勃鲁盖尔笔下的冬天

Royal Museums of Fine Arts of Belgium

简介

大自然在老彼得·勃鲁盖尔的作品中有着十分重要的地位。

四季更迭,为了说明逝去光阴的意义,画家致力于忠实地表现其最小的细节。
冬天是他尤其喜欢描绘的风景。以至于勃鲁盖尔被认为是一种在下一世纪的荷兰发扬光大的绘画传统的创造者,那就是:冬景画。

《四季》组画中的冬天
第1章:逝去光阴的隐喻

1565年,勃鲁盖尔投身于为安特卫普商人兼收藏家尼古拉斯·扬格林克创作杰出的《四季》组画。
该组画有五幅作品历经几个世纪,流传下来:《暗日》、《牧归》、《雪中猎人》(这三幅作品藏于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丰收》(藏于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和《收干草》(诺斯蒂茨收藏)。
在此,最打动观画者的,是几乎前所未有的对非理想化的大自然的关注而没有参照宗教图像学或其他其他图像学。

该组画是逝去光阴的隐喻,它在西方艺术史上创造了一个转折点。

《有滑冰者和捕鸟器的冬景》与《四季》组画是同时代作品,创作于同一年,即1565年。

这幅画藏于比利时皇家美术博物馆,尺寸更小,在弗拉芒风景画历史上是一幅真正的杰作。

比利时皇家美术博物馆导游米丽娅姆·唐为我们讲诉冬季在彼得·勃鲁盖尔作品中的地位。

这个时期(1562年至1566年),正是小冰河期,低地国家经历了极寒严冬。这给人们留下了深刻印象,包括老勃鲁盖尔之流的艺术家。

事实上,他大部分的雪景画都是在1565年前后画的。例如这幅《三贤士雪中来朝》,画家甚至描绘了漫天飞雪。

《冬景》中,因为使用了精湛的技法,这位弗拉芒大师成功地表现了雪景的一切细微变化和一切细微差别……

适合玩乐的冰面……

以及冬日的壮丽天空。

这位大师的原创性尤其体现为色彩的和谐。勃鲁盖尔使用黄色调,成功地表现了冬天的冷光线稍带黄色的特点。

艺术家使用的白色调之间的细微差别使得这几乎成为一幅单色调作品。

比利时皇家美术博物馆前总策展人菲利普·罗伯茨-琼斯甚至认为这是一幅超前的印象派作品。

“勃鲁盖尔在一种新体裁中证明了他的创新精神:透过使得世界可以被感知的事物即光现象来感知世界,而有朝一日被命名为印象派的风格即滥觞于此。”

勃鲁盖尔的爱好者不会搞错。艺术市场也不会搞错:这幅画后来被多次复制。流传下来的复制品不少于140幅,这幅作品也因此成为老勃鲁盖尔最流行的作品。

小彼得·勃鲁盖尔擅长仔细地复制使他父亲获得成功的作品,他多次复制这幅画。他一个人便复制了约五十幅。

小彼得·勃鲁盖尔复制他父亲的雪景画,《有滑冰者和捕鸟器的冬景》并非唯一一幅。
比利时皇家美术博物馆的藏品还包括《对无辜者的大屠杀》,这也是儿子复制他父亲的冬景画。

原画也是创作于1565年,老勃鲁盖尔再现了这个圣经故事:希律王害怕新的犹太人的王即耶稣的降生,下令杀掉耶路撒冷附近全部两岁以下男孩。

这个故事被放在十六世纪的冬景中。勃鲁盖尔或许暗指当时天主教和新教因破坏圣像运动而争执不休的低地国家南部的政治现实和宗教现实。

儿子复制父亲的另一幅冬景画《三贤士雪中来朝》,却没有漫天飞雪。

生动而别致的巨幅画面
第2章:无数无关紧要的细节

勃鲁盖尔在描绘这些冬景时往往温情而幽默地伴以大量别致而无关紧要的细节。
十六世纪低地国家南部的居民不但没有被冰寒冻住手脚,躲在家里,反而充分地享受冬天的乐趣。
在这幅《冬景》中,大雪纷飞,村民们以滑冰取乐。

比利时皇家美术博物馆导游米丽娅姆·唐为我们介绍《冬景》中的对比手法。

在这些如此寒冷的日子,小船也被冻住了,一动不动,滑冰成为布拉班特人喜爱的运动。

因此,在这幅《冬景》中,观画者可以看到俩人一组在滑冰。

其他人则在用曲棍玩冰球,这种游戏如今被称为冰上曲棍球。

旁边,孩子们在玩陀螺。

冰冻河流两边的村舍都盖着厚厚的雪。

村子中心,教堂钟楼俯瞰着场景。有人认出这是位于布鲁塞尔东南的帕约特兰德的圣安娜-佩德教堂。当时,勃鲁盖尔定居布鲁塞尔已经两年。他跑遍这个冈峦起伏的地区并愉快地参加他多次在画中描绘的村庄节庆。

宁静表面的背后……
第3章:勃鲁盖尔的《冬景》隐含的意义

第一层次中,显得和冰面上玩耍的村民一样大小的两只乌鸦停在树枝上,俯瞰着场景。

它们是滑冰者与画面右部场景之间的过渡点。

这一部分中,鸟儿啄食谷物,没有留意到斜撑在它们头上的木头捕鸟器。

在布拉班特的严冬里,即使是最小的飞鸟也成为诱人的猎物。

木板用树枝撑着,有根线拉着。目光随着这根线移动,可以发现它一直延伸到附近一栋房子的窗户。只要从房子里一拉,捕鸟器就会落下,把没有意识到危险的鸟儿压住,它们就落下陷阱。

比利时皇家美术博物馆导游米丽娅姆·唐告诉我们《冬景》的象征意义。

因此,勃鲁盖尔或许赋予了其作品某种隐含的意义。或许是在提醒,防范之心不可无,何况人有害心。

画面边上有个冰窟窿与捕鸟器相呼应。村民们冒险地在冰窟窿边上滑冰,他们同样对近在咫尺的危险熟视无睹。

在赭黄色的气氛中,天空倒映在冰面上,冰面也象征着生活的危险性和不确定性。

因此,尽管冬天也有乐趣,勃鲁盖尔在此说教:生活如薄冰,充满危险。人们随时可能倒下、受伤或者更糟。

结论
《有滑冰者和捕鸟器的冬景》,如同其他出自勃鲁盖尔之手的冬日场景画,绝对是一幅创新作品。随后几十年,雪景画中诞生了一种真正的绘画传统。亨德里克·艾弗坎普是其主要保持者之一。 老勃鲁盖尔的冬景画远远不止是充满了沉思,它们往往隐藏着某种含义。除了具有不同的解读层次,这些雪景画首先是无比生动的,展现十六世纪布拉班特风俗的巨幅画面。
比利时皇家美术博物馆
故事鸣谢名单:

编辑
Jennifer Beauloye

科学指导
Joost Vander Auwera

来源
-Christina Currie & Dominique Allart, The Brueg(H)el Phenomenon, Brussels, Royal Institute for Cultural Heritage, 2012.
-Manfred Sellink, Bruegel : L'oeuvre complet, Peintures, dessins, gravures, Gand, Ludion, 2007.
-Peter van den Brink (dir.), L'entreprise Brueghel, Gand Ludion, 2001.

致谢
Véronique Bücken, Joost Vander Auwera, Myriam Dom, Laurent Germeau, Pauline Vyncke, Lies van de Cappelle, Karine Lasaracina, Isabelle Vanhoonacker‎, Gladys Vercammen-Grandjean, Marianne Knop‎.

版权
© Royal Museums of Fine Arts of Belgium, Brussels
© D-Sidegroup
© KHM-Museumsverband, Wien
© Collection Oskar Reinhart « Am Römerholz », Winterthour
© Royal Museums of Fine Arts of Belgium, Brussels / photo : J. Geleyns / Ro scan

所有参展内容的来源:
展出的故事有时可能由独立的第三方创作,并不完全代表以下提供这些内容的机构的观点。
使用 Google 进行翻译
首页
浏览作品
附近
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