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基督把商人逐出圣殿》(现藏哥本哈根国家艺术博物馆)的研究

横向研究
2012年,进行了一项国际跨学科研究计划,以便用横向研究的方式,对描绘同一主题,即“基督把商人逐出圣殿”,但分别收藏的四幅画进行研究。这四幅画,其中一幅藏于格拉斯哥博物馆,另一幅藏于塔林卡利柯治艺术博物馆,第三幅属于私人藏品,最后一幅藏于哥本哈根国家艺术博物馆。每一幅都让人认为这是热罗姆·博什和老彼得·勃鲁盖尔的艺术作品。这项研究计划针对的是十六及十七世纪尼德兰艺术创作中鲜经研究的部分,即对热罗姆·博什时代流行图画的再利用。目的在于发现这四个版本的来源,它们的创作原因,使用的方法,以及它们的含义。在此,我们将聚焦于哥本哈根版本,长期以来,人们将它列为勃鲁盖尔作品,然而如今人们认为它是博什一幅失传绘画的变异版本。此外,我们将把这幅画与塔林版本进行比较 。而且我们将展出塔林、格拉斯哥和私人收藏的这一主题画的其他版本。

匿名(博什门徒),《基督把商人逐出圣殿》,1569年左右

木板油画,102 x 155.5 cm KMS3924,哥本哈根国家艺术博物馆

圣殿及其拱顶散发出洞穴的气氛,就像是城市中的阴森岩洞。洞穴暗指大地、自然、性和原始人。


圣殿看起来像洞穴,阴暗而不怎么吸引人 。它将永恒的女性器官妖魔化了。史前时代以来,洞、弯和封闭空间就是神秘女性的象征。

两尊镀金《旧约》人物像,或许是摩西和亚伦。其中一个手持《十诫》。这样描绘显然是幻想的,因为犹太人的信仰不允许偶像崇拜。

新月暗指异教、恶念和罪。它与犹太教和伊斯兰教有关。此外,它是疯人、小丑以及一切贱人和无赖的象征。

不坚定且反复无常的众人由追求俗世爱欲的奴隶组成,他们受月亮支配。众人在圣殿上,这个事实说明它远非神圣场所。

独圆柱高处的偶像被置于那些光屁股人物像之上。这个姿势是中世纪末期狂欢节,尤其是忏悔节和疯人节的喜剧主题。

为了驱邪,中世纪有些城市在城墙上放置光屁股人物像。 因此,这根圆柱可能是保护圣殿的驱邪像。

除了商人,圣殿门口还有许多乞讨的乞丐。

包扎着手臂的老女人衣着相当优雅。她乞讨并非因为需要,而是因为她太懒了,不想劳动。

她带着孩子是为了博取同情并从中获利。

在犹太文化中,猪被认为是不洁的,这在反犹宣传中经常被取笑。在中世纪德国,Judensau(“犹太人的母猪”)是流行主题。

一个男子扛着一张皮走向圣殿,看似要把它卖掉。他是想在圣殿里面或附近卖掉自家货物的众多商人的一员。

一个半裸的孩子跟着这个男子,拉扯着那张皮。这个孩子似乎被抛弃了,因为他卷入了成年人的忙碌漩涡,只能绝望地拉扯着那张皮。

人群中有个女人坐着,把一个小孩放在她膝盖上。她把小孩的屁股脱光并扬起左手。乍看来,可能觉得她想用火来烫干小孩的屁股。

注意看地上的蛋。小孩是因为把蛋弄掉了而被打屁股吗?如果是,这个场景就提及了物质占有的重大意义,即使只是一个蛋。

一个被判有罪的人被吊在水上笼子里。他必须割断系着笼子的绳子才能获得自由,这意味着他将掉进水里。

这个处罚是一种公开羞辱。在此表达的秩序概念是明确的:坏人逃不掉俗世的处罚。

一个江湖郎中,即没有受过任何医学教育的医生,在当众动手术。他把坏牙齿拔出来,“治好”了一个病人的病痛,但病人仍在流血。

有块木板展示各种假证书和一个正在大便的人物像,它指出了江湖郎中的意图。这是个文字游戏:十六世纪荷兰语中,“beschijten”有两个意思:欺骗和大便。

人群由社会各阶层组成。其中可以认出农民和贵族,但也有一个波希米亚人和一个流动商贩。

一个男子企图偷走一个围观者的钱袋,后者是个农民,戴着平顶帽子,背囊里装着一只鹅。然而,盗窃被发现了,坏人被逮捕。

初次观察《商人》的四个版本,人们可能容易忽略后面层次。该层次中,有耶稣受难的小幅场景,尽管难以察觉。

画的中心是基本主题:鞭笞亵渎圣殿之人。然而,如同圣经中基督所说:“因我为你的殿心里焦急,如同火烧。”

事实上,耶稣的圣洁虔诚受到了惩罚,正如在右上部可以看到,描绘了苦路。这幅画让人明白,凡追求达到完美之人,社会必报复之。

图像学
这幅画的图像学意义代表了十六世纪安特卫普的主导思想。它阐述了文艺复兴时期人文主义者鹿特丹的伊拉斯谟(1466-1536)的道德哲学。他经常用讽刺来捍卫基督教的道德说教。人文主义运动十分关注地区民俗:谚语、格言和文字游戏经常出现在艺术作品中。 这幅画的图像学意义主要来自《新约》。它直接引用圣经片段:“不要将我父的殿当作买卖的地方。”(约翰福音2:16)这些睿智的话可以用两种方式解读:一种是呼吁严肃性,或者,如果结合勃鲁盖尔时代的历史背景,这是对赎罪券买卖的批判。
取自福音书的主题
叙述耶稣光荣地进入耶路撒冷之后,《新约》继续讲述圣殿中的情节。《马太福音》描述道: “耶稣进了神的殿,赶出殿里一切作买卖的人,推倒兑换银钱之人的桌子,和卖鸽子之人的凳子;对他们说:经上记着说:我的殿必称为祷告的殿,你们倒使他成为贼窝了……”(马太福音21:12-13) 对观福音的记载或多或少是一致的(马可福音11:15-17和路加福音19:45-46)。《约翰福音》中,这个故事叙述得更加详细: “犹太人的逾越节近了,耶稣就上耶路撒冷去。看见殿里有卖牛、羊、鸽子的,并有兑换银钱的人坐在那里,耶稣就拿绳子做成鞭子,把牛羊都赶出殿去,倒出兑换银钱之人的银钱,推翻他们的桌子,又对卖鸽子的说:把这些东西拿去!不要将我父的殿当作买卖的地方。他的门徒就想起经上记着说:我为你的殿心里焦急,如同火烧。”(约翰福音2: 13-17)
乞丐
在博什及其门徒的艺术作品中,乞丐无处不在,并且始终不变地是以轻蔑的方式描绘的。圣殿顶上的新月是乞丐的象征,他们在衣服上别上新月符号,将它作为小护身符。 然而,乞丐并非唯一受到蔑视的人。 其他许多边缘群体或者社会底层群体都被认为是有罪的,因为他们的行为可能削弱社会的支柱(中间阶级):懒惰,依赖于他人才能生活,浪费自己的东西,这些态度都威胁了社会秩序。人们把这些人描绘成因为自己淫荡、愚蠢、无知和反社会的行为才变得贫穷。
谁不贪财
不仅是兑换商和商人贪财,普通人、手工艺者、农民、牧人和乞丐也贪财。他们中的大多数想通过在圣殿里面销售自家货物或服务获利,其他人则乞讨。 人类,尤其是社会最底层,被描绘成宁愿腐化,这表现为他们需要通过贸易、兑换、高利贷、盗窃、欺骗和乞讨来占有物质。这种需求如此迫切,甚至于亵渎了社会本身认为是神圣的场所。 这就是这幅画所概括的意思:在这个主要是物质上的价值及享乐所统治的世界,人们活在欺骗当中,他们遭到惩罚;在此背景下,相信基督为救世而死,这个信仰的益处仍然是超乎理解的。
同一主题的四个变异版本
贪财是《基督把商人逐出圣殿》的中心主题:本质上,圣经讲道,耶稣将商人赶出宗教场所是因为他们对钱财的贪心把它变成了做买卖的地方。 《商人》的四个版本中,最初的那个版本非常接近博什的风格,甚至可能是在博什死后不久在他的画室创作的。 在下列画作中,您可以探索另外三个版本,即塔林、格拉斯哥和私人收藏版本。

该版本与哥本哈根版本最相似:
《基督把商人逐出圣殿》
匿名(博什门徒),1560年代
木板油画,91 x 150 cm
爱沙尼亚艺术博物馆—塔林卡利柯治艺术博物馆

该版本被认为是四个版本中最古老的:
《基督把商人逐出圣殿》
被列为扬·曼丹(约1500-1560)的作品
木板油画,115.7 x 173.1 cm
私人收藏

四个版本中年代最新的:
《基督把商人逐出圣殿》
匿名(博什门徒),1600年左右
木板油画,77 x 60 cm
格拉斯哥市议会—格拉斯哥博物馆

来源及主题研究
进行了一项广泛的科学研究计划,以确定四幅画描绘的主题之来源。树轮年代学研究和这四幅画的前期素描红外线显影技术清楚表明最古老的版本是私人收藏的版本。有人建议将该作品列为博什门徒扬·曼丹(约1500-1560)。 塔林和哥本哈根分别收藏的两幅勃鲁盖尔版本创作于1560年代,虽然年代较晚,但出自另一平行来源。最后,经修改并“署名”的格拉斯哥版本产生了,可能是为了满足1600年代艺术市场的需求,这个年代艺术市场的特点是“老大师的绘画”需求强劲。
哥本哈根版本为何特别?
四幅画中,只有塔林版本和哥本哈根版本可以展示原画的面目。 在总体外观以及人物在背景中的排列方面,哥本哈根版本似乎更加忠实于原作。 特别是,基督和商人们体型有些小,与圣殿更加相称。至于圣殿本身,不同部分的布置有所变动。
塔林版本中的更多细节
在细节复制方面,塔林版本比哥本哈根更加忠实。哥本哈根版本有些区域没有完成,例如,苦路,江湖郎中台上的物品,或者时钟上的标记。 此外,难以认出苦路的场景,而且根本没有描绘基督入城的场景。然而,这两个场景在整体构图中占有一定地位,因为它们是圣周的开始和结束。 此外,塔林版本和伦敦版本中缺少的多处细节在哥本哈根版本的前期素描稿中至少有部分描绘。 可能创作哥本哈根版本的艺术家/艺术家们注意到这些细节被忽略了但却没有在素描稿中加上全部细节,更别说画上它们了。另一种可能性:后面层次,还有建筑物的各部分,可能出于未知原因而没有完成。
列为勃鲁盖尔和博什的作品
之前,哥本哈根版本被列为老彼得·勃鲁盖尔的作品。1932年,马克斯·弗里德兰德宣称它可能是彼得·勃鲁盖尔的一幅原画,年代约为1556年: “总体气氛阴森而沉重,并未提供无可辩驳的证据证明它就是这位大师的作品。然而从褐色浓雾中显现的人物形象简明而富有表现力,姿势大胆而多变,表露出这是勃鲁盖尔的“典型姿势”,让人毫不怀疑这幅画的来源和时代。” 此外,他指出,时钟及其指针,“是博什风格”,但也出现在勃鲁盖尔于1557年创作的名为《Desidia》(《懒惰》)的版画中。 一座相似的时钟,指针上有一副完整骨架为装饰,同样清楚地出现在普拉多博物馆展出的勃鲁盖尔《死神的胜利》这幅画中。 弗里德兰德或许认为目前由伦敦私人收藏的《商人》版本是复制品。三年之后,他改变了观点,写道,这幅画是博什一幅重要而丰富的作品,“创作于较晚期”。此后,很少人支持将这幅画列为勃鲁盖尔的作品,但仍有许多人认为该作品代表了勃鲁盖尔的影响。
来源
关于哥本哈根版本的来源,人们知道的细节相对很少。 国家艺术博物馆新嘉士伯基金于1931年将它买下。根据博物馆数据库中的作品来源信息,它是以54,000丹麦克朗从柏林马蒂森美术馆手中买下来的。出卖之前,这幅画于1930年在比利时安特卫普展览。 画的背面有个标签载明马蒂森美术馆的信息,表明截至1931年出卖时,这幅画被列为热罗姆·博什的作品。然而,马克斯·弗里德兰德在1932年《国家艺术博物馆年度公告(Kunstmuseets Aarsskrift)》中重新将它列为老彼得·勃鲁盖尔的作品。其他大学人,例如格吕克和凡·普伊维尔德 ,确认它是勃鲁盖尔的作品,但查尔斯·托尔奈予以否认,并且格内尔、德尼斯和后来所有专家均赞同托尔奈的观点。

什么是艺术技术史?博物馆人是如何研究《商人》的四个版本的?请听国家艺术博物馆艺术技术研究及保存中心(CATS)主任约尔根·瓦杜姆解说。


请看,《耶稣把商人逐出圣殿》制作成动画片了!

动画:安德烈·扎基尔察诺夫
音乐:金属乐队(Metallica)

故事鸣谢名单:

署名权

约尔根·瓦杜姆,哥本哈根国家艺术博物馆艺术技术研究及保存中心(CATS)主任(导论)
贝尔纳德·维尔梅特,合伙人,阿姆斯特丹文化财产目录基金(来源)
保罗·范登布洛克,安特卫普皇家美术博物馆研究馆员(图像学)

编辑

梅莱特·桑德霍夫,哥本哈根国家艺术博物馆数字博物馆实践项目负责人

© 2012/2016 Statens Museum for Kunst - 哥本哈根丹麦国家艺术博物馆和艺术技术研究及保存中心

更多信息

更多关于研究计划及其结果的信息,请查阅公告On the trail of Bosch and Bruegel. Four Paintings United under Cross Examination,或者直接登录 公告在线阅读器。
博什-勃鲁盖尔计划网页上和CATS网页上有更多资源。

所有参展内容的来源:
展出的故事有时可能由独立的第三方创作,并不完全代表以下提供这些内容的机构的观点。
使用 Google 进行翻译
首页
浏览作品
附近
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