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肠题凑”式墓葬

广陵王地宫
广陵王地宫原址在扬州西北四十五公里的高邮市天山乡境内,一九七九年开山采石时发现,目前已出土四座西汉石坑木椁墓,距今已有两千多年历史。

其中,一号、二号汉墓采用汉代最高葬制——“黄肠题凑”。墓主是第一代广陵王刘胥及王后,距今已有两千多年历史。

这座地宫是完全依照神居山一号汉墓的形制,用两千多年前“黄肠题凑“木椁墓的原件复原而成。连接地面的南墓道长53米。墓椁南北长16.65米,东西宽4.5米,高4.5米,面积237平方米,耗费楠木540立方米。

地宫由外藏椁、黄肠题凑、东厢、西厢、中椁、内椁、便房、梓宫(内外两重棺)组成。

最外面一层叫“外藏椁 ”,是侍女生活的场所,也是厨厩所在,故出土了大量的男女木俑车马具等随葬品。这说明汉代已废除了活人殉葬的陋习,改用木俑代替。

第二层叫“黄肠题凑”,即木椁。何为“黄肠题凑”呢?它是中国古代一种特殊的葬制,是帝王陵墓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黄肠”是所用的材料是黄心的柏木,“题”是指题头。就是树根的一端,“凑”是指向内聚合拼凑而成的结构,就是以木代砖在棺外围之。

广陵王刘胥墓中的“黄肠题凑”,以楠木构件,共856块,每块题凑尺寸大小有别,四面企口高低错落有序,有的一面企口多达十五道,拼接后缝隙紧密,最薄的刀片都无法插入,真可谓鬼斧神工。题凑块块紧扣,层层相叠。坚固细密,宛如魔方,放错一块,无法复原。隼卯结构十分讲究,整个木椁没有用一根钉,全凭隼卯相连,反映了汉代木工工艺的精堪。与其他同类墓葬相比,其用料之大、制作之精、结构之严、保存之好,确为惊世之作。

第三层是东厢、西厢,也叫正藏椁,就是通常的仓库,是放随葬品的地方。两厢中出土的文物有漆器、陶器、铜器以及成套的饮食用具和沐浴用具等。东西厢房上分别题有“食官”、“中府”等字样,而食官是负责王侯饮食的官吏,中府是负责日常起居的,因而东厢存放的是饮食用具,西厢是生活用具。

西厢第五间出土了一套沐浴用具,它将扬州丰富的沐浴文化追溯到二千多年前。

图中分别为沐浴使用的铜壶和浴盆。可见汉代广陵人在两千年前就有着良好的卫生习惯和完善的卫生设施。

墓中还出土了大量的文字,书写方法分漆书、墨书、刀刻等,文字内涵很广,有表示方位的,有注明物品性质的,还有体现广陵职官的,如“广陵船官材板”、“吴大官”、“食官”、“中府”等。这些文字的出土不仅为研究汉代的职官制、食货制、度量衡以及书法艺术等提供了宝贵的实物资料。

“广陵船官材板广二尺长丈四——”这样的铭文反映出四个重要史实:一是“广陵”二字出现在文物上印证了古文献记载的正确性,表明汉代扬州确实曾叫广陵;二是“船官”这个职位在汉代职官表上没有记载,应当是广陵的地方官吏,因广陵国内河泊纵横交交错,造船业非常发达,故特设“船官”加以管理;三是汉代尺寸的标识。四是说明建筑这座陵墓时所用的材料部分是动用了造船的材板,这就反映了墓主人的身份,只有权贵之人才能挪用船板为自己修建陵墓。

王后寝宫
王后墓与广陵王刘胥的陵墓同期出土,同属帝王级的“黄肠题凑”葬制,并同时搬迁到扬州。王后墓位于广陵王墓的东侧,相距50米。两墓东西并列,为同茔异穴式夫妻合葬墓。王后墓出土文物300多件,其中“六十二年”木牍和“广陵私府”印泥等,为我们确定墓主的身份和地位提供了可靠的文字资料。

王后墓为岩坑竖穴带有前后斜坡墓道的大型木椁墓,其结构是由封土、墓坑、南北墓道、正藏椁、外藏椁等组成。外藏椁设在正藏椁的南端,椁内出土马车12乘,恰是一座大型的车马库。在外藏椁中共出土了12乘马车模型,车马呈南北向,马头一律向南似作出行状。

其中有单辕驷马车、双辕驷马车、单辕车、双辕车等。从马车旁发现的墨书木牍的内容分析,这支庞大的车阵可能是为墓主人送葬的场面。为了体现浩浩荡荡,工匠们采用了前排大、后排小的透视手法。

王后墓题凑木

每块题凑木都有自己的顺序号。图中为王后墓南门题凑木刀刻文字 -“南门”。

迄今为止,在全国出土的十座同类型墓葬中,广陵王刘胥夫妇合葬墓是一处规模最大、结构最复杂、用料最考究、制作最精良、保存最完整的“黄肠题凑”木椁墓。汉代扬州物质文化丰富多彩,这在扬州出土的汉代遗存和数百座的汉墓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特别是神居山一号、二号汉墓的发现更印证了这一点。两座墓无论是葬制、结构,还是随葬品都具有极高的文物价值和观赏价值,是祖国的优秀文化遗产和历史文化名城的见证。

故事鸣谢名单:

广陵王地宫

所有参展内容的来源:
展出的故事有时可能由独立的第三方创作,并不完全代表以下提供这些内容的机构的观点。
使用 Google 进行翻译
首页
浏览作品
附近
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