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auşescu and your wife, we don’t want you in Romania!"
  

尼古拉·壽西斯古 (Nicolae Ceaușescu) 與其妻埃列娜 (Elena) 於 12 月 22 日搭上直昇機逃離首都,並於中午 12 點左右抵達他們位於斯納哥夫 (Snagov) 的住所,隨後搭機前往特爾戈維什泰 (Târgoviște)。

在接近波提尼 (Boteni,位於布加勒斯特往特爾戈維什泰途中) 時,他們放棄了原本由軍方指示降落的直昇機 (下午 1:30 分)。 壽西斯古夫婦隨即搭上由秘密警察官員在路上攔停的平民汽車,抵達接近特爾戈維什泰的地方。

在天黑之前他們躲藏在森林中,然後前往已被革命陣營佔領的縣民兵組織總部。壽西斯古在此遭到革命部隊的逮捕及搜查。

大約下午 6 點,他們在軍隊和民兵的護送下轉往特爾戈維什泰的軍營 (部隊單位 UM 01378 和 UM 0147)。

羅馬尼亞民眾慶祝他們獲得自由的第一天

聽到革命陣營透過羅馬尼亞國營電視台宣佈壽西斯古被捕的消息後,人民舉國歡騰。

12 月 24 日上午,由伊利埃斯庫 (Ion Iliescu)、羅曼 (Petre Roman)、布魯坎 (Silviu Brucan) 和其他八位將軍召開了高級軍事委員會。當天晚上 8 點,伊利埃斯庫依照救國陣線委員會 (Council of the National Salvation Front) 的決議設置了特別軍事法庭,以針對壽西斯古和埃列娜進行緊急審判。

在晚上 9 點左右,伊利埃斯庫指派斯坦庫勒斯庫 (ictor Stănculescu) 將軍於次日在特爾戈維什泰的軍事總部 UM 01417 組成審判庭,而壽西斯古和埃列娜自 12 月 22 日起就被拘留於此。

在 12 月 25 日上午 5 點 30 分,壽西斯古由裝甲人員運輸車載往軍營的指揮所準備接受審判。他們在抵達時,史托坎 (Constantin Stoican) 中士讓引擎急速運轉而產生一陣煙霧以掩護他們一行人下車。

在經過醫師檢查之後,被告壽西斯古和埃列娜被帶往位於軍營的臨時法庭。

革命的結束

合議庭是由軍法官 Gică Popa 和 Ioan Nistor,以及受命草擬起訴書的 Dan Voinea 少校組成 (Emil Constantinescu、Păcatul Originar 的 sacrificiul fondator [原罪,建國犧牲], 第 1 冊第 353-354 頁)。

根據法庭記錄,被告辯護律師為 Nicolae Teodorescu 和 Lucescu Constantin。

由法官 Gică Popa 進行審判庭的第一段陳述,他告知被告該審判庭的特殊性質。

根據檢察官 Dan Voinea 少校草擬的起訴書,被告的罪名如下:

1. 集體屠殺,造成超過 60,000 名罹難者

2. 損害國家權益,策劃迫害人民及國家的武裝行動

3. 破壞公共資產,包括損毀及破壞建築物,以及在城市中引起爆炸等等

4. 破壞國家經濟

之後在布加勒斯特,伊利埃斯庫更針對特爾戈維什泰的審判再加上了第五項罪名。(Grigore Cartianu 的《Sfârşitul Ceauşeştilor》 [壽西斯古時代的結束],附錄第 478 頁)

最後,檢察官 Voinea 要求將被告以上述四項刑事罪名處以死刑。

反對壽西斯古的示威活動

在審判期間,壽西斯古不斷宣稱他只向國民議會 (Great National Assembly) 負責,並指控這場審判是一場騙局,他也不承認所有的罪名。

法官 Popa 回答道:「你這 25 年來所做的事才是騙局,這是你造成的騙局,而且你已將整個國家帶向瓦解的邊緣」。

即使他被指控一連串的罪名,壽西斯古仍然不斷宣稱這是一場由「叛國者」和「外國勢力」聯手發起的「政變」。

審判的最後部分聚焦在辯護律師 Nicolae Teodorescu 和 Constantin Lucescu 身上,但他們的舉動卻更像檢察官。

Nicolae Teodorescu 承認檢察官起訴壽西斯古的所有罪名,並要求將他的當事人判處死刑。

Constantin Lucescu 則表示,如果再容許壽西斯古發言就是「反對羅馬尼亞人民的罪行」。

1989 年 12 月 25 日上午,來自波提尼的八名傘兵搭乘兩架直昇機前去執行一場「零級任務」。

他們在不知情的情況下組成了由七名士官組成,並由 Ionel Boeru 上尉所帶領的一支全副武裝的行刑隊。這八名成員是從 50 名軍官中招募 20 名志願者,再從中挑選出來。

身兼行刑隊長的傘兵突擊隊長 Ionel Boeru 對於壽西斯古在受審前的情況描述如下:「我認不出來他是誰。他面如白紙、頭髮散亂,鬍子也沒刮。不過他擦了刮鬍後潤膚液,帶著好聞的味道。(...) (Grigore Cartianu 的《Sfârşitul Ceauşeştilor》[壽西斯古時代的結束])

下午 2 點 30 分,所有承審法官退到隔壁的房間中進行商議。十分鐘之後,合議庭法官再度進入庭中並由 Gică Popa 宣讀判決:

「本庭代表法律及全體人民,在秘密商議之後,一致同意將被告尼古拉·壽西斯古和埃列娜·壽西斯古處以死刑並將他們的財產全數充公...」

行刑

雖然埃列娜·壽西斯古提出抗議,他們仍被雙手反綁等待行刑。這對夫婦提出了兩項最後要求:他們希望能一起伏法,雙手也不能被綁。不過只有第一項要求獲得同意。隨後他們由四名傘兵帶至一處牆壁之前準備行刑。他們在下午 2 點 50 分遭到槍決。

Dorin Cârlan 中士是八名傘兵的其中一員,同時也是伴隨這名獨裁者走到牆邊準備執行槍決的四名隊員之一,回憶當時的情況說道:

「當時我就在壽西斯古身後約三呎的地方。當他看到我們朝著牆邊走去時,他意識到他再也無法逃脫。(...) 現在我回憶起當時的景象... 他就像是『一頭將死的鹿』一般。他流下了眼淚,甚至是淚流滿面,然後他開始喊道:『該死的叛徒!』這時我的同僚將他轉向前方,但他仍繼續咆哮:『該死的叛徒!羅馬尼亞社會主義共和國自由與獨立萬歲!歷史將會為我平反!』(...) 然後他唱起了國際歌的其中一段:『受人污辱咒罵的人民,站起來/天下飢寒的奴隸,站 ...』在還來不及唱出『起來』時,我們已將他送上西天。」(Grigore Cartianu 的《Sfârşitul Ceauşeştilor》[壽西斯古時代的結束],第 392-393 頁,摘自 2009 年 11 月 4 日 Dorin Cârlan 於布加勒斯特的訪談)

羅馬尼亞電視台於 25 日晚上正式宣佈這名獨裁者已遭到槍決。

壽西斯古的政權雖遭到推翻,但付出了龐大的代價:1142 人死亡、3138 人受傷。根據記錄,共計有超過 748 名殉難烈士子女成了孤兒。(資料來源:維基百科、《State Secretariat for Revolutionary Problems》以及羅馬尼亞政府的附屬機構。)

在經過幾場街頭暴動之後,基於對新世界的追求與渴望,整國家掀起一場心靈革命以及基本民主價值的重建。這場犧牲讓人民重新獲得表達想法、言論、信仰的自由,以及財產權和自由遷徙的權利。

示威者向廣場上的士兵獻花
故事協力單位/參與人員

Contributing editor  — Alina Conţeanu
Contributing editor  — Lina Vdovîi
Contributing editor  — Monica Paula Coman
Contributing editor  — George Gurescu
Archivist editor  — Mihai Ciobanu
16 mm film operator — Carmen Drăghici
Photo documentarist — Irina Bartolomeu
Photo and video editor — Silviu Panaite
Project coordinator — Dorian Stoica

所有媒體協力單位/參與人員
在某些情況下,精選故事可能是由獨立的第三方製作,並不代表下列展覽機構的意見與觀點。
使用 Google 進行翻譯
首頁
探索
附近
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