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6年 - 1939年

西班牙内战

“在西班牙,我们了解到一个人即使没有错也会遭到打压,武力可以战胜精神,有些时候,勇气并不会得到回报。”
阿尔贝·加缪

西班牙内战是 20 世纪的标志性事件之一。 意识形态的冲突以及武装斗争残酷地 将这个国家一分为二。

虽然战争本身从 1936 年 7 月才开始,但是分裂 阵线形成已有几十年了。反抗西班牙 民选政府的军官们意图逆转社会、 文化以及政治方面的变革。

这场政变已升级为一场自相残杀的战争, 并持续了三年之久。对于很多观察家来说, 国际化的冲突使这场战争变成了全欧洲范围内法西斯主义与 民主主义之间的斗争。

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克劳德·鲍尔斯 (Claude Bowers) 称,他仿佛是在看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彩排。他差不多是说对了。

共和党忠诚的拥护者们用高射炮抵抗着国民军战机的进攻。

一个不断发展的故事

西班牙内战已经引起了全球范围内的历史学家、作家、诗人以及电影制作者的关注。

直到 1975 年佛朗哥死后,唯一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只有当权政府对亲叛军所述内容的书面记录以及外国历史学家(尤其是英国和北美)的作品。

然而,如今西班牙历史学家再次开始书写自己民族的历史,并且也开始接受那个让他们的国家饱受伤痛长达数十年的战争。

被流放的国王 - 阿方索十三世

所有西班牙人在法律面前都是平等的。

共和国宪法

第二共和国宣言书

1931 年 4 月,随着 米格尔·普里莫·德·里韦拉 (Miguel Primo de Rivera) 将军长达七年的独裁统治的崩塌以及国王阿方索十三世流亡海外,西班牙第一个真正的民主政权宣告成立。

对于共和党和社会党政治家而言,对于成千上万的农村和城市工人而言,新政权是充满希望的象征,象征着现代化、民主和社会公正。共和党社会主义联盟开始了一系列雄心勃勃的改革计划,实施劳动与土地改革,政教分离以及军队去政治化。

人民阵线

1933 年 11 月,右翼联盟赢得选举。随后,右翼政府取消了前两年的各项改革。1934 年 10 月,类法西斯右翼联合党进入政府,社会党号召罢工。在阿斯图里亚斯,渐渐演变为武装斗争。佛朗哥将军用非洲军团镇压起义,手段极端残忍。

但在 1936 年 2 月,由左翼组织和共和党组成的“人民阵线”联盟赢得了选举。在曼努埃尔·阿扎尼亚 (Manuel Azaña) 的领导下,他们坚定地实施进一步改革。很快一切即将发生改变。

总统曼努埃尔·阿萨尼亚

“(我们将)巩固民主。”

曼努埃尔·阿萨尼亚

曼努埃尔·阿萨尼亚

曼努埃尔·阿萨尼亚是 20 世纪西班牙最重要的政治家之一。他曾在两次重大事件期间担任国防部长以及总理,并在西班牙内战期间担任总统。他创立了左翼共和政党并致力于军事和教育改革。

1936 年 7 月,共和军在巴塞罗那与国民军反政府武装展开巷战
拉锯战:阿萨尼亚、佛朗哥和莫拉

政变

1936 年 2 月的选举后,右翼政客和军队高级将领开始担心他们所看到的那些左翼人士身上的“布尔什维克”影响。他们开始秘密策划叛乱。由于不断高涨的法西斯运动的成员长枪党与左翼活动家在街道上发生冲突,政治和社会开始两极化,政治暴力升级。

7 月 13 日,一位著名的右翼联盟领导人何塞·卡尔沃·索特洛 (José Calvo Sotelo) 被共和党攻击卫队所杀。这次袭击是为他们的同事中将何塞·卡斯蒂略 (José Castillo) 的死报仇;这为以埃米力欧·莫拉 (Emilio Mola) 为首的军官们提供了一个进行政变的借口。7 月 17 日,摩洛哥驻军增长;叛变很快蔓延至西班牙大陆,这个国家在政治上、地理上以及军事上一分为二。

无路可退:佛朗哥和莫拉
战场上的佛朗哥

埃米利奥·莫拉

埃米利奥·莫拉是 1936 年政变的首要策划者和指挥者。他曾参与摩洛哥战争,在 1930 年担任安全总干事,后引发与共和党的冲突。他与佛朗哥一起, 在叛军占据的西班牙组织和策划了一场残酷的镇压。1937 年 6 月,他死于飞机 失事。

“散布恐怖是必要的...毫无顾忌、毫不犹豫地消灭所有那些不认可我们做法的人。”

埃米利奥·莫拉,1936 年 7 月

“法西斯分子不得通过!不得通过!“

共产主义者多洛雷斯·伊巴瑞里 (Dolores Ibárruri),1936 年 7 月

战争的国际化

虽然西班牙内战是关于信仰的内部冲突, 但国际力量对战争的结果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根据世界各大国签署的《不干涉协议》, 冲突双方都被剥夺了购买或者接收战争物资的权利。

然而该协议一直受到以纳粹德国、意大利 和苏联为主的国家的轻视。但是,在共和党十分费力地获取武器和装备 甚至得到苏联帮助的同时,国民军却源源不断地接收着 法西斯武器。这是佛朗哥胜利而共和党遭受厄运的关键因素。

希特勒和佛朗哥

法西斯结盟

在战争初始,希特勒和墨索里尼就派飞机将国民军的非洲军团从摩洛哥运到西班牙大陆。这是此次战争中外国干预最重要的部分之一,极大地影响了战争结果。

希特勒向德国秃鹰军团部队敬礼
国际部队的成员

国际部队

国际部队是通过战斗来保卫共和国的志愿者。他们由共产国际组织和招募。超过 35,000 名志愿者参加了该部队以及国际医疗服务,其中许多是来自欧洲的法西斯独裁政权的流亡者。法国、德国、波兰和意大利提供了大量的成员,也有来自英国、美国和加拿大的志愿者。

道格拉斯·罗奇 (R) 与亚伯拉罕·林肯部队的成员

“你会赢得胜利,但你不会让人臣服。你赢得胜利靠的是足够的蛮力,但这样不会让人臣服。”

米格尔·德·乌纳穆诺

后卫军恐怖事件

此次暴动在两个区域同时发动恐怖袭击。在叛军控制区域,与左翼有关联的人士以及共和党中有的人被关押起来,有的人被直接处死。这次“大清洗”得到了军队的认可,他们认为暴力是净化西班牙的必要手段。

在共和党控制区域,存在一股反对政变支持者的革命力量:大地主、当地的政治领袖、工业家、军官、牧师以及其他来自政治权利阶层的人士。

马德里保卫战

1936 年 11 月, 叛军已抵达马德里郊区。深知马德里即将沦陷的共和政府逃到了瓦伦西亚。然而, 不屈不挠的马德里市民和民兵部队 阻挠了国民军前进的步伐,他们决心要让这里成为“法西斯主义的坟墓”。11 月 8 日,第 11 支国际部队来到马德里,解放了马德里人民,受到了人们的热烈欢迎。利用前苏联资助的武器,马德里市民 在保卫首都的战役中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马德里一位年轻的女孩在失去了自己的家后,在教堂里避难。

马拉加的沦陷和瓜达拉哈拉战役

1937年 2 月 7 日,意大利和西班牙的军队击溃了南部城市马拉加薄弱的防备;共和党人被大规模拘留和处死。 这次成功使墨索里尼异常兴奋,他说服佛朗哥派出两个分队进攻马德里。而意大利军队则袭击瓜达拉哈拉,西班牙军队将从阿拉卡·德·埃纳雷斯移往哈拉玛予以支持。

然而,意大利人很快在恶劣的天气条件和共和党顽强不屈的反抗中陷入了困境。

佛朗哥的“分队”没有发挥作用,愤怒的墨索里尼看着自己的军队完全溃败,惊恐不已。

“女子民兵”:共和党区域的女人

在共和党控制区域,女人接受了大规模的政治动员,纷纷加入现有党派、工会以及女子政治团队。

同时,女人也参军;女子民兵穿着全蓝军装,成为了强有力的反法西斯革命形象。然而,这种打破性别歧视的勇敢尝试并没有持续很久。随着战争的继续,女人们都回到了后方,参与到福利救济、护理以及工业生产的工作中。

忠于共和政府的女兵在街上巡逻

北部战役和格尔尼卡轰炸事件

尽管信奉天主教,但西班牙北部的巴斯克地区仍然对共和党忠贞不渝。当叛军抵达毕尔巴鄂时,德国秃鹰部队开始对格尔尼卡小镇狂轰滥炸,欲将其夷为平地。

随着巴斯克士气的低落,毕尔巴鄂在 1937 年 6 月 沦陷;共和党试图通过在布鲁内特发动攻击来缓解压力,但是迫于国民军的兵力优势而节节后退。叛军继续袭击北部,并在 8 月下旬进军桑塔德。共和党在阿拉贡拉开阵线回击,目标是占领萨拉戈萨。国际部队拿下了金托和贝尔奇特,但主要目标仍难以实现。直到 10 月,巴斯克地区和阿斯图里亚斯地区才向叛军投降。

秃鹰军团进行阅兵
秃鹰军团的士兵
检阅军队的佛朗哥

佛朗哥

1892 年 12 月,弗朗西斯科·佛朗哥·巴阿蒙德出生于科伦那省的费罗尔。 他来自军人世家,在被派到西班牙摩洛哥参加殖民战争时,他还是个年轻的士兵。

经过他所属的叛乱军官团伙的计划和布置,1936 年 7 月的军事政变逐步升级为西班牙内战。

1936 年 10 月 1 日,佛朗哥宣告出任反叛区军队的总司令,同时担任“民族主义”政权的国家元首。其军队于 1939 年 4 月 1 日获胜后,佛朗哥作为独裁者统治着西班牙,直到他 1975 年离世为止。

国民军军队穿越埃布罗

军事行动:从特鲁埃尔到埃布罗

1937 年 12 月,共和党对特鲁埃尔发动突然袭击 并成功夺取该城,但是 1938 年 12 月,佛朗哥军队重新夺回该城。接着,国民军开始在阿拉贡行动,将共和党领土一分为二,随后对瓦伦西亚展开了进攻。为了缓解压力,共和党和国际部队横跨了埃布罗河。这场战役持续了三个月, 精疲力尽的“埃布罗军队”终于被迫撤回埃布罗河对岸。

国际部队的撤退

国际干预已决定了战争的大部分进程;当然也会决定其结果。

在1938 年 9 月的慕尼黑会议上,英法两国实际上已经向希特勒投降,并将捷克斯洛伐克双手奉上;西班牙的命运也取决于绥靖政策。

共和党从未抱有能从民主国家得到援助的希望,但是总理胡安·奈格林 (Juan Negrín) 撤回国际部队,希望佛朗哥能撤退德国和意大利的军队。

佛朗哥对此次国家外交的最后努力置若罔闻。1938 年的冬天,佛朗哥将注意力转到了加泰罗尼亚;他的军队于1939 年 1 月 进驻巴塞罗那。

“你可以自豪地离开。你就是历史,你就是传奇。你是团结和民主普及的英雄典范...我们不会忘记你,当和平的橄榄树伸出它的枝叶,与西班牙共和国胜利的桂冠交织在一起时,请你归来!“

1938 年 10 月,多洛雷斯·伊巴瑞里 (Dolores Ibárruri) 告别国际部队

难民

加泰罗尼亚在1939 年 2 月沦陷后,一大批难民越过边境进入法国。超过 50 万的共和国 人民、士兵和国际部队为了逃脱佛朗哥不断前进的军队,开始了这段无法回头的旅程。

他们精疲力尽,一片恐慌,在边境的另一边,他们被法国当局关押在集中营里。他们遭受着恶劣的环境;许多人死于疾病和饥饿。在这些难民中,最著名的是诗人安东尼奥·马查多 (Antonio Machado),在越过边境后的几天,他去世了,被埋葬在科利尤尔海边。他最著名的诗歌之一是《旅人们,已经没有路了》(Caminante no hay Camio),凄美地表达了难民们失落、英勇和无家可归的感觉。

难民家庭
在法国的西班牙难民

我们所看到的路,我们已永远无法 再次踏足。

旅人们,已经没有路了,只有船在海上留下的尾迹。

安东尼奥·马查多
国民军胜利大游行

卡萨多政变和战争终结

1939 年 3 月,卡萨多上校,作为共和党中央陆军的指挥官,发动了一场反对 自己政府的混乱政变。在对政策长期抵触的不满情绪的驱使下,他认为可以进行非报复性质的和平谈判。

他的想法遭到了佛朗哥的断然拒绝,于是被迫投降。3 月 27 日,叛军进入马德里;4 天之后,他们掌控了整个西班牙。第二天,佛朗哥宣布战争结束。

西班牙内战虽然已经结束了,但是对成千上万逃亡中的难民和陷入恐慌的共和党平民百姓而言,恐惧才刚刚开始。

妇女们正在观看国民军的胜利大游行
最后一个屹立不倒的人:佛朗哥统治了 30 多年
故事鸣谢名单:

Dr Maria Thomas, Author & Postdoctoral Researcher
Mike Lewis, CEO & Founder, Historvius.com

所有参展内容的来源:
展出的故事有时可能由独立的第三方创作,并不完全代表以下提供这些内容的机构的观点。
使用 Google 进行翻译
首页
浏览作品
附近
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