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當代藝術展

前言
中國水墨,有著極其悠久的傳統,但是這個傳統從它誕生之日起就始終處於變化之中,從來沒有停止過它的內在運動。當然,由於20世紀之前的中國處於自我封閉的文化環境,因此其傳統的變化仍然是壹種內生的狀態,與世界文化之間的互通既缺乏願望又缺乏渠道。20世紀以來的中國,是自身歷史上最劇烈變化的時期,西風東漸背景下文化傳統的撕裂和碎片化是其中的壹個結果,而中國水墨作為文化傳統的標記之壹亦走上了所謂“轉型”的現代化之路。 “轉型”的目的是現代化,“轉型”的手段是向西方學習。爭論也伴隨著這樣的“轉型”延續到了20世紀的80年代。80年代中國水墨的創作,凸顯了當代性的問題意識。創作者,開始強調在“大時代”、“大趨勢”下的 “小時代”、“小趨勢”,其顯著的變化就是“多元”與“個性”。很多水墨藝術家,要麽艷羨西方表現主義藝術的狂放不羈,要麽返顧古代文人畫傳統的筆墨遊戲,其共同性就是“我自為我”與“和而不同”。21世紀初的中國水墨,無疑是浩瀚的歷史長河中的當下壹瞬。隨著青年水墨家的登堂入室,“多元”變得更加“多元”,“個性”也變得更加的“個性”。不難發現,經過幾代人的嘗試,中國水墨的傳統已經變得更加具有包容性,而基於這樣的包容性,中國水墨也具有了“實驗”、“前衛”的特質。對於青年人而言,水墨或許就是自己得心應手的創作媒材,或許就是自己表達觀念、闡述想法的最好介質,或許就是自己穿越時空遙接前賢的路徑渠道。所以,他們會醉心於水墨的創作,沈迷於各種各樣的實驗,以最直接、最簡單的方式去呈現自我以及自我關於當下的態度。我們很高興將這樣的青年人的創作帶到了倫敦,在倫敦這樣壹個多元化而個性化的文化都市中來展現中國的當代藝術。參展的幾位青年藝術家,都屬於中國當代藝術的新生壹代,他們無拘無束,又不約而同地選擇了水墨。在他們看來,水墨創作是具有生命力的領域,而他們創作的使命不是在延續水墨的傳統,卻是在當代性的文化語境之中去言說“自己”的故事或者壹代人的精神。 文/趙力

陳俊
1977 生於湖南嶽陽
2002 畢業於四川美術學院國畫系,獲學士學位現工作生活於廈門、北京
個展:
2015 古醉今迷——陳俊個人作品展,名泰空間,北京
2014 昨夜的城市,798時代空間海西事業部,廈門

陳俊的“都市山水”系列,用混雜了名牌商品Logo的鮮豔色點取代皴法、線條,重構中國傳統山水繪畫的經典圖式。色彩斑斕的點以及寶馬、可口可樂等當代商品社會極具代表性的標誌,猶如閃耀在當代都市夜空中的霓虹,將亙古不變的自然山水嚴密覆蓋,呈現出繁華都市夜景一般的當代景觀,而這也正是最初激發陳俊創作該系列作品的靈感之源。

對當代消費文化的敏銳思索,也許與陳俊成為職業藝術家前作為商業設計師的工作經歷相關。

在稍晚一些的“經典·今典”系列中,陳俊截取山水名作複製品的局部,將“古典的”現成物與自己“當今的”創作並置,其創作的圖式來源以及藝術家對於文化斷裂、文化基因問題的反思得以進一步明確。

通過與古典原型拼貼式的並置,可以看到無論是北宋山水畫剛硬的皴法、雄渾的氣勢(作品《經典 ·今典NO.9》所引用的古代繪畫原型是北宋李唐的《萬壑松風圖》),還是元代繪畫中寧靜淡泊的文人氣息(作品《尋找倪雲林NO.2》中的古代繪畫為元代著名文人畫家倪瓚的作品),都被代表當下的、具有消費文化特徵的視覺符號遮蓋得毫無蹤影,只留下古典的圖式和複製品,猶如傳統精神的軀殼。

杭春暉

1976年 生於安徽當塗
2005年 畢業於中央美術學院,獲碩士學位
2011年 畢業於中國藝術研究院,獲博士學位

杭春暉的跨媒介(雕塑——設計——水墨)藝術訓練背景,在拓寬其創作思路和視野的同時,也為其創作過程中的各種實驗提供了技法和語彙層面的支援。杭春暉的創作歷來充滿思辨及探索精神,近年主要關注的問題大致集中於兩個方向,其一,繪畫的圖像性及其物質性的關係;其二,繪畫的視覺邏輯建構及其對觀者觀看經驗的作用。

最新創作的“日常”系列,杭春暉通過繪畫與雕塑的結合,製造更多視覺上的悖論,挑戰觀者慣常的視覺經驗。無論是遵循透視法則繪製的青花瓷盤(《日常——青花瓷盤》),還是單純如極簡主義繪畫的單色牆面(《日常——深紅和淺紅》、《日常——深藍馬賽克和淺藍桌布》),都因為桌面浮雕的加入而生髮出新的邏輯關係—— 裱糊在浮雕表面的繪畫已經突破了二維平面,在三維空間中呈現。

在“蝴蝶識別手冊”系列作品中,繪畫被裝裱為手卷或立軸的形式,而作為物的手卷或立軸又被裝裱在畫框中,作為圖像呈現。共同構成這個整體圖像的,還有與畫面結合在一起的現成物蝴蝶標本,以及書寫成題跋形式的該種蝴蝶的百科全書說明詞條。

郝世明
1977 生於中國山東菏澤
2000 畢業於天津美術學院中國畫系
2014 畢業於首都師範大學獲碩士學位
現生活工作於北京、武漢

以《遠山》為代表的“山水”系列作品中,郝世明亦借鑒了經典山水名作的圖式,採用“雙鉤”技法(用墨線勾勒出物件輪廓,再填入顏色。多用於工筆花鳥繪畫,或臨摹書法),對山水進行重構。山石仿佛被雙鉤形成的帶狀結構纏繞,遮蓋了原有的具象輪廓,呈現出抽象化的傾向。

在郝世明以漢字書法為題材的創作中,這種抽象化傾向,以及郝世明對書法所映射出的中國古代時空觀念的認識,都更加清晰的呈現出來。郝世明認為書法並非僅是紙面上呈現的結果,書寫過程中毛筆在空間中運動的軌跡更值得研究。“雙鉤”的創作方式將構成書法的筆劃線條轉化為具有空間感的條帶結構,使筆劃在空間中的翻轉及筆劃之間的前後、穿插關係得以顯現。

馬靈麗
1989 年出生于四川成都。
2012 年畢業於四川美術學院國畫系,獲學士學位。

近期的創作中多以畫出的影子替代實際產生的影子,並將整個裝置作品的空間壓縮於畫框式的盒子中。如此次展出的作品《窺 1》中,前面一層畫面是案頭兩塊大小不同的賞石,後面一層則以朦朧的筆調表現一幅春宮圖的局部,前層賞石的影子也會投在春宮的畫面上,形成更為複雜微妙的圖像及語義關係。

對光與影、虛與實、時間與空間的思考一直貫穿于馬靈麗的創作。

馬靈麗早期的作品,用手電筒照射繪製在絹上的畫面,利用顏料不同的透光性,在牆上投射出與前景畫面不同卻有意義關聯的影子。

彭劍
1982 生于湖南嶽陽
2013 畢業于中國美術學院國畫系,獲碩士學位

彭劍色彩明快具有波普意味的繪畫,同樣來源於藝術家對傳統文化的獨到理解和借鑒。作品《空房間》是其較早系列中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儘管窗外的樓群、房間的裝飾風格,都表明畫面所呈現的是一個當代書房場景,然而案頭擺放的書籍和文玩類的陳設卻提示著該作品與傳統文化的關聯。喧囂的都市街道和寄託著古典理想的寧靜書齋僅由一道半透明的紗窗區隔,似乎也充滿隱喻。

在《就位》、《窺》等最新的作品中,彭劍聚焦於案頭的書籍、雜誌、魔方等物,如營造假山般精心堆疊,使之形成新的書齋清供景觀。

這些作品的畫面更加純粹,空間背景被簡化甚至取消。在古代繪畫中常用於表現樓宇建築的界畫技法,被彭劍用於繪製這些案頭清玩。

鮮明而不失雅致的設色和工整的輪廓線,共同賦予畫面令人愉悅的秩序感,原本方寸之間的書匣竟呈現出建築所具備的大氣沉穩的感覺。

徐華翎
1975  生於黑龍江省哈爾濱市
2000  畢業於中央美術學院國畫系,獲學士學位
2003  畢業於中央美術學院國畫系,獲碩士學位
現任教於中央美術學院中國畫學院

新作《若輕》中徐華翎又進行了新的嘗試,繪製在大尺幅畫面上的少女背影,遠看似乎只是普通的站立姿態,近看腳部動作才發現少女呈現漂浮的狀態。通過觀者對畫面整體與局部感知的差異,作品以簡單的視覺結構實現了複雜的意義表述。

《絲圖》系列雖無人物形象,但細膩的蕾絲織物、繡花針等物象無不提示著一個女性角色的在場。《絲圖8》是該系列最為純粹的一件,除精心描繪的蕾絲紋樣外別無他物,但仍能感受到其與女性形象的關聯。

徐華翎以極為私密的女性化視角呈現女性在男性視線以外的自在狀態,並通過透明水性顏料的層層暈染取代人體輪廓線,呈現出既有別于中國傳統又不同於西方繪畫體系的獨特視覺經驗。《香2015 No.1》是此類作品的典型。

徐華翎走在對“線”的可能性探索的另一極——通過取消輪廓線實現對水墨傳統的突破。女孩及青年女性是徐華翎熱衷於表現的題材,她以極為私密的女性化視角呈現女性在男性視線以外的自在狀態,並通過透明水性顏料的層層暈染取代人體輪廓線,呈現出既有別于中國傳統又不同於西方繪畫體系的獨特視覺經驗。

徐華翎走在對“線”的可能性探索的另一極——通過取消輪廓線實現對水墨傳統的突破。女孩及青年女性是徐華翎熱衷於表現的題材。

中國現當代美術文獻研究中心
故事協力單位/參與人員

策 展 人:鄧琰 陳琳
學術主持:趙力
藝 術 家:陳俊 杭春暉 郝世明 馬靈麗 彭劍 徐華翎
綫上編輯:蔡叢謙

開幕時間:2016年9月7日下午6:30
展覽時間:2016年9月7日 – 13日
展覽地點:英國皇家美術學院美術館(肯辛顿)
主辦機構:中策藝術
協辦機構:倫敦東西方藝術顧問公司
寧波謙自牧投資管理合夥企業
學術支持:中國現當代美術文獻研究中心(CCAD)
青年藝術100

所有媒體協力單位/參與人員
在某些情況下,精選故事可能是由獨立的第三方製作,並不代表下列展覽機構的意見與觀點。
使用 Google 進行翻譯
首頁
探索
附近
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