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4年 - 1999年

尼尔逊·曼德拉总统生涯

Nelson Mandela Centre of Memory

“成为南非共和国首位民主选举的总统大大出乎我的意料。”

1991 年,纳尔逊·曼德拉 (Nelson Mandela) 成为南非非洲人国民大会 (ANC) 主席。他领导 ANC 与种族隔离国家和其他政治组织进行谈判,最终促成了 1994 年南非的首次民主选举。ANC 在选举中获胜,1994 年曼德拉 (Mandela) 成为首位通过民主选举产生的南非总统。从一开始,他就承诺只担任一届总统。1999 年,他从活跃的政坛退休下台。

1998 年 10 月 16 日,纳尔逊·曼德拉 (Nelson Mandela) 坐在他的办公桌前,用有力而果断的手拿起一张蓝色的信纸和他青睐的笔,用罗马数字记录了这个日子。随后写下了工作标题:“总统生涯”。在这下面他写下了“第一章”。他开始努力书写《漫漫自由路》(Long Walk to Freedom) 这一自传的续篇。

有时,他会在页面的顶部写上“稿本”(Draft) 这个词。在担任总统的最后一年,他要参加布隆迪谈判、处理当时的政治分歧、开展大量慈善工作以及接见络绎不绝的访客,这些都推迟了该书的进度。

他的顾问建议他找个专业的作家与其一起工作,但是他拒绝了。他非常在意此次写作,希望自己独自完成。他确实曾经有过一个研究助理,但是他渐渐厌烦了这种安排。这让他最终精疲力竭。

2010 年出版的《与自己对话》(Conversations with Myself) 一书中收录了续篇稿本的章节。2011 年出版的《曼德拉语录:授权语录》(Nelson Mandela By Himself: The Authorised Book of Quotations) 一书中引用了该稿本中的语录。

“我承诺,在我们这样一个国家,总统的生活方式绝不能与推选他掌权的广大群众截然不同。”

在他的自传的续篇稿本中,他写到了 1994 年国家的首次民主选举之后,他是如何“当选”总统的,他那时认为应该让比自己更年轻的人当选总统。

同等重要的是,在他任职总统之前,曼德拉 (Mandela) 先生决定只任职一届。这个由他单方作出的决定也最能印证他与其他非洲国家的领导人不同。

纳尔逊·曼德拉在他位于开普敦的办公室泰因海斯外与美国副总统阿尔·戈尔 (Al Gore) 开玩笑,南非副总统塔博·姆贝基 (Thabo Mbeki) 在旁。
日记:8 月 29 日
日记:12 月 11 日至 13 日

纳尔逊·曼德拉 (Nelson Mandela) 在自己总统办公台上的日记本上做笔记和记日记。他的个人助理负责记录他的活动,例如退伍军人的解放斗争聚会、墓碑揭幕、筹款茶会、政府工作及其他重要活动。

曼德拉 (Mandela) 先生主要用总统日记记录是否准备好参加会议,或记录各国会议员在代表大会上的发言。

在标有 1995 年 8 月 29 日的一页,同时也是写有艾滋病基金统计数据的一页,他写下了这样一段话:

“负责任的性教育计划正在学校和青年中心开展。200 辆“艾滋出租”正在豪登省 (Gauteng) 和夸祖鲁-纳塔尔省 (KwaZulu/Natal) 的路上行驶,其他各省也分别拥有 50 辆。”

在 1998 年 12 月 11 日到 13 日的日记中他写道,在南非的监狱中,一个人该如何违背自己的内心才能看到人们对彼此能够有多残酷。

纳尔逊·曼德拉与穆阿迈尔·卡扎菲上校 (Muamar Gadaffi) 和亚塞尔·阿拉法特 (Yasser Arafat) 等人会面。
健康状况:这是纳尔逊·曼德拉纪念中心收藏的一张打印单,其中有一段被划掉了,取而代之的是曼德拉的手写。

在任职南非总统期间,他从不避讳自己的健康状况。从早年的狱中生活开始,就有谣言说他的健康“日益恶化”。

任职总统后,他直面所有的健康问题,不管是发表新闻声明还是面对媒体都有医生在旁边,他从容面对这些挑战。

他甚至自己修改了有关自己健康状况的官方声明,并于 1990 年 2 月22 日发表。纳尔逊·曼德拉纪念中心 (Nelson Mandela Centre of Memory) 的档案中保留有被删改并加上了手写注释的机打便笺。

情人节:纳尔逊·曼德拉抽空给询问他是否庆祝情人节的年轻记者写信。

在任职南非总统后繁忙的工作之余,纳尔逊·曼德拉 (Nelson Mandela ) 还抽空给一名年轻的通讯记者写了一封信,回答他有关自己是否过情人节的问题。

他在 1995 年 2 月 13 日写的回信便条中承认对此事一点也不了解。他用信来解释自己的背景以及在从监狱获释以后才开始过情人节这一事实,那时他已 70 多岁。

纳尔逊·曼德拉开始对菲律宾进行国事访问(1997 年 3 月 1 日至 3 日)
故事鸣谢名单:

Photographer — Ardon Bar-Hama
Research & Curation — Nelson Mandela Centre of Memory Staff

所有参展内容的来源:
展出的故事有时可能由独立的第三方创作,并不完全代表以下提供这些内容的机构的观点。
使用 Google 进行翻译
首页
浏览作品
附近
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