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

一名钳工敲了30年的铁板

手艺门

郭氏铁板浮雕艺术

铁板浮雕
铁板浮雕艺术是以手工锤锻的方法,直接在生冷的铁板上创作出的一种雕塑艺术。其对中国传统金属雕刻既有传承,又有创新,同时兼有对西方绘画、雕刻艺术的融会贯通、提炼结合。郭海龙的创作,造型粗犷自然,栩栩如生,件件作品都是无法再造的孤品独件。

海龙自幼爱好美术,绘画、泥塑几乎是他每日的必修课。1981年郭海龙应征入伍,很快他的艺术才能得到了部队首长的认可,使他能够充分发挥和发展他的天赋。可以说,部队生活不仅没有中断他的美术梦,反而使他离自己的梦想越来越近。

此作品《惊蛰》。作者在太行山区采风时认识了这样一个小男孩。他手里紧紧地攥着一支铅笔,肩挎一个小书包,两只眼睛充满了好奇和探索的欲望。作者将男孩放进太行山的大环境里,意在表明这才是走出大山的希望,也是改变大山的希望。

《我和我的小伙伴》中,以柴垛为背景,着重突出了女孩和小狗的和谐相处,描绘出乡村女孩快乐的童年。铁板浮雕黑白相间的素描效果本给人一种厚重感,但作者轻松的处理使铁板的沉闷秘而不发。

郭海龙退伍后当了一名普通的钳工。工作期间,从同车间一位师傅那里了解到焊接堆塑(简称焊塑),从此如痴如迷投入其中,更在2001年,主动从工厂离职,开始专职钻研铁板浮雕和彩铜浮雕。

彩铜浮雕艺术,是在创作好的铜浮雕作品上,通过烧色工艺,使其表面幻化出五颜六色的特殊艺术效果。其特点是:所创作出的艺术品如同窑变,色彩斑斓且不可复制。

作者在创作这幅作品时恰逢独生的女儿出嫁,他将这幅作品作为陪嫁送给亲爱的女儿。作者把那一对站在石头上的鸟儿,比喻为自己和妻子,正在恋恋不舍地抬头望着小鸟飞去,小鸟则是女儿和她的伴侣的写照。作者希望孩子飞得高、飞得远,白头偕老,并有富贵牡丹预示女儿的一生平安、富贵。他和妻子则像那块巨石一样,是女儿背后的依靠。

作者在西藏采风时,见到无数藏民虔诚地祈祷、膜拜。他们餐风露宿,步步叩拜,历经几月甚至一年才能到达圣地,得还夙愿。他们的行为感动着天,感动着地,感动着人。作者创作的灵感用一个作家的描述颇为贴切:创造的过程其实是寻找的过程,寻找作品自身所应有和本来就有的实在,找到它的发展规律就感觉到了灵感的来临,一种神至而意会、游刃自如的酣畅淋漓。

作品《家》。

藏族风土人情常常出现在郭海龙的作品中。

在夕阳的照耀下,一位藏族老人手持念珠,端坐椅中,惬意地享受着太阳的温暖。岁月的沧桑在她的脸上留下了深深的皱纹。她双目淡然,注视着远方,在她的身后紧贴椅背,只有两行木栅栏。简约而广阔的背景,正如她的双眼透露給我们的深远意境,也表达了作者想要表达的内容。作者把夕阳和老人柔美地结合起来,细微地刻画了老人的手以及手中的念珠,一幅典型的西部风情画,用铁板表现出来别有韵味。

手艺门
所有参展内容的来源:
展出的故事有时可能由独立的第三方创作,并不完全代表以下提供这些内容的机构的观点。
使用 Google 进行翻译
首页
浏览作品
附近
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