勃鲁盖尔 /未曾见过的名作/

Royal Museums of Fine Arts of Belgium

计划的起源

引言

勃鲁盖尔 /未曾见过的名作/ 计划聚集了许多拥有老勃鲁盖尔(1669年逝于布鲁塞尔)作品的国际大博物馆。这些享有盛誉的合作伙伴希望以此纪念这位画家的遗产并与公众分享他丰富的作品。

比利时皇家美术博物馆藉着2019年勃鲁盖尔逝世450周年之际,启动该计划。这是对数字时代博物馆学领域所发生变化的深刻思考之具体表现。

透过线上和现场的大量体验,这项前所未有的举措使得每个人都可以沉浸在画家的杰作之中,欣赏每幅画极小的细节并且汲取专家的知识。

老勃鲁盖尔的遗产
第1章:保存与传播,如何兼顾

比利时皇家美术博物馆收藏的老勃鲁盖尔作品数量名列世界第二,仅次于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

虽然勃鲁盖尔是最著名的弗拉芒画家之一,比利时国内关于他的上一次大型专题展览却已经是在1980年了。

这还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回顾展,因为展出作品大部分是他的儿子小勃鲁盖尔的绘画。
这次展览名为“勃鲁盖尔家族”,是在欧罗巴利亚艺术节(Europalia)框架内举办的,如这张档案照片所示,获得了巨大成功。

1980年整个秋天,参观者接踵而至,观看这位大师的作品。

“[……]皇宫广场上,车海茫茫;法国人、荷兰人、外省人一拨接着一拨[……]。他们奔跑、穿插、叫喊,费尽气力才能排进缓慢地进入美术宫入口的队伍。[……]天气温和,这是勃鲁盖尔展的最后时刻。我也加入人潮之中。就像其他人一样,我也稍微推搡!一位肥胖的女士,穿着打扮像是退休小学老师,轻蔑地把我往后推。她的包里伸出一把折叠伞,她就是用这把伞——我相信是故意的!——把我推向旁边。“真乱!”她又开始推另一个人[……]”

柯莱特•贝尔托,《勃鲁盖尔展的最后时刻》,载于1980年11月21日《自由比利时报》

为何1980年之后就再也没有在这位大师的故乡组织一场关于他的大型专题展览呢?

有两个原因:保险费太高,然而,尤其是因为作品本身太脆弱。
如同当时通常做法,勃鲁盖尔作品大多数是木板(一般是橡木)油画,对温度或湿度的细微变化都十分敏感。因此难以组织这位弗拉芒画家的作品巡展。

1969年,比利时皇家美术博物馆在画家逝世400周年之际举办的“勃鲁盖尔和他的世界”展览时便试图解决这个问题。

“显然,出于安全原因,脆弱而散布于各地的作品是无法运输的,本展览旨在通过展示与原作相同大小的黑白照片,第一次将勃鲁盖尔的全部画作聚集于一家虚拟博物馆。”

摘自:菲利普•罗伯茨-琼斯,《勃鲁盖尔和他的世界》,布鲁塞尔,MRBAB,1969年。

“勃鲁盖尔和他的世界”展后半个世纪,这些问题仍然存在。技术手段则发生了巨大变化。

多亏2013年启动的并得到科学研究基金资助的研究项目(FRESH),比利时皇家美术博物馆得以继续进行这个已经成为当前博物馆学趋势的思考。
如何继续传播一项文化遗产以及围绕着它的全部知识,而不将作品置于危险之中?

如何让技术服务于艺术(而非相反),以便我们可以在比利时皇家美术博物馆重建这座“虚拟博物馆”并向勃鲁盖尔的天赋致敬?

比利时皇家美术博物馆馆长米歇尔•德拉克向我们说明为什么选择通过技术手段来展示彼得•勃鲁盖尔的作品。

前所未有的技术性计划
第2章:Engie与谷歌文化学院的支持

勃鲁盖尔 /未曾见过的名作/ 计划旨在让全世界的公众发现老彼得•勃鲁盖尔作品隐藏的秘密。虽然画家及其画作在全世界都很有名,他的每幅作品都包括许多熟悉的或未知的人物,细节化的场景,还有历史故事,它们本身也是有待揭示的名作。
投入到彼得•勃鲁盖尔的画作中,观画者将惊叹地发现这些意想不到的细节,它们是画家天赋的最美丽表现。

1. ENGIE

多亏Engie的支持,比利时皇家美术博物馆构思并实施了“勃鲁盖尔宝盒”这个前所未有的想法,这项艺术浸入计划。
博物馆其中一个展厅(完全用于该计划)中,安装了一套超性能投影系统。高清的浸入式视频投影在展厅的三面墙上和天花板上,以便让参观者沉浸在这位大师的作品中并发现其中的秘密。

这些浸入式投影将从作为2014年末某本著名科学出版物主题的《叛逆天使的堕落》(1562年)开始,依次展示我们收藏的名作。
经过这次数字科技体验之后,我们请参观者继续欣赏摆放在楼层间的这位大师的作品。由此,参观者将透过无可替代的体验——欣赏原作——沉浸在他的发现之中。

2.谷歌文化学院

谷歌文化学院的参与使得勃鲁盖尔宝盒可以在本博物馆和在线上有广泛的数字科技体验。
2011年起,谷歌文化学院便是本馆的合作伙伴,它已经将《叛逆天使的堕落》(1562年)制作成超高清数字化版本。

勃鲁盖尔逝世450周年(2019年)临近,本馆准备向公众开放勃鲁盖尔故居(艺术家定居布鲁塞尔期间或许在此生活)。在此愿景下,本馆借助了谷歌的专业技术,为这个新的文化场所设想数字解决方案。
勃鲁盖尔 /未曾见过的名作 /计划正是诞生于艺术与技术的交流之中。

比利时皇家美术博物馆馆长米歇尔•德拉克为我们介绍博物馆与谷歌文化学院结成的技术合作关系。

此后,本馆收藏的彼得•勃鲁盖尔作品全部借助Gigapixel技术,实现了数字化。

从此,这些作品可以在线上观看,并且有些细节是肉眼无法看到的。

这些图片由本馆及国际合作伙伴的图像资源组成和补全,使得参观者可以进行创新体验,透过主题展览,不仅丰富了参观者的路线,也丰富了浸入式投影的视觉现实性。
在智能手机、平板、电脑或互动平台上,这些工具邀请所有公众来本馆亲眼(再)发现作品,激发他们的兴趣。

国际范围内的计划
第3章:聚集美洲各大收藏

老勃鲁盖尔的画作只有约四十幅流传下来。这些作品散布于世界各地。
因此,勃鲁盖尔 /未曾见过的名作/ 计划负有一项国际使命:该计划旨在虚拟地聚集这位弗拉芒大师的已知保存画作,以举办一场向每个人开放的数字化回顾展。

多亏谷歌文化学院以及多家大型博物馆机构的参与,该计划聚集了这位大师四分之一的作品,于2016年朝着这个目标迈出了第一步。

作为该计划最重要的贡献者,持有一幅或多幅勃鲁盖尔画作的各家博物馆被邀请参加这项前所未有的计划,这标志着博物馆之间的新型科学合作伙伴关系。

鹿特丹博伊曼斯•范伯宁恩博物馆的藏品包括《巴别塔》(1568年左右),2014年起,这幅作品便有了Gigapixel版本。本平台上有这幅作品的虚拟展览。

《对无辜者的大屠杀》(1566年左右)在伦敦皇家收藏信托博物馆中展出。一个专用的虚拟展览已经产生。

勃鲁盖尔箴言(1559)和两只猴子(1562)是Staatliche Museen祖柏林收藏的油画馆的一部分,是在谷歌文化学院平台上的超高清已经上市,再加上专用于箴言虚拟展览(1559)。
这项工作也是在比利时美术皇家博物馆展出一种身临其境的视频的主题。

《施洗者圣约翰的讲道》(1566年)在布达佩斯美术博物馆展出。这幅作品在谷歌文化学院平台上有 Gigapixel 版本。有它的专题虚拟展览。
虚拟展览,并在比利时美术皇家博物馆展出一种身临其境的视频都致力于这项工作。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藏品包括《丰收》(1565年以后)。自2011年以来可在超高像素格式,这一块也增强了虚拟展览。

《三个士兵》(1568年)藏于纽约弗里克收藏。这幅作品已经有Gigapixel版本并且本平台上有它的专题虚拟展览。

《基督把商人逐出圣殿》(1569年以后)长期以来被认为是老彼得•勃鲁盖尔的作品。在它的专题虚拟展览中,哥本哈根国家美术馆阐述了专家们长期以来认为其中有这位弗拉芒大师印记的理由并且新近一项研究是如何质疑其中的相似性的。

结论
数字技术的出现改变了参观者与作品及博物馆的关系,标志着博物馆的进化环境发生了深刻变化。 虽然观看原作的体验完全不具有可替代性,然而,对于缓解古老艺术作品的脆弱性,这些变化提供了新的解决方案。它们是保存这种无法估价并且不可替代的遗产的一种方法,同时也是进行创新体验的方法。 尤其是,它们使得观众多元化,每个网民,包括最年轻的网民也可以接触艺术,从而使得人们重新思考文化教育权的概念。 每个人都可以在屏幕前,然后在本馆中,在作品前,惊叹于、受启发于并且享受于这位艺术家的天赋。 透过勃鲁盖尔/未曾见过的作品/计划,散布于欧洲及美洲二十多家收藏者的作品逐渐向全世界提供虚拟的或现实的创新体验。 比利时皇家美术博物馆及其合作伙伴们邀请您来参加历史上最伟大的画家之一的展览,探索这些作品及其秘密。 祝您参观愉快!
比利时皇家美术博物馆
故事鸣谢名单:

编辑
Jennifer Beauloye

科学指导
Jennifer Beauloye

致谢
Engie
Google Cultural Institute
Museum Boijmans van Beuningen, Rotterdam
Gemäldegalerie of the Staatliche Museen, Berlin
Szépmüvészeti Múzeum, Budapest
Statens Museum for Kunst, Copenhagen
The Royal Collection Trust, London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New York
The Frick Collection, New York
Michel Draguet, Véronique Bücken, Joost Vander Auwera, Laurent Germeau, Michèle Van Kalck, Pauline Vyncke, Lies van de Cappelle, Karine Lasaracina, Isabelle Vanhoonacker‎, Gladys Vercammen-Grandjean, Marianne Knop‎.

版权
© Royal Museums of Fine Arts of Belgium, Brussels
© Philippe Van Gelooven
© Christian Carez
© Courtesy Colette Bertot
© Ilan Weiss / Daniel piaggio
© Royal Museums of Fine Arts of Belgium, Brussels / photo : J. Geleyns / Ro scan
© KIK-IRPA, Brussels
© D-Sidegroup
© I Love light - Olivier Anbergen
© Museum Boijmans Van Beuningen and museum garden, studio Hans Wilschut
© Staatliche Museen zu Berlin / Achim Kleuker
©Museum of Fine Arts Budapest
© Magnus Kaslov/SMK
©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 The Frick Collection, New York, Fifth Avenue Garden and façade with magnolias in bloom / Photo: Michael Bodycomb
Royal Collection Trust / © Her Majesty Queen Elizabeth II 2016 - Peter Packer

所有参展内容的来源:
展出的故事有时可能由独立的第三方创作,并不完全代表以下提供这些内容的机构的观点。
使用 Google 进行翻译
首页
浏览作品
附近
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