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維托起義 (Soweto Riots)

Africa Media Online

這一天,我們的下一代失去了信仰

1976 年 6 月 16 日,在約翰尼斯堡的小鎮索維托估計有約 20,000 名孩童從學校出發,走上街頭抗議將南非荷蘭語 (Afrikaans) 納入當地學校的教學語言。在當地,南非荷蘭語被許多人視為暴君的語言。1974 年實施的阿非利加語媒體法 (Afrikaans Medium Decree) 強制規定阿非利加語在全黑人學校授課中要達到50%的使用比例。

6 月 16 日當天,學生聚集在奧蘭多體育場 (Orlando Stadium),參與由索維托當地學生自治會 (Soweto Students’ Representative Council,SSRC) 行動委員會所發起的抗議活動。此次的活動以和平為訴求,在行動委員會強調以和平為準則之後,許多老師們也轉而支持這項抗議活動。

當遊行開始時,學生一邊遊行一邊高舉「我們不要南非荷蘭語 (Down with Afrikaans)」、「阿扎尼亞萬歲 (Viva Azania)」和「如果要我們學南非荷蘭語,那伏斯特 (Vorster) 也必須學祖魯語 (If we must do Afrikaans, Vorster must do Zulu)」等標語。不久,學生們發現警方阻撓他們的遊行路線,因此行動委員會的領袖要求遊行學生不要激怒警方,並改道繼續進行遊行,最後在靠近奧蘭多高中 (Orlando High School) 附近結束。

當警方在人群中放狗,而學生為求自保用石塊將狗擊斃時,衝突一發不可收拾。接著,警方開始向學生開火。當天有超過 176 人罹難。抗議活動也很快地在南非的所有鄉鎮中蔓延開來。

赫克托.彼得森 (Hector Petersen,13 歲) 的相片。他是在索維托起義事件中第一名遭到種族隔離的警方開槍射殺的孩童,也成為了這起事件當天的代表形象。這張相片由攝影師山姆.尼瑪 (Sam Nzima) 所拍攝。
索維托的赫克托.彼得森博物館 (Hector Pieterson Museum)。索維托起義,或索維托起義事件,是南非對於種族隔離所做的反抗最為世人知曉的事件。南非將 6 月 16 日訂為國際青年節 (National Youth Day) 以紀念這一天。
故事協力單位/參與人員

Photographic Archive — Baileys African History Archive
Photographer — Graeme Williams / South Photographs
Photographer — David Goldblatt / South Photographs
Photographer — Motlhalefi Mahlabe / South Photographs
Text — Baileys African History Archive and Africa Media Online

所有媒體協力單位/參與人員
在某些情況下,精選故事可能是由獨立的第三方製作,並不代表下列展覽機構的意見與觀點。
使用 Google 進行翻譯
首頁
探索
附近
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