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4年 - 1999年

尼爾森‧曼德拉總統任職期間

Nelson Mandela Centre of Memory

「成為第一屆南非共和國民選總統對我來說,並非我所期待的。」

尼爾森.曼德拉在 1991 年成為非洲國民大會 (ANC) 主席。他帶領 ANC 與種族隔離的國家和其他政治組織談判,持續到 1994 年南非的第一次民主選舉結束。ANC 在這次選舉中勝出,尼爾森.曼德拉在 1994 年 5 月成為南非第一位民選總統。打從一開始,他就堅持只擔任一個任期的總統。1999 年,他下台並從活躍的政治活動中退休。

1998 年 10 月 16 日,尼爾森.曼德拉坐在他的辦公桌,他拿起一張藍色的信紙,用堅定果決的手握住他最喜愛的筆,寫下羅馬數字的日期。他接著寫下他的工作標題:「總統任期」,下面他寫道:「第一章」。這是他撰寫自傳續集「漫漫自由路 (Long Walk to Freedom)」的開始。

他有時會在頁首寫上「草稿」。在總統任期的最後一年,布隆迪談判 (Burundi negotiations)、政治紛擾、慈善工作以及永無止盡的訪客,阻撓了他的自傳進度。

他的顧問建議他找一個專業作家,但他拒絕了。他很保護他的作品,因而想要自己做。有段時間他確實有個研究助理,但他對這樣的安排越來越不耐煩。最後,他簡直精疲力竭。

續集草稿中的章節收錄在 2010 年出版的《與我自己的對話 》( Conversations with Myself) 一書中,引言是尼爾森.曼德拉寫給自己的:於 2011 年出版的引用授權之書。

「我承諾,我們國家元首的生活方式,不應該和賦予他權力的普羅百姓截然不同。」

他的自傳續集草稿中寫道,1994 年的第一次民主選舉是如何把總統「強加」在他身上,而他相信應該由更年輕的人來擔任。

同樣值得注意的是,尼爾森.曼德拉在他任職總統前便決定只作一任總統。這是他迥異於其他非洲國家總統的眾多例子之一。

在開普敦泰因海斯 (Tuynhuys) 的辦公室外,尼爾森.曼德拉跟美國副總統高爾 (Al Gore) 開玩笑,旁邊是南非副總統姆貝基 (Thabo Mbeki)。
日記:8 月 29 日
日記:12 月 11 日至 13 日

尼爾森.曼德拉把總統辦公桌日記當作筆記本與日記,他的個人助理會在上面註記關於他的活動,例如:抗爭時期退伍軍人的宴會、喪禮、募款茶會、政府工作以及最重要的「休息時間」。

尼爾森.曼德拉的總統辦公桌日記,主要用來做筆記,諸如會議前的準備工作或是眾議院議員的各種意見。

在標示為 1995 年 8 月 29 日的頁面上 (同一頁是有關愛滋病 (HIV/AIDS) 基金統計資料),他寫下以下備註:

「學校與青少年中心執行負責任性行為計劃,豪登省 (Gauteng) 及夸祖盧/納塔爾 (KwaZulu/Natal) 省內有 200 輛「愛滋宣導」計程車,另有 50 輛在其他各省境內。」

在他 1988 年日記裡,12 月 11 日至 13 日的頁面上,他寫到一個人必須如何待在南非監獄裡,只為了目睹人們彼此殘忍相待。

尼爾森.曼德拉與其他人在會議上,其中包括格達費上校 (Colonel Muamar Gadaffi) 和亞西爾.阿拉法特 (Yasser Arafat)。
健康狀況:這份打字筆記中有一段被劃去,代以尼爾森‧曼德拉的親筆字跡。原稿目前存放在尼爾森‧曼德拉回憶中心。

南非總統尼爾森.曼德拉在他的任期內對他的健康從不隱瞞。早年他在監獄的時候,他就對「健康惡化」的傳言習以為常。

在總統任期,他勇敢面對所有健康問題,不管是發新聞稿,或與他的醫生一起出現在媒體面前,他都對這些挑戰持公開的態度。

1990 年 2 月 22 日他甚至自己編輯有關他健康的官方聲明。這份打字聲明中有一段被劃掉,取而代之的是他手中的另一份,目前這份聲明歸檔於尼爾森.曼德拉回憶中心。

情人節:尼爾森.曼德拉抽空寫信給年輕記者;這位記者先前曾詢問他對情人節的感想。

南非總統艱苦任期中,尼爾森.曼德拉抽空寫給一個問他是否關心情人節的年輕記者。

在 1995 年 2 月 13 日的回信中,他坦承不太知道情人節。他在信中解釋他的背景和實際情況,他從監獄中釋放之後,他才真正開始收到情人節錢幣,那時他已經 70 多歲了。

尼爾森.曼德拉開始對菲律賓的國事訪問 (1997 年 3 月 1 日至 3 日)
故事協力單位/參與人員

Photographer — Ardon Bar-Hama
Research & Curation — Nelson Mandela Centre of Memory Staff

所有媒體協力單位/參與人員
在某些情況下,精選故事可能是由獨立的第三方製作,並不代表下列展覽機構的意見與觀點。
使用 Google 進行翻譯
首頁
探索
附近
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