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肯特里奇:样板札记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2015.6.27 - 2015.8.30 大展厅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推出展览“威廉·肯特里奇:样板札记”,全面回顾艺术家威廉·肯特里奇的创作历程,是迄今为止这位艺术家在亚洲最大规模的展览。在由肯特里奇长期的合作者、空间设计师萨贝尼·徒尼森为UCCA大展厅量身设计的两层展场空间内,本次展览几乎收录了艺术家自1988年到现在的全部重要作品。

本次展览同时涉及多种媒介:既有纸上印度墨水、炭笔、麻胶版画、丝网印等平面作品,也有杜尚式的现成品动态雕塑、以投影方式呈现的多频影像,以及带有机械木偶的舞台模型装置作品。本次展览的核心作品是与展览英文名同名作品《论样板戏》。肯特里奇在筹备这件作品时,对现代中国的思想、政治和社会历史——从鲁迅到革命样板戏——进行了广泛的研究。这件三频影像作品通过文革八个样板戏,探讨文化传播与蜕变的动态过程。

威廉·肯特里奇(1955 年生于约翰内斯堡)是当今世界最重要的艺术家之一,拥有绘图员、动画师、电影制作人、哲学家、演员、导演与作家等多重身份。如果说他的早期作品源于分裂的南非动荡的沃土,其后期作品则可以看作是在这种背景下,将位于南非的工作室视为世界信息输入的视觉及智力实验室。中国艺术家自2000 年上海双年展起开始接触到肯特里奇的作品,而上海双年展本身就是中国进入全球当代艺术世界的开端。

不同于肯特里奇的以往展览,“样板札记”既没有将不同的艺术媒介对接,也没有严格地围绕他的创作演进过程展开,亦没有设立某个既定的展览主题——这场展览围绕着其实践的核心,灵活而持续地扩展他的思考边界。展览以其亲身经历的、如今已渐渐远去的那段南非种族隔离的思考为起点,艺术家也以半自传式的“绘画投影”系列作品首次成名。继而,在《乌布说真话》《影子队列》中,展览演进到对“压抑”“和解”等议题更为哲学化的探索。

《我不是我,这匹马不是我的》对俄罗斯前卫艺术在拥护新兴革命之后的命运投去了同情的一瞥。作品《对时间的拒绝》就“准确地”衡量时空这一充满漏洞的尝试所显露出经验主义,给出荒诞主义式的批评。这些作品以印刷、绘画和雕塑的形式填充着展览空间,暗示着艺术家思考的先后程序。

在展场二层展出的《论样板戏》是展览的核心作品。《论样板戏》灵感源于肯特里奇对中国现代历史持续的考察和研究,这段历史与马克思主义、殖民主义以及革命相关的世界史有所联系。

在这件作品中,对暂时性、意识形态及诗学的沉思贯穿历史和地理的不同范畴,使肯特里奇称为“边缘的思考”的概念显得清楚明确:“边缘的思考”是一种观看方式,一种把舞台上的“红色娘子军”和约翰内斯堡城郊的芭蕾舞者之间看似不存在的联系发掘出来的观看方式。如同他所有的其他作品,《论样板戏》从深思熟虑后选择的生活和被动承袭的历史位置入手,最终到达帮助我们深入了解所居世界具有人文意义的日常物品拼贴所激起的急切呼唤。

所有参展内容的来源:
展出的故事有时可能由独立的第三方创作,并不完全代表以下提供这些内容的机构的观点。
使用 Google 进行翻译
首页
浏览作品
附近
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