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8年

 动荡的一年

Getty Images

雷哲·兰开斯特 (Reg Lancaster) 镜头下的巴黎暴动和布拉格之春
策展方:GETTY IMAGES

1968 是政治动乱和社会变革的一年,这一年世界各地都在进行争取公民自由和反对越南战争的示威活动。巴黎暴动和布拉格之春就是发生在这样一个争取政治民主和个人自由的全球性斗争背景中。

舰队街《每日快报》当时驻巴黎的专职摄影师雷哲·兰开斯特对两起事件均有报道。 法国首先是学生群体质疑现状、指责当局,其后认清现实的工人也加入到运动中。5 月,巴黎众多大学的学生发起了一系列罢课活动,且冲突不断升级,最终发展到街道上。

雷哲(Reg)的照片记录了暴动的发展,照片中反叛的示威者与防暴警察之间的紧张关系显而易见。

雷哲为《每日快报》工作了 44 年。在全盛时期,《每日快报》拥有可委派到世界各地的最大的专职摄影记者团队。雷哲是位全能摄影师,拍摄各种主题的照片,运动、名人无所不包,但无一例外都拥有捕捉细节的敏锐眼光。

准备向人群中发射催泪瓦斯的防暴警察的生动面孔。
满地都是凌乱的防暴碎片和飞弹。

左图,5 月 14 日。动荡的局面,面对警察的警惕人群似乎已准备好对抗。

一位摄影师正紧握相机移动。街上有一只匆忙中遗弃的鞋子。图片右下角,一位示威者正向我们跑来,手里紧握着类似砖头的东西。空气中四处弥漫着催泪瓦斯散发出的烟雾。

示威者们挽着手臂以示团结。
警察在第 5 区列队面向学生。
医生与警察抬着一名受伤男士。

左图,骚乱变得暴力,有些示威者已经躺在地上。卷入其中的摄影记者们逃到门口,但还有一位在拍摄举起警棍蜂拥向前的警察。

一名得到另一位学生帮助的伤者血迹斑斑的脸,他们身后的人群正用双手抱紧头部。

躲避在防暴盾牌后面的警察,正准备应对下一轮的冲突。
学生们挽着手臂与警察对峙,有许多示威者戴着头盔,作为自我保护的一种方式。
隐蔽的一名警察和一位摄影师,两者都配备各自职业所需的装备。
从警察线后方拍摄的照片提供了有趣的视角。
孤身一人的警察抛出一个催泪瓦斯罐,试图驱散人群。
防暴警察冲上前去,采取行动以清空街道上的示威者。
巴黎居民恢复日常生活事务,越过学生暴动之后街上遗留的碎石瓦砾。

同年 8 月,雷哲在捷克斯洛伐克拍摄布拉格中的危机。

“布拉格之春”一词是用来描述得众望的共产党领导人亚历山大·杜布切克尝试推广改革方案和放松审查的那段短暂的时期的。

虽然捷克斯洛伐克努力向苏联领导层表明无意退出华沙条约,但这个以使政府更加开明为初衷的举动还是被苏联视作威胁,并被下令进行武装干预。

左图,8 月 27 日。布拉格温塞斯拉斯广场中,学生们悬挂着印有 捷克斯洛伐克总书记亚历山大·杜布切克名字的横幅。

右侧是一幅流露感情的图片,含泪的人群手持鲜花聚集在布拉格对抗俄罗斯侵略者。

布拉格街道上的 T 55 俄罗斯坦克,因为苏联夺取了捷克斯洛伐克的政权。
学生们在检查坦克。
两个儿童在停放的坦克上玩耍。
放松的军队懒散地靠在他们的吉普车和坦克上,但其态度是戒备的。
士兵们加入了示威者行列。对士兵表情的近距离观察提供了一定程度的视觉亲近感,这一点在这一组照片中都有体现。
学生们焚烧俄罗斯报纸,进行和平反抗。
布拉格人民忙于自己的事,身后是虎视眈眈的坦克。
全神贯注听着收音机的人群,希望听到入侵的最新消息。
愤怒的捷克青年正在攻击一辆苏联坦克。
学生们在温塞斯拉斯广场分发地下文学 抗议苏联占领他们的国家
在一位战斗受害者的葬礼上,一个悲伤的女人位于这张阴沉黯淡的照片中心,放在她肩膀上表示安慰的那只苍白的手更添一份悲怆。
路障废墟。
温塞斯拉斯广场中的人群。
人群吹口哨抗议苏联侵占。
苏联军队穿过布拉格中心行进。
如山似海的人群挥舞着手臂,抗议苏联入侵。
故事鸣谢名单:

Curator - Archive Research Manager — Caroline Theakstone
Photographer - Reg Lancaster  Express Photos —

所有参展内容的来源:
展出的故事有时可能由独立的第三方创作,并不完全代表以下提供这些内容的机构的观点。
使用 Google 进行翻译
首页
浏览作品
附近
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