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

曾侯乙·漆器

湖北省博物馆

瑰丽灵动的大漆世界

由于地下水的渗入,曾侯乙墓在被发现的时候完全浸在水中,漆器因此得以与氧气隔绝,得到良好保存。曾侯乙墓出土后,湖北省博物馆针对大量包含水漆器脱水处理进行了长期的研究,使得这些漆器在今天仍然鲜艳如新。

用具
不论是生活用具还是葬礼用具,在曾侯乙的时代,漆器都已成为普遍使用的精致工艺品。

曾侯乙的棺木是一具套棺,这件内棺套在外棺里面,盖板和两侧壁板外呈弧形,内壁为长方盒状。

它的纹饰十分复杂,以红漆为底,用黑、黄、金等颜料描绘出异常繁缛的纹饰。在内棺两侧,中间为对开的“田”字形窗格纹,围绕窗格纹勾勒出许多龙蛇、鸟兽和神怪。

象征灵魂自由出入的窗格纹

在窗格纹两侧,有手持双戈戟、头生双角的神怪武士,它们的双眼凝视前方,守卫着棺内安息的灵魂。

繁复至极的纹饰。

这是曾侯乙墓出土的第一件文物,当我们发现的时候,它正在西室的水面上漂浮,宛如一只活的鸳鸯。

这件漆盒是陪葬棺里的器物,头部可以转动,腹内可以储物。它的全身以黑漆为地,颈部与腹前用红漆彩绘鳞纹,间以黄色小圆圈,翅膀与尾部以红黄相间的配色描画出锯齿状带纹,足部绘成龙身鳞纹,展现了中国古代绚丽的漆绘艺术。

最精彩的是在腹部两侧,各以绹纹和红线辟出两个长方形区块,绘有佩剑武士随着鼓声起舞的图案,和神兽手持长棒撞击编钟的图案,让我们第一次了解编钟的正确演奏方式,以及古代的乐舞场景。

这件长方形木箱,箱体为方形,四角均有把手伸出。箱盖和四个侧面均有天文学意义的彩绘。

衣箱表面以黑漆为底,以红漆彩绘星辰、云朵、十字纹和太阳纹,盖面两边分别绘有象征东方的苍龙与象征西方的白虎形象,中央是一个象征北斗星的“斗”字,周围环绕着28宿。
“宿”(xiù),原本是夜间休止的意思。古人观测到北斗星的斗柄可以随着四季的更替转动方向,于是将天球赤道附近的天空划分为28个部分,每个部分作为1宿,每宿包含若干颗恒星。这是目前所见的28宿全名与四象相配的最早实物文献。

箱盖隆起呈拱形,上面刻有“止匫(hū)”二字,说明这是一件收纳睡衣的衣箱。

传说在唐尧时代,天上出现了十个太阳,令河川干涸,庄稼枯死,人类陷入饥荒。一位名叫后羿的勇士用弓箭射下九个太阳,拯救了大地上的生灵。后羿弋射图衣箱所描绘的图像,可以帮助我们理解战国早期的人对这个神话故事的印象。

这件衣箱以黑漆为底,盖面刻有“紫锦之衣”4个字,表示用来盛放紫色的衣服。

箱盖上对称彩绘了后羿射日图。上古时代狩猎采用弋射,箭的尾部带有1根绳子,便于捡拾猎物,图中以三足乌鸦象征太阳,三足乌立在树上,树的枝头末端有个发出光芒的圆圈,象征传说中太阳的故乡扶桑。树下有一位勇士手持弓箭,箭头已经射落了1只三足乌,箭的尾部带有长长的绳索,这就是“弋射”。

这是用红漆书写的一首民谚,内容是“民祀唯房,日辰于维,兴岁之驷,所尚若陈,琴瑟常和。”“房”就是28宿中的房宿,意思说民间祭祀兴岁之时(即是立春前后)的天驷星,可以心想事成,风调雨顺。

这件漆盖豆仿自青铜盖豆,但其雕龙画凤,色彩斑斓,比铜盖豆更富艺术魅力。盖豆上部呈圆盘状,盘下有柄,柄下有圈足,在器身两侧有较大的双耳,耳上有凸起的龙形浮雕。全器以黑漆为底,施以艳丽的红彩,除勾勒出所雕各部位的形态外,在盖、身、柄、座等其他部位满饰网纹、菱角纹、变形凤纹等,形象生动,姿态传神。

这件漆器出土于东室,器身以红色作为底色,用金色和深红色描绘漩涡纹、绹纹、龙纹、雷纹等,纹饰均匀对称,构图严谨。

整件器型看起来像一个倒扣的小圆杯,顶部平整,上有2个穿孔,显然无法用来装水,它的用途至今还是一个谜。

案,既是短柄有脚的托盘,也用来命名长形的桌子或架起来代替桌子用的长木板。

周代第一任国君周文王告诫自己的子民:要吸取商代荒淫无度、奢靡浪费导致亡国的教训,可以适当饮酒,但是禁止酗酒。因此盛放酒器的器皿就被命名为“禁”。

乐器
曾侯乙是一位热爱音乐的国君,在墓葬中室和东室,我们发现了一支地下交响乐团,许多乐器是考古史上首次发现,其中弹拨乐器、吹奏乐器大部分是漆器。

瑟在周代已经十分流行,不同类型的瑟有不同的名字,在瑟上装饰宝石,称为“宝瑟”,在瑟上描绘织锦一般美丽的图案,就叫做“锦瑟”。

瑟的表面先髹黑漆,再覆朱漆,以黑、黄、银、灰色彩绘图案。它的低音厚实、浓郁,能够弹出巍巍高山、泱泱流水的意境。

这是目前所见中国最早的古琴,由琴身与活动底板组成。出土时丝线做的琴弦已经朽佚。尾板为条状,底部倒立一足,供栓弦用,乐山、焦尾、燕足这些基本特征已经接近后世通用的七弦古琴。

这是目前所见中国最早的古琴,琴身中空为音箱,琴面呈波状起伏,遍身髹黑漆。岳山、焦尾、雁足这些基本特征已经接近后世通用的七弦古琴。

这件乐器以木为胎,加以彩绘。据两端弦孔推测原先有五根弦,有学者认为它是为编钟校正音准的“均(yún)钟”。

在琴背右半部画着成组的凤鸟图案,一组12只。传说黄帝要伶伦制作乐律,伶伦听见1只凤鸟的叫声,就用1根竹管模仿叫声吹了1个音,他接连听了12只凤鸟的叫声,用竹管吹出了12个标准音,这就是古人对音乐起源的想象。

在琴背左半部,画着一个耳朵挂着两条蛇的人,他跪坐于两条龙的龙首之上,似是《山海经》所记载夏后启3次上天寻找音乐的故事。

古籍记载中的“篪”(chí),是一种似笛非笛的吹奏乐器。在周代,篪常与埙一起演奏,战国时期,篪与编钟、编磬、建鼓、排箫等成为宫廷音乐的主要乐器,常出现在祭祀和宴享场合。

我们在曾侯乙墓中第一次见到这种乐器的实物。这2件篪均以竹管制成,遍身彩绘。它们看起来像小号的笛子,不同的是,篪的两端封闭,管身开有1个吹孔、1个音孔和5个指孔。通过不同的指法组合,可演奏十个半音,音色清丽细致,优雅动听。

排箫是演奏宫廷雅乐的主要乐器之一,曾侯乙墓出土的2件排箫是目前所见最早的竹制排箫,出土时其中1件尚能吹出至少五声音阶,音色空灵,清扬悦耳。

周代的人将乐器分为八类:金、石、丝、竹、匏(páo)、土、革、木,统称为“八音”,笙是其中的“匏”,“匏”就是葫芦。我们在曾侯乙墓中发现了6件笙,都是用葫芦做成笙斗,以较细的芦竹杆做笙管,演奏时以手按指孔,吹吸笙管内的簧片,通过簧片的振动来发音。

这只梅花鹿四肢盘屈、神态安详,鹿身用整木雕成,头上插着真鹿角,头部可以自由转动,全身以黑漆为地,以黄色在身上描绘瓜子型圈点纹。

它眼眶、口唇、鼻孔用鲜红的浓漆点涂,显得格外生动。在过去的2400多年里,它一直在东室与琴、瑟相伴,当看到它后腿上的方孔时,我们推测孔内曾经插有一面鼓,与琴瑟搭配演奏。

兵器

盾是冷兵器时代重要的防御性武器。战国时期的盾多在皮胎上反复涂抹生漆,待干透后形成一层黑色的坚硬表层,再施以彩绘,既是一件防身武器,也不失为一件精美的艺术品。

古人认为龙是能够上天入地、呼风唤雨的神物,凤象征着天下安宁,因此创作了大量的龙凤纹样。这件漆盾背面用红漆线条区分成64个方块,每个方块以红、黄、金、黑等多种颜色勾勒出龙飞凤舞,祥云环绕的灵动景象。

我们从曾侯乙墓北室陪葬的甲片中清理出13套甲胄,其中一套经复原后就穿在这位武士身上。

这些甲片均以动物皮革为胎,刷上2至3层深褐色漆。为了方便武士活动,肩部、肘部和身甲采用不同的模具压制成不同的弧度,用丝带以纵横固定式编法编缀而成,是一副实用的防御用具。

Hubei Provincial Museum
故事鸣谢名单:

湖北省博物馆

所有参展内容的来源:
展出的故事有时可能由独立的第三方创作,并不完全代表以下提供这些内容的机构的观点。
使用 Google 进行翻译
首页
浏览作品
附近
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