了一系列短剧,它们可以单独欣赏,但是组合起来便构成一个连贯的整体。通过这幅习作,勃鲁盖尔表现出真正的构图技巧。

在这幅画中,他描绘了圣诞节与复活节之间的所有宗教节日。显现节,圣瓦伦丁日,忏悔日, 棕枝主日,等等,都是画家描绘的场景,它们意味着自然循环的永恒再来。

同一时期,勃鲁盖尔画了著名的“箴言”插画。这幅作品保存于柏林画廊(Gemäldegalerie)(被大量刻版),采用相同的排序方法。

不论是在《伊卡洛斯的坠落》或者《伯利恒的户口调查》这些作品中,人们往往发现,一个细节影射一个警句、一个表述或者一句箴言。

与《四季》组画同时代的《有滑冰者和捕鸟器的冬景》中有着勃鲁盖尔喜爱的表述和箴言,是留给后人的宝贵作品。

这幅风景画描绘的也是冬景。但是,真正的主题别有所在。如同在《审慎》中,勃鲁盖尔提醒观画者要防患于未然。不知冰面危险的滑冰者与落入捕鸟器中的冒险鸟儿相互呼应。

近看起来,勃鲁盖尔写生的这些人物形象的脸容、表情和动作,通过艺术家的绘画天赋和难以置信的合成风格,令人眼花缭乱。在这些民俗作品里,艺术家让我们也像他那样置身于节日活动之中。他的第一位传记作者卡勒尔·凡·曼德尔讲述了他如何在他的朋友,商人汉斯·弗兰克特陪同下,与节日宾客和婚礼宾客打成一片。

《三贤士雪中来朝》是小彼得·勃鲁盖尔复制的他父亲许多作品之一。这幅作品注明日期为1567年,保存于温特图尔奥斯卡·莱茵哈特基金会(Fondation Oscar Reinhart de Winterthur)。
这幅画展现了冬天日常生活的一组片段,然而宗教场景却被放在左下角。

宗教场景
第4章:现实化和非常个人化的诠释

勃鲁盖尔还描绘了许多圣经场景,和前面的例子相反,这些场景并非始终放在第二层次。尤其是《三贤士雪中来朝》 ,这幅画并未注明日期,但被有些作者视为青年时期作品。

《三贤士来朝》是被十五、十六世纪弗拉芒艺术家用经典方式描绘的主题。在这幅画中,勃鲁盖尔遵循了相对于他艺术生涯末期画的《三贤士雪中来朝》更为传统的图像学。

注明日期为1566年的《伯利恒的户口调查》 描述的也是圣经场景,但这次画家把它现实化,以布拉班特村庄为背景。

事实上,勃鲁盖尔将他在艺术生涯中积累的多种绘画经验合成在一幅画中,这一点也不稀奇。
与《箴言》或《狂欢节与大斋节之战》等画比较,在这幅作品中,不同时刻是以现实主义的方式而非矫揉造作的方式展开的。如同画家在圣诞前在村庄里度过了一段时光。

《对无辜者的大屠杀》这幅画也可以追溯至1566至1567年。比利时皇家美术博物馆拥有小勃鲁盖尔复制的两个版本。

这幅画的理念和概念与《三贤士雪中来朝》或《伯利恒的户口调查》相同。画的是在布拉班特风景中展开的圣经场景并展现日常生活片段。

结论
画家所描绘的这些主题受多种绘画风格影响,但并非依照时间顺序。相反,风景画传统,博什的遗产,以及场景画,这些主题同时在他的作品中出现。 勃鲁盖尔短暂的艺术生涯似乎在涵盖广袤空间的整体视觉与对其同时代人特性的关注之间,在想象世界与日常现实之间,在暂停的时间与投向将来的目光之间摇摆。
故事鸣谢名单:

协调
Jennifer Beauloye

写作
Véronique Vandamme & Jennifer Beauloye

科学指导
Joost Vander Auwera

来源
-Manfred Sellink, Bruegel : L'oeuvre complet, Peintures, dessins, gravures, Gand, Ludion, 2007.
-Philippe Roberts-Jones et Françoise Roberts-Jones-Popelier, Pierre Bruegel l'Ancien, Paris, Flammarion, 1997.

致谢
Véronique Bücken, Joost Vander Auwera, Laurent Germeau, Pauline Vyncke, Lies van de Cappelle, Karine Lasaracina, Isabelle Vanhoonacker‎, Gladys Vercammen-Grandjean, Marianne Knop‎.

版权
© Royal Museums of Fine Arts of Belgium, Brussels
© Royal Museums of Fine Arts of Belgium, Brussels / photo : J. Geleyns / Ro scan
© KBR, Bruxelles
© Staatliche Museen zu Berlin

所有参展内容的来源:
展出的故事有时可能由独立的第三方创作,并不完全代表以下提供这些内容的机构的观点。
使用 Google 进行翻译
首页
浏览作品
附近
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