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韦托暴动

Africa Media Online

我们的孩子丧失信心的一天

1976 年 6 月 16 日,大约 20,000 名来自约翰内斯堡索韦托各乡镇的学生从学校走上街头,抗议引进南非荷兰语作为当地学校的教学语言。南非荷兰语被很多人视为压迫者的语言。1974 年的南非荷兰语媒体法 (Afrikaans Medium Decree) 强制所有黑人学校同等使用南非荷兰语和英语作为教学语言。

6 月 16 日,学生聚集在奥兰多体育场中,参与由索韦托学生代表理事会 (SSRC) 行动委员会组织的抗议活动。这次抗议活动是以和平的形式进行的,在行动委员会强调纪律性后,许多教师也支持该活动。

示威游行开始后,参与的学生举着“打倒南非荷兰语”、“阿扎尼亚万岁”和“如果我们必须使用南非荷兰语,沃斯特必须使用祖鲁语”的标语。他们发现,他们的路线已被警方禁止。行动委员会领袖要求游行者不要去招惹警察,通过另外的路线继续游行,最终在奥兰多高中附近结束游行。

当警方放狗攻击游行者,游行者为自卫用石头将狗砸死之后,学生和警方之间的对峙一发不可收拾。警方随后开始向孩子开火。当天,超过 176 人死亡。抗议活动迅速蔓延到全国各地的乡镇。

赫克托·彼得森 (Hector Petersen) 的照片 (13),他是在索韦托起义中被种族隔离警察首批射杀的孩子之一,马布伊萨·马克胡波 (Mbuyisa Makhubo) 抱着他的这张图片成为当日的标志性图片。该图片由新闻摄影师山姆·尼兹玛 (Sam Nzima) 拍摄。
索韦托的赫克托·彼得森博物馆。索韦托暴动(也就是现在所称的索韦托起义)抗议南非内外的种族隔离。为纪念这一天,6 月 16 日被定为南非国家青年日。
故事鸣谢名单:

Photographic Archive — Baileys African History Archive
Photographer — Graeme Williams / South Photographs
Photographer — David Goldblatt / South Photographs
Photographer — Motlhalefi Mahlabe / South Photographs
Text — Baileys African History Archive and Africa Media Online

所有参展内容的来源:
展出的故事有时可能由独立的第三方创作,并不完全代表以下提供这些内容的机构的观点。
使用 Google 进行翻译
首页
浏览作品
附近
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