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8年

 動亂的一年

Getty Images

瑞格‧蘭開斯特 (Reg Lancaster) 鏡頭下的巴黎動亂 (Paris Riots) 和布拉格之春 (Prague Spring) 的照片
由華蓋創意 (Getty Images) 提供

1968 年是全球政治動盪和社會變革的一年,各地都爆發民權示威以及反越戰的抗議活動。在全球各國追求政治民主和個人自由的氛圍之下,終於引發了巴黎動亂和布拉格之春等政治事件。

艦隊街 (Fleet Street) 的攝影師瑞格‧蘭開斯特捕捉到這兩起事件的過程,他是每日快報 (Daily Express) 的攝影師,當時派駐在巴黎。

當時法國的學生團體挑戰現狀,並反對當時的制度,不久後,心灰意冷的工人也加入了這個行列。五月時,巴黎多所大學校內爆發了一連串的學生示威抗議活動,衝突不斷加劇,最後學生終於走上街頭。

瑞格的照片忠實記錄了暴動的過程,而反抗示威者和鎮暴警察之間劍拔弩張的緊張氣氛更是顯而易見。

瑞格在每日快報服務四十年,在全盛期,每日快報擁有最大的新聞攝影記者團隊,派駐在世界各地。瑞格是一位多才多藝的攝影師,其眼光銳利,講求細節,拍攝的題材從運動到慈善晚會無所不包。

鎮暴警察準備向人群投擲催淚瓦斯時的肅殺表情。
路上滿是暴動中民眾丟擲的碎片與投擲物。

左側照片攝於 5 月 14 日。保持警戒的群眾與警方對峙,情勢一觸即發。

一位攝影師邊跑邊抓著相機拍攝。街上有一隻民眾在匆忙中掉落的鞋子。照片右下角有位抗議者朝我們跑過來,手上緊握住像是磚塊的東西。催淚瓦斯讓整個空氣中煙霧迷漫。

抗議民眾彼此鉤住手臂以示團結。
警方排成一排面對第 5 區的示威學生。
醫務人員和警察揹著受傷的人。

左側,暴動演變成暴力事件,一些示威者倒臥在地面上。攝影記者快步追上在門口避難;而另一位攝影記者拍攝到警察揚起警棍向前聚集。

另一名學生幫助一名臉上血跡斑斑的傷者,而他身後群眾們緊握他們的手。

警方躲在防暴盾牌之後,為下一波的衝突做準備。
學生武裝起來避開警察,可以看到一些抗議者戴著頭盔作為保護。
一名警察和攝影師躲避起來,雙方各司其職。
從警方背後角度拍攝的相片,呈現暴動中有趣的視角。
一個落單的警察拋出催淚瓦斯彈,試圖驅散人群。
鎮暴警察衝鋒陷陣,因為他們身負清除街頭示威者的任務。
巴黎人恢復了日常生活,越過的學生騷亂後在街道上留下的瓦礫堆。

同年8月,瑞格在捷克斯洛伐克 (Czechoslovakia) 拍攝布拉格的危機

布拉格之春一詞是用來形容廣受歡迎的共產黨領導人亞歷山大杜布切克 (Alexander Dubcek) 推動改革運動及制度的鬆綁所引起的運動。

儘管努力安撫蘇聯領導層捷克斯洛伐克無意離開華沙公約組織,但蘇聯將政府更開明的態度視為威脅,下令必須進行武力干涉。

左側照片,攝於 8 月 27 日。學生在布拉格的瓦茨拉夫廣場 (Wenceslas Square) 舉起印有捷克斯洛伐克總書記, 亞歷山大杜布切克名字的旗幟。

右側照片是一幅令人動容的相片,含淚的群眾手捧鮮花聚集在布拉格,面對俄羅斯侵略者。

蘇聯在捷克斯洛伐克奪取政權,T 55 俄羅斯坦克在布拉格街頭。
查看坦克的學生。
兩個孩子在停放的坦克上玩。
部隊輕鬆地在吉普車和坦克上休息,但十分警覺。
士兵加入示威者。貼近觀察士兵的表情提供了一定程度的視覺親近感,讓他人取得共鳴。
學生在一場和平的抗爭活動中燒燬俄羅斯報紙。
布拉格的人們恢復日常生活,但坦克車四處可見,令人感到不安。
一群人全神貫注地聆聽收音機,希望能聽到有關入侵的最新消息。
憤怒的捷克青年攻擊蘇聯坦克。
學生在瓦茨拉夫廣場分送地下文學,抗議蘇聯佔領他們的國家。
抗爭受害者之一的葬禮。照片以一個悲傷的女人陰沉黑暗的形象為中心,她肩膀上蒼白的手更加深了悲愴的程度。
遺留下來的路障。
瓦茨拉夫廣場的人群。
人群鳴笛以抗議蘇聯佔領。
蘇聯軍隊行軍通過布拉格市中心。
群眾揮舞雙手,對於蘇聯入侵表達抗議。
故事協力單位/參與人員

Curator - Archive Research Manager — Caroline Theakstone
Photographer - Reg Lancaster  Express Photos —

所有媒體協力單位/參與人員
在某些情況下,精選故事可能是由獨立的第三方製作,並不代表下列展覽機構的意見與觀點。
使用 Google 進行翻譯
首頁
探索
附近
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