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佩維爾事件 (Sharpeville Massacre)

Africa Media Online

非暴力的推翻種族隔離政策運動由此開始。
故事從 1960 年 10 月展開

「在 1960 年 3 月 21 日星期一,我們發起了一項明確且具決定性的活動,那就是反對在我們自己的國家實施通行證法 (Pass Law) 的政策,這是非洲人民一直在等待的一刻!」這是索布克惠 (Mangaliso Sobukwe) 在沙佩維爾事件發生的 3 天前所發表的演說。至此,南非已經揭開了歷史的新頁。

三天之後,泛非主義者領袖為了推翻種族隔離政策,開始一連串非暴力的活動。索布克惠 (Sobukwe) 在致警務處處長的一封信中,明確地表達了自己的立場:「除了我們自己的組織成員以外,這也是所有非洲人民最衷心的期盼,任何人都不應該受到挑撥,以暴力行動提出我們的訴求。」

在 3 月 21 日星期一當天,據警方表示,數以千計的泛非主義者因為沒有通行證向警方自首,要求警方進行逮捕。這麼做的目的,在於向世人證明有組織的非暴力行動的力量,並且希望能夠將無法使用通行證當做漫長的抗爭活動中的第一步,以期在 1963 年讓非洲走向「自由和獨立」的道路。

警方對於群眾自願要求逮捕的行為感到十分意外。在某些地方,警方將領導民眾拘禁起來,而其他地方的警方則要求他們儘快回家。大致來說,抗爭活動是依計劃進行的,但在沙佩維爾 (Sharpeville),事情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事件發生之前,一位薩拉遜人穿越一群集體呼喊的非洲人
數分鐘之後,其中一些人已經死亡
人們哀悼死者
因槍擊而恐慌的人群
幫助受傷的人
警方對群眾動武之後,官方宣稱造成 67 名非洲人罹難,186 人受傷。
反通行證活動雖然是由泛非主義者大會 (PAC) 率先發起,但號召非洲人將 3 月 28 日定為哀悼日的是非洲國民大會的艾伯特.魯特利 (Albert Luthuli) 酋長。泛非主義者大會的領袖們均贊成這項提議,同時也獲得全非洲人一致同意。

經過沙佩維爾屠殺事件、人們的抗議、超過 20,000 名民眾遭到拘禁、以及漫長的 156 天的痛苦日子之後,政府並沒有為我們國家的歷史寫下新頁;白人至上依然存在,種族隔離政策並沒有任何改變。

故事協力單位/參與人員

Text — Drum Magazine / Baileys African History Archive and Africa Media Online
Photographic archive — Baileys African History Archive

所有媒體協力單位/參與人員
在某些情況下,精選故事可能是由獨立的第三方製作,並不代表下列展覽機構的意見與觀點。
使用 Google 進行翻譯
首頁
探索
附近
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