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墙的倒塌

Peter Millar

"The Wall will still be here in 50, or even 100 years"
东德领导人埃里希·昂纳克,1989 年 1 月 19 日(柏林墙倒塌之前的 10 个月不到)
从西德看到的景观
“死亡地带”

1961 年 8 月 13 日,东柏林部队开始建设分隔苏联占领的柏林区和同盟国占领的柏林区的围墙,从这一天开始,这座城市被分成不均等的两半。两个区域由“死亡地带”隔开,武装的东德边境警卫奉命在此巡逻,并在必要时使用致命武力阻止他们的同胞逃到更富裕的西德。

东德领导人埃里希·昂纳克声称对柏林墙负责,并夸口说,如果需要的话,这面墙将会存在一个世纪。

1989 年初,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在莫斯科的社会和经济改革开始在整个苏联集团发生连锁反应,包括匈牙利的自由主义和波兰的自由选举,在这次选举中,之前被取缔的团结工会赢得了多数支持。8 月,在匈牙利度假的东德人利用开放边境口岸逃到奥地利,请求获得西德公民身份。在随后的几个月里,东德人向在布拉格和华沙的西德大使馆寻求庇护,同时东德境内要求经济和社会自由的抗议迅速发展。莱比锡城每周一都会出现群众游行。

描绘《正午》(High Noon) 的团结工会选举宣传海报
导致波兰改革和团结工会执政的华沙圆桌会议
柏林墙西侧的涂鸦讽刺性地模仿了昂纳克与前苏联领导人列昂尼德·勃列日涅夫之间的亲密关系,不过昂纳克与改革者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的关系却不是那么融洽。

匈牙利是第一个向西德开放边境的华沙条约组织国家。数百位在他们的“社会主义邻国”度假的东德公民趁机取道奥地利逃往西德。捷克斯洛伐克政府封锁了通往匈牙利的边境,导致数百名东德公民逃到西德驻布拉格领事馆避难。华沙也出现了相同的情况,直到东柏林政府终于妥协,允许用特殊的密封火车将这些“叛徒”送到西德。问题是,这些火车必须通过东德领土。这本来应该是要显示这些人是从自己的国家“驱逐”的,但却导致公众骚乱,因为公民们蜂拥到火车经过城市所在的车站,希望跳上经过的火车。

东德交通警察的报告,报告内容是难民火车停靠德累斯顿时受到了试图爬上火车的人们的冲击。
1989 年 10 月 6 日,东德成立 40 周年前夕,共产党组织青年团员列队游行以示忠诚,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这座城市中心怀不满的年轻人在教堂里安营扎寨...
...受到警察的严密监视和斯塔西的渗入。
当昂纳克在共和国宫招待华沙条约组织各国领导人时,聚集在外的愤怒人群出现异动“戈尔比(对戈尔巴乔夫的爱称),帮帮我们”
这位苏联领导人曾经告诉昂纳克“反应太迟缓的人将被历史所取代。”但昂纳克没有听。
警察和斯塔西粗暴对待人群。
东柏林的人将戈尔巴乔夫看作潜在的救星。

10 月 6 日的抗议活动是昂纳克政权结束的征兆。情势已经反转。

10 月 9 日,一群反对派聚集在人权活动家罗伯特的遗孀卡佳·哈费曼 (Katje Havemann) 家中,写下了寻求变革的大规模公民运动“新论坛”(New Forum) 的章程。
10 月 17 日,昂纳克下台,但他所选并长期力挺的继任者埃贡·克伦茨对于平息民众的愤怒情绪并没有多少帮助。
反对派集团“新论坛”呼吁民众游行
11 月 4 日,成千上万的人走上街头
共有超过 50 万人声明支持公民自由,但没有人相信柏林墙会倒

与此同时,在莱比锡每周一都有数万人走上街头沿着环绕内城的环形路示威抗议。他们对着可恨的斯塔西高呼口号,要求实施民主变革和结束义务兵役。人群中的一个重要人物是库特·马祖尔 (Kurt Masur),世界知名的莱比锡音乐厅中的指挥家。实际上,昂纳克要求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从附近的苏联基地派遣军队,但遭到了戈尔巴乔夫的拒绝。

尽管害怕随时会遭到苏联坦克的镇压,但莱比锡每周一都有多达 70,000 人走上街头呼吁改革
“新论坛”民主抗议运动的一员洛萨·柯尼希 (Lothar Koenig) 回忆对是否会受到武装力量压制的不确定
11 月 4 日,几十万人纷纷涌到东柏林中心要求实施改革、取消秘密警察和进行民主选举。但还是没有人敢提柏林墙,更遑论德国统一这个禁忌话题了。

11 月 9 日晚上,在东柏林的记者招待会上,政治局委员云特·沙尔诺夫斯基 (Günther Scharnowski) 误解了允许前往西德的决定。决定的本意是需要签证和安全通行证,但他在慌乱中忘词了,因此向世界宣布的消息、通过西柏林的电视和广播传回东柏林的消息就变成了:边境将立刻开放。数百,然后是数千东柏林的人冲向了波荷木大街的关卡。没收到相反指令的边防战士将他们放行了。“大坝”倒塌了。

西柏林公民爬上墙头嘲弄东德边防军。数千人聚集在西边欢庆终身难忘的聚会。

墙上的聚会。
西柏林群众在查理关卡欢迎东柏林的人民。一夜之间就可以清楚地意识到:墙上的缺口永远也不会补上。
东柏林人手中掌握着自己的未来,就按字面意思理解,因为他们手里拿着凿子
东德边防军开始拆除柏林墙
1989 年圣诞在勃兰登堡门及其周围举行了盛大的聚会,那是东西柏林的人在欢庆城市的重新统一
故事鸣谢名单:

Curator — Peter Millar
For more details go to www.petermillar.eu

所有参展内容的来源:
展出的故事有时可能由独立的第三方创作,并不完全代表以下提供这些内容的机构的观点。
使用 Google 进行翻译
首页
浏览作品
附近
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