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8年 - 1997年

約翰沃斯特廣場未審即拘事件

South African History Archive (SAHA)

「... 做為種族隔離時代的標誌性建築,這裡見證了安全警察監控下曾經的種種殘酷暴行...」
前受拘者芭芭拉·霍根 (BARBARA HOGAN)
沙佩維爾大屠殺 (Sharpeville Massacre),1960 年 3 月 21 日
沙佩維爾大屠殺 (Sharpeville Massacre),1960 年 3 月 21 日

1960 至 1990 年間,歷任的南非國民黨政權都濫用未審先拘留的手段,在實施種族政策的南非打壓政治異端,抑制暴動與反抗勢力的成長。

在 1960 年沙佩維爾大屠殺之後,非洲人國民大會 (ANC) 和泛非大會 (PAC) 的活動隨即受到禁止,政府宣布部分地區進入緊急狀態,總理漢德理克·維沃德 (Hendrik Verwoerd) 指派巴爾薩澤·約翰·沃斯特 (Balthazar John Vorster,Johannes 為南非荷蘭文,語意同 John) 擔任司法部長。

巴爾薩澤·約翰·沃斯特屬於國民黨右派,是白人民族主義的死忠擁護者,日後更繼任維沃德成為南非總理。當時他曾表示:

「... 無論在任何情況下,法律與秩序絕對不能崩潰。」

國家緊急狀態持續五個月下來,造成超過 11500 人遭到拘禁。沃斯特迅速強化了南非的安全政策,對於所有反抗行徑採取近乎「零容忍」的手段,並賦予南非保安警察隊 (Security Branch) 強大的執勤權限。

南非保安警察隊成立於 1940 年代末期,最初是為專責監控當時仍為合法的南非共產黨 (SACP) 所有活動而設置。由於二次大戰以來反共情緒高漲,因此保安警察隊被賦予密切監視共產主義者、黑人民族主義者與所謂「激進組織」的任務。

在 B·J·沃斯特的容許下,保安警察隊逐漸成為一支「瘋狂武力」,全國無不聞之色變。

1961 年 8 月《星期日時報》(Sunday Times) 的剪報,其中詳細敘述了 B·J·沃斯特的掌權經過

「也許各位議員不需要我的提醒,不過美國知名法學家魏摩爾 (John Henry Wigmore) 曾經問道:

『為何會突然特別關注罪犯?』

但我的問題是:

『為何會突然特別關注南非的共產人士?』」

                                - B·J·沃斯特於 1962 年致南非國會
反種族隔離運動人士兼政治家海倫·蘇茲曼 (HELEN SUZMAN) 對 B·J·沃斯特的看法
一般法律修正案,1963 年
恐怖主義法第六節第 83 條,1967 年

政府除了持續頒布各種迫使反種族隔離人士消音的法律,也採取未審先拘留的手段執行訊問及懲罰,將反對派人士與黨內和選民隔離。

「未審先拘留」最早的法源是 1953 年的《公共安全法》中,是為因應逐漸增加的抗爭與反對行動 (例如「不服從運動 (Defiance Campaign)」) 所制定。

依照 1961 年的《一般法律修正案》規定,在非緊急狀態下,未審先拘留的期限可達 12 天。但隨著非洲人國民大會和泛非大會的武裝運動進入高潮階段,1963 年政府再次將拘留期限延長為 90 天;政府稍後又將未審先拘留期限修正為 180 天。

最後,隨著 1967 年《恐怖主義法》的強勢登場,執法單位得基於訊問之目的施行無限期拘留。

法官可單獨探訪受拘者,但受拘者沒有出庭受審的權利且無法與法定代理人會面。

人權律師喬治·彼索斯 (GEORGE BIZOS) 談論保安警察隊在 B·J·沃斯特執政下發生的恐怖變化

「約翰·沃斯特廣場 (John Vorster Square) 是最恐怖的刑訊室」    

                                        - 前受拘者佳齊·瑟羅克 (JAKI SEROKE)
約翰尼斯堡中央派出所 (Johannesburg Central Police Station) 的囚房

40 多年以前,在 1968 年 8 月一個寒冷的日子,南非總理巴爾薩澤·約翰·沃斯特為約翰·沃斯特廣場 (John Vorster Square) 拘留所正式開幕。這棟低矮的藍色建築可俯瞰約翰尼斯堡市中心高速公路;其中容納了所有警政體系的主要部門,因此沃斯特稱之為「最先進」的現代派出所,並以這間嶄新的建築能成為非洲最大派出所感到自豪。

也許這棟建築以沃斯特為名正是恰到好處,沃斯特身為南非前司法部長,為了壓迫反對種族隔離的異議份子,安排制定了許多惡厲的安全法規,同時也賦予南非保安警察隊 (SAP) 令人畏懼的執勤權限。

約翰·沃斯特廣場很快就以殘暴與酷刑惡名遠播,成為 1970 到 1980 年代威特沃特斯蘭德地區的拘留與審訊重地。

在 1970 到 1990 年間,共有 8 名受拘者在約翰·沃斯特廣場喪命。

1968 年 B·J·沃斯特於約翰·沃斯特廣場開幕時發表演說 (由 SABC 提供)
約翰·沃斯特廣場興建中,1968 年

1964 年,約翰尼斯堡委員街 1 號 (No. 1 Commissioner Street) 的新建築工程展開。這棟建築由 Harris, Fels, Janks and Nussbaum 公司聯手設計,為的是取代馬歇爾廣場 (Marshall Square) 派出所,解決保安警察隊拘留及審訊空間日漸不足的問題。

過去的保安警察隊辦公室位於這棟新警政總部的 9 樓和 10 樓,其中 10 樓只能從與 9 樓相通的一層電梯出入。10 樓很快便聲名狼藉,不知有多少名政治犯曾被押解上最後一層階梯來到這裡,經歷慘無人道的刑求。

受拘者的囚房位於低樓層,專為隔離監禁所設,牆壁漆成深灰色,地板是黑色,一角放置泡綿床墊,另一角則設有馬桶。窗戶和欄杆皆安裝一層厚玻璃,高高的天花板中央,是一顆永遠不會關閉的燈泡。對於上百名曾拘禁於這些囚房的反種族隔離運動人士而言,約翰·沃斯特廣場代表著無盡的地獄。

從約翰尼斯堡中央派出所 10 樓所看見的景象

「我當時被關在樓上一間囚房,那裡裝設了厚厚的防彈玻璃,讓人根本無從反抗。另一面欄杆上也裝有同樣的玻璃,因此每間囚房都是孤立的,關在裡面常會感到自己瘋了,一切想法都被消磨殆盡... 最後與囚房的氣味融為一體...」

                                                                                                                                           - 1981 年受拘者加布·恩格文亞 (JABU NGWENYA)
約翰·沃斯特廣場大堂中的 B·J·沃斯特半身銅像,此為 SAP 雜誌 1977 年 3 月號封面

「保安警察是一群沒有靈魂的冷血之徒」

                                                - 前受拘者摩利非·菲托 (MOLEFE PHETO)
約翰·沃斯特廣場的保安警察在工作結束後到俱樂部應酬 (日期不詳)
前保安警察保羅·伊拉斯模斯 (PAUL ERASMUS)

「參加革命戰爭比對付一般罪犯困難多了,在戰場上必須謹記,自己隨時都會面對最優秀的戰士,向前猛攻的敵人盡是一流好手,因此要讓動作比這些人都快一步。

如今回想,實在發生許多憾事。如果我的對手回顧,想必也會因為一些警察因炸彈波及而死,或在家裡受到攻擊死去而感到遺憾。然而,這都是因為雙方有各自的立場,才會帶來這樣的結果… 警察必須維護共和國內的安全,所以有時我們也非常掙扎。」

                                                                                                                       - 前保安警察漢尼·海曼斯 (HENNIE HEYMANS)

自 1960 年代起,保安警察隊全員必須參與專門課程,接受酷刑手法的特別訓練。

保安警察隊以極端暴虐無道、喪盡天良的刑訊手段惡名遠播,在約翰·沃斯特廣場尤為如此。

所有受拷問的當事人從一開始就被剝奪睡眠,由一組質問人員全天候訊問,使其完全喪失自主性。

前保安警察保羅·伊拉斯模斯坐在約翰·沃斯特廣場 9 樓的辦公桌後 (日期不詳)
記者詹姆士·桑德斯 (JAMES SANDERS) 敘述種族隔離年代的保安武力

「如同柯慈 (Coetzee) 將軍所言,我們是一群誤解了整件事情的傻瓜。將軍是無罪的,他當時只說:「將這些人從社會永久驅逐...」,並不是要我們按照字面的意思做。

但如您所見,我們是如此愚蠢,我想基層員警或資產階級都誤解了這句話,結果恣意妄行令人無法想像的大規模殺掠,並且深信我們可以逍遙法外,因此事情就這麼發生了。」

                                                                           - 前保安警察保羅·伊拉斯模斯
受拘者伊麗莎白·弗洛伊德教授 (Dr. Elizabeth Floyd) 談保安警察。

他從九樓墜下

他上吊自殺

他在盥洗時踩到肥皂滑倒

他從九樓墜下

他在盥洗時上吊自殺

他從九樓墜下

他從九樓吊下

他盥洗時在九樓滑倒

他滑倒時從肥皂墜下

他從九樓吊下

他滑倒時在九樓盥洗

他盥洗時從肥皂吊下

                                                                                                                                                      克里斯·范維克 (Chris van Wyk)《拘留》(In detention)

阿默德·提莫 (AHMED TIMOL) - 卒於 1971 年 10 月 27 日

截至 1971 年,全南非監獄已有 21 人在拘留期間死亡。

10 月 27 日,一名 30 歲教師阿默德·提莫從約翰·沃斯特廣場墜落身亡的事件,讓約翰·沃斯特廣場為這個數字再添一筆。提莫是後來遭禁的南非共產黨當中的一員,他因攜帶禁止出版物在警方設的路障遭到逮捕。

警方宣稱經過正式驗屍,確認提莫的死因是自殺,然而根據國家病理學者強納生·葛拉克曼 (Jonathan Gluckman) 醫師的研判,發現提莫身上有多處因生前遭毆打而留下的痕跡。

保安警察常跟受拘者說「印度人不會飛」,並將約翰·沃斯特廣場暱稱為「提莫高地」。

阿默德的家人希望牽涉提莫死亡事件的警察能夠出席真相及調解委員會 (TRC) 的聽證會,說明提莫的真正死因,結果他們並未出席。

司法部關於提莫死因聽證會的報告
1996 年 4 月 30 日哈娃·提莫 (Hawa Timol) 在調查違反人權的真相及調解委員會 (TRC) 上針對其子阿默德·提莫所發表的證詞 (由 SABC 提供)
阿默德·提莫的相片 (來自 ANC 紀念海報)
受拘者康提勒·耐克 (KANTILAL NAIK) 教授,拘留期間為 1971 年 10 月至 1972 年 2 月
耐克在拘留時期利用廁所衛生紙,所繪出的其中一位審訊者
耐克在拘留期間慘遭「直昇機療法」酷刑對待

儘管我已流亡海外,仍無法抹去記憶中那棟藍色建築物的形象。我忘不了那棟建築的藍、它的結構與外觀

... 迴廊的灰色地板光滑發亮,散發著金屬光澤… 房門開關的匡啷聲響… 保安警察的腳步聲混合鑰匙的清脆聲響傳入耳際,每次聽到鑰匙聲就會開始猜想,他們究竟會打開哪一扇門,會來我的囚房嗎?

                                                    - 1975 年受拘者摩利非·菲托
1975 年受拘者摩利非·菲托
約翰尼斯堡中央派出所 9 樓入口
索維托起義 (Soweto Uprising),1976 年 6 月 16 日

1976 年 6 月索維托起義 (Soweto Uprising) 後,警察未審先拘留的權利擴增。

由於《內部安全修正案》通過,執勤單位在未獲法官授權的情況下,即可無限期拘留嫌疑人士。

「他們帶來一台發電機並要求我脫光衣服,我說自己不會配合他們的酷刑,如果要我脫光受刑,就得先把我弄昏... 最後他們沒有辦法,於是開始拿有鋼條的椅子揍我。

他們不斷毆打我,讓我的鼻子和嘴巴流滿鮮血,所以我把血吐到他們身上,好讓他們更生氣。

我的策略是這樣的,他們只要一生氣就不能再理性思考,表現審訊者應有的專業。而且被激怒後就會開始不擇手段,直到把我揍個半死為止。」

                                                                                                                                  - 1976 年受拘者史威林西瑪·希尚 (ZWELINZIMA SIZANE)
1976 年受拘者史威林西瑪·希尚
約翰尼斯堡中央派出所頂樓全景
1976 年受拘者喬依斯·狄帕里 (JOYCE DIPALE)

「約翰·沃斯特廣場... 四、五個男人矇住我的眼睛,然後對我施行電擊,我不懂為什麼要承受這一切… 我感到憤怒、視線受阻、遭受折磨、胸部被玩弄,依然不明白他們究竟為什麼要這麼做?... 為什麼要折磨我?總之,那是一段哀傷的過往… 我憤怒至極,不懂為何要被折磨,所以保持沉默。就算被強暴或如何,我再也不在乎,唯有沉默。」

                                                                                         - 1976 年受拘者喬依斯·狄帕里
克里夫·范登堡 (Clive van den Berg) 根據在喬依斯·狄帕里的敘述,描繪她在拘留期間所遭受的折磨

「我被拘留在樓上 30 天,其中有 25 天日夜都站在那裡,再 3 天後他們才放過我,讓我回到囚房。如果舊地重訪,我大概會想起那些個苦澀的夜晚,警察的拳頭就如暴雨侵襲一般落在身上。」

                                                                         - 1976 年受拘者山凱·莫迪戈特拉 (TSANKIE MODIAKGOTLA)
1976 年受拘者山凱·莫迪戈特拉
約翰尼斯堡中央派出所 9 樓迴廊的景象

「... 回憶一生少數靈魂受到啟發的時刻,有一些正是在這裡發生的,比如初次審訊後一個人關在囚房時正是如此... 還記得沿著那些綠色的牆壁繞行時,我的內心深刻感受到我們終將贏得勝利。

毫無疑問,他們可能會殺了我、不擇手段折磨我,但是我們絕對能贏得這場奮戰。這個巨大的信念強烈驅使我走過這一切…」

                                                                                    - 1976 年受拘者賽德理克·麥森 (CEDRIC MAYSON)

威林頓·沙昔班 (WELLINGTON TSHAZIBANE) - 卒於 1976 年 12 月 11 日

因涉嫌共謀 1976 年 12 月 7 日約翰尼斯堡卡爾頓中心 (Carlton Centre) 的爆炸案而遭逮捕。

威林頓·沙昔班是牛津大學工程科學系的畢業生,12 月 11 日他被發現吊死在約翰·沃斯特廣場的 311 囚房中。

與先前提莫死亡時如出一轍,這份正式死因調查報告認為警方並無不當刑求,因此未獲起訴。

威林頓·沙昔班在 1976 年 12 月 10 日對保安警察提出的聲明

艾蒙·瑪雷里 (ELMON MALELE) - 卒於 1977 年 1 月 20 日

艾蒙·瑪雷里在 1977 年 1 月 10 日遭到逮捕,1 月 20 日因腦出血逝世於約翰尼斯堡普林塞斯療養院 (Princess Nursing Home)。據傳,瑪雷里是因為連續站立 6 小時 (站刑) 後失去平衡撞到桌角,才送至普林塞斯療養院。

雖然警方的疏忽和暴力對待幾乎可以肯定是造成瑪雷里致死的原因,但又一次未獲起訴。驗屍結果判定瑪雷里為自然死亡。

艾蒙·瑪雷里據稱是在這間辦公室失去平衡,相片由保安警察提供
相片中標出馬貝蘭的跳樓位置和墜落地點
相片中疑似是馬貝蘭在椅子上留下的腳印

馬修·馬貝蘭 (MATTHEWS MABELANE) - 卒於 1977 年 2 月 15 日

艾蒙·瑪雷里因腦出血逝世後不到一個月,馬修·莫卓·馬貝蘭 (Matthews Mojo Mabelane) 從約翰·沃斯特廣場 10 樓墜落身亡。之前警方懷疑他是要前往波札那接受軍事訓練而將他逮捕。

警方後來宣稱馬貝蘭是自己爬出窗戶,不慎失去平衡才會墜落到下方車輛。

馬貝蘭是在南非監獄死亡的第 39 人。

相片中是馬貝蘭墜落時所壓到的車輛
相片中標出疑似是馬貝蘭用來爬至窗台上的椅子

「我的表兄弟馬修·瑪瓦里·馬貝蘭 (Matthew Marwale Mabelane) 於 1977 年 2 月死於約翰·沃斯特廣場警察總部人員之手,警方宣稱馬修是從惡名昭彰的 10 樓跳下當場死亡。由於這個從 10 樓跳下的說法顯然絕非真實,我們想知道為什麼兇手仍不出面為他們的所作所為道歉。此等暴行加害者所耍弄的手段實在令人氣憤,這些兇手只有在身分曝光後才會立即現身供述,否則便一概保持沉默。

難道他們當真以為受害者會忘記他們所施加的折磨?還是他們認為人們現在仍會害怕他們,談論他們的罪行會和過去一樣招致災禍?馬修的家庭親族對於行兇者保持沉默十分不以為然。時間不多了,快讓他們出來說清楚。我們也想看看他們,是否也長得人模人樣,是否也有家庭、小孩、親人與朋友。」

                                                                - K.C. 馬貝蘭先生在 1998 年 9 月 10 日於真相及調解委員會 (TRC) 和解紀錄留下的文字

「每個在約翰·沃斯特廣場工作的人都一樣。

他們是怎樣的人呢?他們公事公辦、意圖簡單,就是要不斷恐嚇、折磨及刑求我們。

我們被迫向他們供出事實,說明是誰煽動我們、給予我們指示,以及非洲人國民大會中的哪些人授意我們這麼做,如果我們不從就會遭到毒打及威脅。

                                                                       - 1977 年受拘者潘妮洛普·貝比·多雅 (PENELOPE 'BABY' TWAYA)
1977 年受拘者潘妮洛普·貝比·多雅

「在那個邪惡的地方,人們經歷了許多恐怖的遭遇... 那裡是保安警察的中樞,也是酷刑折磨的場所。那裡沒有任何慈悲,只有一堆心理變態的玩弄消遣。

                                                                                     - 1981 年受拘者芭芭拉·霍根 (BARBARA HOGAN)

「聆聽鴿子在窗台上發出的咕咕聲,令人感到心平氣和... 我們會試著貼近任何能讓人感到生命躍動的聲音,藉此奮力活著。」

                                                                                     - 1981 年受拘者芭芭拉·霍根 (BARBARA HOGAN)
約翰尼斯堡中央派出所外聚集的鴿群
1981 年受拘者芭芭拉·霍根
奈爾·阿吉特 (Neil Aggett) 死亡時囚房中內容物的清單 (南非荷蘭文)

奈爾·阿吉特 - 卒於 1982 年 2 月 5 日

奈爾·阿吉特醫師支持工人的權利,是非洲食品與罐頭業工人工會 (African Food and Canning Workers' Union) 的領袖。他曾主導抵制 Fattis 和 Monis 的產品,藉此向雇主表明工人的權利屬於工會。政府認為阿吉特組織工人的號召力會成為威脅,因此聲稱他是共產主義者。

1981 年大規模逮捕工會領袖的行動後,阿吉特於 3 月 25 日凌晨被發現吊死在自己的囚室,凶器則是友人所織的圍巾。這一次,阿吉特拘留期間死亡的真相得以攤在陽光下。因為在這備受矚目的訴訟案件中,喬治·彼索斯掲露阿吉特死前的週末曾歷經 80 小時的刑訊,導致他情緒崩潰。然而,由於警方宣稱阿吉特本身早已具有自殺傾向,因此警方再一次成功脫罪

受拘者監察員在 1982 年 1 月 25 日完成及簽署,提交給司法部長的奈爾·阿吉特個人報告,時間為阿吉特死亡前兩週內。
受拘者父母聲援委員會 (DPSC) 對於奈爾·阿吉特醫師於拘留期間死亡所發表的聲明

「這就像一場遊戲,遊戲規則由他們決定,我們只能盡力試著打破或延伸這些規則,但顯然不管是我們或律師都毫無辦法。後來當我們聽說其他人也有類似的處境,便開始彼此接觸,看看我們可以做些什麼。

我們很快就發現,確實有我們能做的:我們可以對他們施加壓力。這就是我們所開始的遊戲。」

                                   - 馬克斯·柯曼與奧黛莉·柯曼 (Max & Audrey Coleman),前受拘者基斯·柯曼 (Keith Coleman) 的父母暨 DPSC 創始成員
前受拘者加布·恩格文亞說明拘留於約翰·沃斯特廣場期間是如何與其他囚室通訊
前受拘者加布·恩格文亞談論在約翰·沃斯特廣場所遭受的刑訊與折磨

恩斯特·莫亞比·狄帕里 (ERNEST MOABI DIPALE) - 卒於 1982 年 8 月 8 日

出身政治活躍家庭的恩斯特·狄帕里與阿吉特同樣在 1981 年 11 月遭到逮捕及拘留。

他曾在對法官的供述中,控訴自己遭受毆打及電擊酷刑。不過他的控訴沒有回音,他本人在三個半月後獲釋。

1982 年 8 月 5 日,狄帕里再次遭到拘留,地點位於約翰·沃斯特廣場。

奈爾·阿吉特死亡 5 個月後,恩斯特·狄帕里被發現用一塊撕成條狀的毯子,吊死在自己的囚室中。

狄帕里死時只有 21 歲,死前曾遭嚴重毆打與虐待,也曾受過電擊。

法官寫給司法部長,關於狄帕里的信件

AC/2001/279 - 摘錄自狄帕里綁架事件證人布塔納·阿蒙德·諾佛米拉 (Butana Almond Nofomela) 向真相及調查委員會所屬之特赦委員會提出的證詞

「證人證實曾受到揚·柯慈 (Jan Coetzee) 上尉和庫茲·貝木蘭 (Koos Vermeulen) 中尉的指示,前往莫亞比·狄帕里的家中綁架他以便進行審訊。證人行動時由喬·馬馬塞拉 (Joe Mamasela) 擔任支援,目的是取得下一次行動目標:莫亞比·狄帕里之姊的資訊。

證人與喬·馬馬塞拉前往莫亞比·狄帕里在索韋托的住家詢問他是否在家。一名少女雖回答不在,但他們進入屋內時,兩人發現莫亞比·狄帕里藏身在衣櫃後方。馬馬塞拉以莫亞比·狄帕里欠錢為由,強行將他帶走。

他們將人帶到魯德普特 (Roodepoort) 與揚·柯慈和貝木蘭會合,隨後前往濟勒斯特 (Zeerust) 附近的一間農場。他們在那裡訊問莫亞比·狄帕里,要他供出姊姊喬依斯·狄帕里的下落。審訊過程中,莫亞比·狄帕里曾受到諾佛米拉、馬馬塞拉和貝木蘭的毆打,甚至失去意識。古洛貝勒 (Grobbelaar) 和柯慈並未參與毆打。證人不確定是否取得任何資訊,讓他們事後得以在波札那攻擊喬依斯·狄帕里。

一行人隨後返回福拉克普拉斯 (Vlakplaas),證人對於莫亞比·狄帕里之後發生的事情並不知情,不知其是否受到拘禁或已獲釋。委員會判定符合赦免要求,並且赦免諾佛米拉於 1981 年 10 月綁架及毆打莫亞比·狄帕里所衍生的一切罪行。」

1983 年受拘者凱瑟琳·韓特 (CATHERINE HUNTER)

「我認為『看守者』都受到嚴格指示。他們順從、冷酷,不做任何多餘行為,每天的例行公事就是送食物。

他們不會與人眼神接觸。我想他們也發現有個白人女人是『恐怖份子』很奇怪,因為看守者裡面就有許多會說南非荷蘭語的白人婦女,所以我大概不符合他們對『恐怖份子』的刻板印象。」

                                          - 1983 年受拘者凱瑟琳·韓特
凱瑟琳遭到拘留時以綠色墨水畫出的監獄囚室
1987 年受拘者佳齊·瑟羅克 (JAKI SEROKE)

「對於高道德標準的堅持,是支撐我們活下去的唯一力量。我們是為自由民主而戰,所以可以理直氣壯告訴自己:『不管發生什麼事,至少我的理念是正確的。』我相信這樣的救贖恩典勝過一切。」

                                                                                                                                              - 1987 年受拘者佳齊·瑟羅克

史丹薩·波帕琵 (STANZA BOPAPE) - 卒於 1988 年 6 月 5 日

經歷多次電擊酷刑後,社會運動者史丹薩·波帕琵因「意外」心臟病發過世。有鑒於又一人在拘留期間死亡會引發大眾對警方更強烈的負面觀感,警方遂聲稱波帕琵事實上脫逃了。

然而,在 1997 年的真相及調解委員會聽證會上,警方終於鬆口承認波帕琵死於拘留期間,且遺體已扔入莫三比克邊境的科馬提河 (Nkomati River)。

史丹薩·波帕琵的遺體至今仍未尋獲。

1990 年 1 月 30 日 - 克萊頓·希塞里 (CLAYTON SITHOLE ) 在拘留期間死亡

就在尼爾森·曼德拉 (Nelson Mandela) 從獄中獲釋兩天前,20 歲青年克萊頓·希塞里被發現吊死在囚房中。

據傳,希塞里在自殺前曾提供警方對溫妮·曼德拉 (Winnie Mandela) 與其女辛希 (Zinzi) 施加犯罪行為的確切證據。事實上,希塞里是尼爾森·曼德拉一名孫子的父親。

自尼爾森·曼德拉於 1990 獲釋後,該國的安全法產生了重大變化。

立法單位將「未審先拘」的做法從法律條文中移除。1991 年保安警察隊實質解散,連同刑事偵緝部 (Criminal Investigation Division) 一起併入「犯罪防治與調查」單位 (Crime Combating and Investigation)。1995 年,政府成立南非警務處 (South African Police Service)。

75 名於拘留期間死亡的受害者,皆已在真相及調解委員會的報告中正式記錄。雖然虐囚的罪證確鑿,卻沒有任何員警需為受拘者死亡事件負責。

「過去涉及那些事情的相關人士,如今不僅需背負罪惡感與責任,更面臨公眾形象受創的處境。因此他們紛紛轉向尋求前受拘者的聲援,畢竟只有前受拘者才知道以前發生過什麼。

這實在很有意思,加害者現在得依賴受害人證明其過去的行徑。我想受拘者比外界更清楚那裡面所發生的真相,瞭解那場戰鬥及其鋒利的刃口…」

              - 1981 年至 1992 年前受拘者伊麗莎白·弗洛依德教授,奈爾·阿吉特的女友
1997 年約翰·沃斯特廣場更名儀式 (由 SABC 提供)

1997 年,B·J·沃斯特的半身銅像自惡名昭彰的約翰·沃斯特廣場大堂中移除。

該機構更名為約翰尼斯堡中央派出所,目前負責維護約翰尼斯堡的治安。

除了這些變動外,室內的灰暗色調與潮濕氣味仍和過去一致,被囚的魂魄也依舊徘徊其中。

... 這就是關於那場革命的記憶;如果記憶消失了,我們就無從向他人還原這個地方的樣貌... 因為這些事物在在證明他們對我們施加的傷害。更何況大多數人都曾深受這個系統的殘害,如果對這些事物避而不談,歷史將會有一塊巨大的殘缺...

                                                                                                                               - 1975 年受拘者摩利菲·菲托
2007 年約翰尼斯堡中央派出所入口
故事協力單位/參與人員

Curator — Catherine Kennedy (SAHA)
Archivist — Debora Matthews (SAHA)
Photographs — Craig Matthew (Doxa Productions)
Archival video footage — South Afric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SABC)
Background — This exhibit is based on the interactive DVD, 'Between life and death: stories from John Vorster Square', developed by Doxa Productions on behalf of SAHA in 2007, as part of the SAHA / Sunday Times Heritage Project, funded by the Atlantic Philanthropies. Please see DVD for full research and image credits. For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e SAHA / Sunday Times Heritage Project, please visit sthp.saha.org.za 

所有媒體協力單位/參與人員
在某些情況下,精選故事可能是由獨立的第三方製作,並不代表下列展覽機構的意見與觀點。
使用 Google 進行翻譯
首頁
探索
附近
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