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爾森‧曼德拉退休

Nelson Mandela Centre of Memory

「我不再碰政治,我只是站在遠處觀望。當人們跑來問我:『這種情形下我們該怎麼辦?』我說:『別問我,去找當政者,我不再碰政治,我已經退休了。』」

尼爾森‧曼德拉在 1999 年退休後,致力於各種慈善工作。在他卸下總統職位後的短短幾個月內,就創辦了尼爾森‧曼德拉基金會 (NMF),這是一個非營利性的非政府組織 (NGO),兼任管理他總統任後辦公室。

NMF 總部

在 1994 年,他成立了尼爾森.曼德拉兒童基金會 (Nelson Mandela Children’s Fund) 的受贈機構,致力改善弱勢兒童的生活;在 2003 年,他成立了曼德拉羅兹基金會 (Mandela Rhodes Foundation),這是一個非政府組織,旨在藉由研究生獎學金計劃培育非洲的優秀領導。

NMF 負責所有尼爾森.曼德拉募集的資金 (但不涉及其他 2 個舊有組織的業務),專注的重點領域為教育 (從學校建設到研究南非郊區教育的特殊挑戰)、HIV/AIDS (從宣導工作到支援研究的募款) 以及「和平與和解」(從支持蒲隆地 (Burundi) 的和平過程到非洲民主的研究)。

在 2004 年,尼爾森.曼德拉宣布他將退出公眾生活,並開始將他卸任總統之後的辦公室改建為尼爾森.曼德拉回憶中心 (Nelson Mandela Centre of Memory)。整整六年之後,他才能完全退休,安享渴望的生活。

「我不想將等到 100 歲,還在試圖為複雜的國際問題尋找解決方法。」

不要打電話給我

尼爾森.曼德拉已經退休不只一次

他在 1999 年卸下南非總統一職,而且僅服務一個任期。

2004 年他即將邁入 86 歲高齡前,他發表了他有名的「正式隱退」的演說。從 6 月 1 日起,他的日記與活動都「大大地減少」。

他又說到:「我不是故意要遠離大眾,從今以後我希望是我主動打電話給你們,問你們是不是歡迎我參加,而不再是接到電話找我從事或參與活動。因此我懇求各位不要打電話給我。」

接下來的幾年內,尼爾森.曼德拉的職員時常需要提醒大眾,他已經正式退休,需要享有自己的空間。

珍貴紀錄片: 尼爾森.曼德拉在他的出生地姆非佐 (Mvezo) 歡度與眾不同的 87 歲生日,過程皆被拍攝留念。

他與妻子格拉薩‧馬謝爾 (Graca Machel),以及其他家庭成員,還有傑克斯‧吉爾威爾 (Jakes Gerwe) 教授,在東開普 (Eastern Cape) 的鄉間度過愉快的一天,一名工作人員將過程都錄影下來。 尼爾森.曼德拉悠閒地戴著一頂草帽,花很多時間親切地問候歡聚一堂的兒童,這些兒童從鄉間來為尼爾森.曼德拉致敬,因為尼爾森.曼德拉的緣故,世人得以在世界地圖上知曉姆非佐 (Mvezo) 這個地方。

「我將自己視為這個社會的年長人士、鄉村人口,同時也是關心我們國家孩童與青少年的一員;作為一位世界公民,只要我還有能力,就會持續不懈為人類更好的生活而努力...」

掌握在你的手中

在倫敦溫布利大球場 (Wembley Stadium) 舉辦呼籲釋放尼爾森.曼德拉音樂會的 20 年之後,他站在此城市的另一個舞台,請求新一代盡一己之力去幫助這個世界。

2008 年,在尼爾森.曼德拉 90 大壽的前 20 天,他提醒群眾,貧困、壓迫和疾病仍然在摧殘這個世界,他說:「我們還有很多工作要完成」。

「在經過 90 年的人生後,今晚我們可以說,是後輩肩負這擔子的時候了。現在擔子交到你們手上了。」

從那一刻起,「擔子交到你們手上」這個口號成為一種號召,呼求群眾接過尼爾森.曼德拉的指揮棒,盡自己的微薄之力讓世界變得更美好。

「在經過 90 年的人生後,今晚我們可以說,是後輩肩負這擔子的時候了。現在擔子交到你們手上了。」

與自己的對話

尼爾森.曼德拉希望年輕一代可以盡自己的力量來改善其他人的生活,而為了持續他的願景,從 2009 年他的生日那天起,尼爾森.曼德拉的生日被定為「尼爾森.曼德拉日」。幾個月後,聯合國也宣布 7 月 18 日為「尼爾森.曼德拉國際日」,鼓勵世界上所有的個人與團體在這一天為身邊的人做好事。

連續三天的曼德拉日圓滿舉行,現在的口號是「讓每天都是曼德拉日」。

尼爾森.曼德拉回憶中心 (Nelson Mandela Centre of Memory)

尼爾森.曼德拉基金會 (The Nelson Mandela Foundation) 是 1999 年曼德拉辭去南非總統之際,為他設立的辦公室。

基金會最初座落在曼德拉位於約翰尼斯堡的家,之後搬到附近的新大樓,於 2003 年 5 月 6 日正式開幕。

2004 年底之前,基金會轉型為紀念與對話中心 (Centre of Memory and Dialogue),專為尼爾森.曼德拉的生活和時代歸檔,藉由他的談話促進社會正義。

在 2004 年紀念與對話中心啟用時,他說:「我們希望中心致力於恢復強權鎮壓下的回憶與故事,這是正義的呼喚,也是本計畫的主要成因」

由於尼爾森.曼德拉在 2010 年底完全退休,尼爾森.曼德拉基金會已改為尼爾森.曼德拉回憶中心。

與自己的對話

尼爾森‧曼德拉退休後發表的第二本重要著作迅速成為國際暢銷書。

《與自己對話》(Conversations with Myself) 於 2010 年出版,是第一部以純文學角度探索這位公眾人物的作品,展現自由英雄背後的人格特質。

這本書是由尼爾森‧曼德拉回憶中心 (Nelson Mandela Centre of Memory) 的團隊,在歷史學家蒂姆‧庫岑斯 (Tim Couzens) 及尼爾森‧曼德拉的老戰友艾哈邁德‧卡特拉達 (Ahmed Kathrada) 的協助下,合力寫作而成。書中集結了來自曼德拉文史資料庫中的信件、日記、筆記和談話,忠實呈現尼爾森‧曼德拉的心聲。

就在本書於全球出版之前,艾哈邁德‧卡特拉達和尼爾森‧曼德拉的小女兒津齊‧曼德拉 (Zindzi Mandela) 還送給尼爾森‧曼德拉一份精裝本。這些重要時刻皆由尼爾森‧曼德拉回憶中心所拍攝下來。

尼爾森.曼德拉望著南非共產黨領導人布萊德‧恩齊曼迪 (Blade Nzimande) ,在古巴總統菲迪爾‧卡斯楚 (Fidel Castro) 面前掀起他的襯衫,秀出上面印有他和尼爾森.曼德拉面孔的 T 恤 - 2001 年 9 月 2 日

尼爾森.曼德拉與南非共產黨領導人布萊德‧恩齊曼迪,恩齊曼迪在古巴總統菲迪爾‧卡斯楚面前掀起他的上衣。
蒲隆地: 朱利葉斯‧尼雷爾導師 (Mwalimu Julius Nyerere) 於1999 年去世後,尼爾森.曼德拉同意接任他於蒲隆地和平使命中促進者的位置。

坦尚尼亞 (Tanzania) 前總統為各方所任命,在蒲隆地衝突中代表聯合國進行調解,自1996 年以來克盡職守。尼爾森.曼德拉的表現受到肯定。

尼爾森.曼德拉根據尼雷爾 (Nyerere) 的對話模式,促成 2000 年 8 月 28 日簽署了蒲隆地的「阿魯沙和平與和解協定 (Arusha Peace and Reconciliation Agreement)」。南非總統雅各‧祖瑪 (Jacob Zuma) 在 2001 年10月接手後,尼爾森.曼德拉仍繼續提供支持和建議。

2001 年 3 月,三個非洲國家的政府同意派遣維和部隊至蒲隆地。尼爾森.曼德拉先生寫信給聯合國秘書長科菲.安南 (Kofi Annan),表示儘管比利時已同意支付費用,但如果聯合國能夠負擔任何不足的部分,他將會非常感激。

他寫到談判桌上雖有進展,但殺戮仍在持續中:「我們已經安排 (南非、迦納及奈及利亞的) 部隊前往蒲隆地,讓無辜市民免於遭受屠殺。」

尼爾森.曼德拉或許…曾經是總統,也是強硬的戰術家,但他的幽默感也是相當出名。

活潑的舞蹈:致後來成為非洲國民大會 (African National Congress) 秘書長的卡萊馬‧莫特蘭蒂 (Kgalema Motlanthe) 一封幽默的信 (2002 年)

尼爾森‧曼德拉也許是一名自由鬥士、政治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前任總統,以及剛硬不撓的戰略家,但他的幽默感也是名聞遐邇。

他在 2002 年的年度假期中,花時間寫了一封幽默的信給同志。曼德拉先生寫信給前政治犯,後來擔任非洲國民大會 (African National Congress) 秘書長的卡萊馬.莫特蘭蒂 (Kgalema Motlanthe)。

他在觀看電視上非洲民族議會 90 週年慶祝活動時,看到該組織總部的「兩位知名重量級人物與群眾一同輕盈跳舞」。

「我確信任何目睹他們腳步之靈巧的人都會留下深刻印象。因為跟我們某些人一樣,人們會認為,基於尊嚴和慣例,他們應該移動得步履沈重才對。」

曼德拉先生本人在世界各地的集會舞台上的舞蹈也是赫赫有名的。

故事協力單位/參與人員

Photographer — Ardon Bar-Hama
Photographer — Matthew Willman
Photographer — Debbie Yazbek
Photographer — Benny Gool
Animation — Umlando WeZithombe
Research & Curation — Nelson Mandela Centre of Memory Staff

所有媒體協力單位/參與人員
在某些情況下,精選故事可能是由獨立的第三方製作,並不代表下列展覽機構的意見與觀點。
使用 Google 進行翻譯
首頁
探索
附近
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