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4年6月6日

诺曼底登陆日

Imperial War Museums

1944 年 6 月 6 日发生了史上规模最大的海陆空联合军事行动。代号为“霸王”的诺曼底登陆行动标志着盟军战役的开始,并最终于 1945 年 5 月在欧洲取得胜利。

盟军在 1940 年从敦刻尔克撤离后不久,就开始了解放西欧的准备工作。

到 1941 年底,英国已经与苏联和美国组成了对抗希特勒的“大同盟”。1943 年盟军首脑在德黑兰会面,共同拟定战略计划。

此展览展示了为确保“霸王”战事得以成功所作的规划,并披露诺曼底登陆当天发生的一系列事件。

登陆剑滩,摄于 1944 年 6 月 6 日

1943 年 11 月,盟军首脑在德黑兰会面,制定了战略计划。英国和美国同意在第二年春天发动跨渡英吉利海峡的攻势。自 1941 年 7 月以来,苏联一直强烈要求在欧洲西部开辟“第二战场”。

1943 年,“三巨头”齐聚德黑兰

1943 年 12 月成立了指挥小组,他们将负责为即将发起的大反攻规划和领导盟军陆海空部队。德怀特·D·艾森豪威尔将军被任命为盟军远征军的最高统帅。

行动日 (D-Day) 中的“D”只是代表“日”。军事计划中所用的术语 D 和 H 分别表示即将开始行动的日期和时刻,而具体的日期和时刻仍有待确认或密不可宣。

指挥团队,1944 年
德怀特·D·艾森豪威尔将军

空军上将亚瑟·泰德 (Arthur Tedder) 爵士出任副统帅。

海军上将伯特伦·拉姆齐 (Bertram Ramsay) 爵士被任命为盟军海军总司令。

弗雷德里克·摩根出任 (Frederick Morgan) 盟军最高统帅参谋长。

亚瑟·泰德爵士
伯特伦·拉姆齐爵士
弗雷德里克·摩根

伯纳德·蒙哥马利 (Bernard Montgomery) 将军作为 21 集团军总司令,在诺曼底的突击阶段负责指挥所有盟军地面部队。

空军上将特莱弗德·利·马洛里 (Trafford Leigh Mallory) 爵士出任盟军远征军的空军总司令。

伯纳德·蒙哥马利爵士
特莱弗德·利·马洛里爵士

诺曼底登陆行动的成功离不开精心的备战工作。在此期间,英国的工厂日以继夜地工作,生产部队进攻所需的大量武器、弹药和装备;同时,各种各样的专家也贡献了自己独特的技能和知识。

盟军收集了关于德军防御、地形和气候条件的周详信息。发明家和工程师设计了专用装备,帮助部队安全登陆诺曼底。

盟军还向德国人透露假情报,转移他们对真正进攻地点的注意力。

《为诺曼底登陆做准备》(Preparations for D-Day),理查德·尤里克 (Richard Eurich) 绘制
假登陆艇
英国皇家空军上校 J·M·斯塔格 (J M Stagg),首席气象官
联合作战领航组的一位成员所穿的防护服
英国皇家海军女子服务队 (WRNS) 在检查邮件,作者:托马斯·黑雷尔 (Thomas Hennell)

许多专用舰艇都是专门为诺曼底登陆研发的。除了坦克登陆艇外,还有微型突击登陆艇和大型登陆舰。

英国空军妇女辅助队 (WAAF) 成立于 1939 年 6 月,目的是减轻英国皇家空军的负担,让他们更充分地投入前线任务。到 1943 年,WAAF 已有 182,000 名成员。

坦克登陆艇
丘吉尔皇家工兵装甲车 (AVRE)
WAAF 成员在打包诺曼底登陆时所用的降落伞

盟军对于占领一座完好的港口并无十足把握,所以还另外规划了两座人工港口,一座在英国,另一座在美国。每座港口都由 400 个预制部件装配而成。

桑葚港的每个 部件都有指定的代号。码头顶(鲸鱼)及其沿岸道路 设于可调节支腿(土豆)上,因此可随潮水涨落而升降。 浸入式混凝土沉箱(凤凰)、浮动钢罐(低音大号)和 沉入封锁船(玉米芯)形成一个外部防御(醋栗),用于保护码头。

阿罗芒什的人工“桑葚港”
“桑葚港”部件的模型

从 1944 年 2 月起,盟军的轰炸机攻击了法国的公路和铁路网,目的是将攻击区域孤立起来,并防止德军增援部队和装备的快速转移。

为了掩盖诺曼底是攻击区域的真相,盟军对法国北部的其他许多目标也进行了攻击。在 6 月 5 日黄昏,英国皇家空军轰炸机开始在英吉利海峡上空投放大量代号为“窗户”的金属箔条,用于干扰德军的雷达。

在诺曼底登陆当天,盟军空军出动 14,000 多架次为登陆作战提供支援,几乎未受到纳粹空军的任何挑战。在 6月 6 日凌晨,三个盟军空降师通过降落伞和滑翔机空降,夺取并守住了攻击海滩的侧翼。

空军增援正在准备
金属箔条, 代号为“窗户”
攻击简报
S·R·维利亚 (S R Verrier) 私人文件

为了防御盟军可能对沿海地区发起的攻击,德军建立了称为“大西洋壁垒”的庞大防御工事,其中设有混凝土机枪碉堡、地堡和炮位。

1944 年初,陆军元帅埃尔温·隆美尔 (Erwin Rommel) 负责指挥从荷兰到卢瓦尔河的德军,进一步加强了防御,尤其是面对英吉利海峡的防区。

一个机枪碉堡,C·A·拉塞尔 (C A Russell) 拍摄
观察大西洋壁垒

截至 1944 年 5 月中旬,海滩上已埋设了约 650 万颗地雷并安置了 50 多万个障碍物。承担诺曼底地区防御任务的主要是德国第 716 步兵师,其中包括一些波兰和俄罗斯出生的应征士兵。

而在 1944 年 6 月 6 日,久经沙场的德国第 352 步兵师却在围绕着奥马哈海滩进行防入侵演练。

海滩防御
塞纳湾的地雷

“霸王”行动的海上力量由海军上将伯特伦·拉姆齐爵士指挥,代号为“海王星”行动。

到 1944 年 6 月,有近 7000 艘军舰、登陆艇和其他船只集结在英格兰南部港口。扫雷艇清出了横渡英吉利海峡的航路。在诺曼底登陆当天,盟军不断轰炸沿海防御工事,两支海军特遣舰队成功将两个英国陆军师、一个加拿大陆军师和两个美国陆军师运送到诺曼底海滩上登陆。

海军部队为陆军提供火力支援,并确保向滩头阵地源源不断地输送补给。许多登陆艇被击沉或损坏,但当夜幕降临时,盟军上岸的部队已超过 132,000 人。

由美国人解说的诺曼底登陆镜头重现

这份电报发自盟军海军总司令海军上将伯特伦·拉姆齐爵士,曾向即将出发参与抢滩登陆作战的所有部队宣读。

朱诺海滩由加拿大第 3 陆军师攻打。 这里有炮兵阵地和坚固障碍的严密防御。 波涛汹涌的海面延误了登陆时间。加拿大步兵登陆时 遭到德军炮火的猛烈轰击,首波进攻伤亡惨重。

来自海军上将伯特伦·拉姆齐爵士的电报
朱诺海滩上发放的通行证
加拿大军队在朱诺海滩
吉格海滩
美军在犹他海滩
中尉(鱼雷)军官 R 麦克纳布 (R MacNab) 写的信
英国军队 队列臂章
圣盖博市附近的内陆部队
黄金海滩的入口
由美国人解说的诺曼底登陆镜头重现
登陆剑滩
英国皇家海军贝尔法斯特号船员的制服
英国皇家海军贝尔法斯特号上二等水兵 A·琼斯 (A Jones) 写的信
英国皇家海军贝尔法斯特号向滨海韦尔的德军阵地开火
由美国人解说的诺曼底登陆镜头重现

率先登陆诺曼底的部队中的伤亡人员由随攻击部队登陆的军队医务人员照料。伤员稳定下来后,乘登陆舰横渡英吉利海峡返回。英国各地的军医院都随时准备着接收伤员。

夺取滩头阵地后,盟军在诺曼底建立了战地医院,同时也有妇女横渡英吉利海峡为伤员提供护理服务。

救护车 司机 M·E·利托博伊 (M E Littleboy) 女士的私人文件,她在诺曼底登陆期间驻扎在怀特岛
治疗受伤的士兵

登陆日午夜前,已有 75,000 人在黄金海滩、朱诺海滩和剑滩登陆,约 3,000 人战死、受伤或失踪。在犹他海滩登陆的有 23,250 人,伤亡不到 250 人。在奥马哈海滩登陆的 34,000 名美军遇到了德军最强的抵抗,伤亡人数约 2,000,在盟军诺曼底登陆的总伤亡中所占比例最高。

由美国人解说的诺曼底登陆镜头重现

盟军在 6 月 6 日的总伤亡约为 10,200 人。这一数字低于规划和指挥人员此前的预期,但是每一个逝去的生命对于其家人和战友而言都是令人悲伤的损失。

奥马哈海滩附近的美军公墓
故事鸣谢名单:

Project Lead — Carolyn Royston
Technical Manager — Jeremy Ottevanger
Exhibition Curator — Amanda Mason
Exhibition Content Developer — Jesse Alter

所有参展内容的来源:
展出的故事有时可能由独立的第三方创作,并不完全代表以下提供这些内容的机构的观点。
使用 Google 进行翻译
首页
浏览作品
附近
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