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佩维尔大屠杀

Africa Media Online

扭转种族隔离状况的非暴力运动于此开始。
故事取自《Drum》杂志于 1960 年 10 月发布的文章

曼格里撒·萨布科威 (Mangaliso Sobukwe) 在沙佩维尔事件发生前三天说:“这是非洲人民一直在等待的号令!它来了!1960 年 3 月 21 日(星期一),我们在国内发起了反对通行证法的运动,这次积极的运动起到了决定性作用。”南非从此进入其历史的新篇章。

三天后,泛非主义领袖开始了他们扭转种族隔离状况的非暴力运动。曼格里撒·萨布科威 (Mangaliso Sobukwe) 通过一封信向警务处处长明确指明了自己的意图:“我已经发出严格指示”,他说,“不仅要求我自己组织的成员,也要求所有非洲人民,永远不能因为任何人的煽动而采取暴力行动。”

同时,在指定的日期,即 3 月 21 日(星期一),数以千计的泛非主义者没有携带通行证来到警务处,要求被捕。他们的目的是展示有组织的非暴力运动的力量。他们想禁止规定带通行证的法律,以此作为到 1963 年实现非洲人“自由和独立”的长期运动的第一步。

警方被大量请求被捕的志愿者搞得措手不及。有些地方扣留了运动领袖,有些地方说服运动领袖回家。一切都按计划进行,在此之后,在沙佩维尔发生了惨案。

惨案即将发生前,一个撒拉逊人在人群中为非洲人诵经
数分钟后,一些人倒在了血泊中
人们哀悼死者
民众在枪声中惊慌奔跑
救助伤者
官方宣布,在警方对人群开火后,有 67 名非洲人死亡,186 人受伤。
虽然是 PAC 领导了反通行证法的运动,但是,ANC 的主席艾伯特·卢图利 (Albert Luthuli) 呼吁非洲人将 3 月 28 日定为哀悼日。PAC 领袖支持这一举措,非洲人响应一致。

在经历了民众抗议、沙佩维尔屠杀、20,000 人被拘留以及 156 天的噩梦之后,政府走完了国内历史的另一篇章。但是国内形势没有任何变化,种族隔离和白人统治依然盛行。

故事鸣谢名单:

Text — Drum Magazine / Baileys African History Archive and Africa Media Online
Photographic archive — Baileys African History Archive

所有参展内容的来源:
展出的故事有时可能由独立的第三方创作,并不完全代表以下提供这些内容的机构的观点。
使用 Google 进行翻译
首页
浏览作品
附近
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