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洗者圣约翰光临低地国家

Museum of Fine Arts, Budapest

《施洗者圣约翰的传道》(1566年)一幅关于信仰和跌倒的画

施洗者圣约翰,基督的使者,传道说:“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许多人听他传道。“那时 ,耶路撒冷和犹太全地,并约旦河一带地方的人,都出去到约翰那里,承认他们的罪,在约旦 河里受他的洗。”(马太福音,3:2-4)

宗教改革运动将施洗者圣约翰这个人物置于现实的中心。其继承者们——巡游传道人——被认 为是上帝的直接传话者,无须经过教士阶层的授权。这幅画创作于1566年,我们知道,正是在这一年,低地国家最频繁地举行非法的传道会(hagenpreken)。加尔文派、路德派和再洗礼派在西班牙天主教控制的城市附近举行露天集会,以听新教传道。

之前的画家更加喜欢全景风景或者“世界风景”高处的视点,相反,勃鲁盖尔采用了低处的视点 ,以便给观画者留下身为场景一部分的印象。观画者与聚集起来听传道的人群建立了一种密切 的关系。勃鲁盖尔的作品中,这幅晚期绘画里,叙事与观画者之间的关系是最为亲密和直接的 。

现实主义且富于细节的风景既不像勃鲁盖尔生活的环境,也不像圣经中所描述的传道地点。

这 个场景完全是艺术家想象的结果,是1550年代上半期他从德国到西西里之旅的回响。

第一层次中的两棵树干……

第一层次中的两棵树干……

后面层次中的树林……

我们看到的河流……

还有呈对角线排列的人群……

这一切使得构图结构紧凑,却无损于现实主义和整体自发性的效果。

聚集起来听传道的人群由勃鲁盖尔的同时代人和同胞组成:

村民,农民,贵族,修士,士兵, 老少妇孺。

在低地国家和德国艺术中,将圣经场景搬到当代背景下是经常的事情。

在低地国家和德国艺术中,将圣经场景搬到当代背景下是经常的事情。

在低地国家和德国艺术中,将圣经场景搬到当代背景下是经常的事情。然而,勃鲁盖尔并不满足于以此强调福音的永恒真理,他还表达了对人性的判断:和过去一样,我们现在也不过是在经常跌倒的情况下聆听上帝的话语。

人群中,没有一个姿势、一个手势、一张脸或者一件衣服是重复的。表情:活泼、虔诚、入迷 或者无动于衷,都用个性化的方式描绘。勃鲁盖尔的艺术并不局限于复制模特或标准的人体比 例或者局限于使用规则,他并不拘泥于原型,因此,如同这幅画中,生活就在我们眼前展开,它的财富是取之不尽的。

第一层次和第二层次中的人物大部分背对观画者。这些不露脸的身影从最高点看来个个不同, 这个事实真切地证明了勃鲁盖尔的观察质量以及他使笔下人物栩栩如生的绘画天赋。

施洗者圣约翰旁边是基督,他两手交叉,与人群稍微分开,因为他的淡蓝色衣服而显眼。

传道 者指着人群中某个人,这个手势意思是:“我是用水施洗,但有一位站在你们中间,是你们不认识的,就是那在我以后来的,我给他解鞋带,也不配。”(约翰福音1:26-27)

施洗者圣约翰旁边是基督,他两手交叉,与人群稍微分开,因为他的淡蓝色衣服而显眼。

传道 者指着人群中某个人,这个手势意思是:“我是用水施洗,但有一位站在你们中间,是你们不 认识的,就是那在我以后来的,我给他解鞋带,也不配。”(约翰福音1:26-27)

传道者伸开的左手边,一个人沉醉于他的话语,几近狂热。他手托着头,张着嘴,闭着双眼。

一个穿着红色长袍、白色披巾,背靠着树的女人,睁大两眼看着传道者,显然十分激动。

或许 她感觉到传道者的话语激发了自己的意象?

三个大男孩爬上树听传道,整个场景就在他们眼底展开。

传道者身边许多脸庞表现出一种“神圣的单纯”或者一种近于幻觉的恍惚。

其他人物,虽然深深地融入场景,却表现出审慎和理性。勃鲁盖尔同样敏锐地描绘了智力水平的千差万别。

第一层次中,右部,两个修士与人群保持距离,对传道发表评论,甚至怀有一定恶意的批判。

其中一位戴着顶帽子,长长的帽尖摆在背后。他的腰带上别着一个墨斗。他的灰色大衣绣有T 型十字,这意味着他是圣安东尼修会成员。

两个修士旁边,一个衣着贫穷的小女孩拿着一只大 鸟,这只鸟从她的大衣下露出来。

那个衣着颜色鲜艳,两手交叉于背后,举止轻松的年轻男子经常被许多评论家误认为是一个扎 着马尾辫的中国人,尽管他的佩剑清楚表明他是士兵。这个时期有许多描绘这种打扮的雇佣兵 的例子;马尾辫事实上是他的柱形尖顶头盔的带子。

那个衣着颜色鲜艳,两手交叉于背后,举止轻松的年轻男子经常被许多评论家误认为是一个扎 着马尾辫的中国人,尽管他的佩剑清楚表明他是士兵。这个时期有许多描绘这种打扮的雇佣兵 的例子;马尾辫事实上是他的柱形尖顶头盔的带子。

Many examples from the period depict such mercenaries in similarly elaborate garments, and the ponytail actually is the untied band of his helmet.

一个随军食品女贩坐在大树干旁。她穿着美丽的红褶裙,背着一个包和一个金属餐盘。
她和她的同伴们向临时军营供应食品。

在她上面,可以看到一个男人的侧脸,他稍微抬头,双手合着 。从他的头巾看来,他是穆斯林。

施洗者圣约翰身边的人群中,另一个戴着头巾的人物在认真听着传道。

一个士兵,看起来对传道漫不经心,半身藏在树后,看着画外。

他蓄着胡子,穿着绛红色长裤 。或许他在保护这次临时集会,远远地盯着任何可能怀有恶意的人。

这幅画最重要的细节之一是,第一层次中间,有人在看手相。一个贵族,从他的黑衣白领来看,或许是西班牙人,他背对着传道者,将手伸给一个披着条纹毯的吉普赛男子看。
这个吉普赛男子的妻子戴着顶黄色大帽子,穿着有黄色图案的紫色裙子。

她的孩子赤裸着,在啃面包。

看手相是被一切基督教团体弃绝的,因为它意味着否认神的旨意是不可探测的。

坐在吉普赛女人与在树后看着观画者的士兵之间的那个男人一定是朝圣者,他中断旅行,来听 传道并加强自己的信仰。他的长棍,饰有贝壳图案的帽子,还有帮助他抵御风寒的厚衣服,是 朝圣者的特有装备。

穿着黄色大衣,戴着折叠便帽的男子头上有两处细节,应当注意。披着白色面纱的女子和褐色 头发的男子就是耶稣受难场景画中的玛丽以及搀扶她的传福音者圣约翰。

他们身后,一个老年男子在救助一个张着嘴,大力喘气,看似癫痫发作的人。

就在施洗者圣约翰身后的那群人,从他们的外表和姿势来看,像是使徒,他们很可能是已经 受洗的门徒 。

右部,地平线上,有一条蜿蜒曲折的河流。河边有一座山丘,一座教堂,以及加强防御的城市 。

半岛上,有些难以辨认的小身影,他们在等待受洗,以遵照基督的榜样。

画的右部,有一小群人,他们是听众的一部分,但离人群有些远,他们在小坡上,就像是在剧 院的包厢里。

一位勃鲁盖尔专家认为,从中可以认出艺术家本人以及他的妻子和岳母。勃鲁盖尔或许就是那个露出侧脸,蓄着长胡子的男子,他妻子或许就是坐在他前面那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女人。

然而,这个说法未能得到确定的证明。

画的右部,有一小群人,他们是听众的一部分,但离人群有些远,他们在小坡上,就像是在剧 院的包厢里。

一位勃鲁盖尔专家认为,从中可以认出艺术家本人以及他的妻子和岳母。勃鲁盖尔或许就是那个露出侧脸,蓄着长胡子的男子,他妻子或许就是坐在他前面那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女人。

然而,这个说法未能得到确定的证明。

Museum of Fine Arts, Budapest
故事鸣谢名单:

老彼得·勃鲁盖尔

《施洗者圣约翰的传道》(1566年)

木板油画,95 x 160.5 cm

布达佩斯,美术博物馆

Vilmos Tátrai

所有参展内容的来源:
展出的故事有时可能由独立的第三方创作,并不完全代表以下提供这些内容的机构的观点。
使用 Google 进行翻译
首页
浏览作品
附近
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