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0年 - 2010年

描写曼德拉的书籍

Nelson Mandela Centre of Memory

“我没有时间沉思。我喜欢读信和写信,它们占据了我所有的时间…”

多年来,纳尔逊·曼德拉 (Nelson Mandela) 收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数以千计的礼物、奖励和荣誉。他与自己的家人、朋友和慈善机构共同分享这一切。有大量收藏品捐献给了南非国家(1994-1999 的总统收藏)和纳尔逊·曼德拉纪念中心 (Nelson Mandela Centre of Memory)。曼德拉 (Mandela) 热爱阅读,他收到的礼物通常为书籍也就不足为奇了。

纪念中心礼物收藏中,有一部分是作家赠予他的书籍,这些书籍上都有作家的落款信息。

此处为部分书籍以及它们上面的题词。

《冰上灵魂》(Soul on Ice) 作者:爱尔德里奇·克里沃 (Eldridge Cleaver)
《冰上心灵》(SOUL ON ICE) 作者:埃尔德里奇·克利弗
《伯格的女儿》(Burger’s Daughter) 作者:纳丁·戈迪默 (Nadine Gordimer)
《一个世纪的英国黑新闻》(A Century of Black Journalism in Britain) 作者:莱昂内尔·莫里森 (Lionel Morrison)

“出狱后,我一直想重回监狱的一个原因就是现在很少有机会读书、思考和静静地反思了。”

马尔科姆·弗雷泽 (Malcom Fraser) 的《政坛回忆录》(THE POLITICAL MEMOIRS)
《保护人权和基本自由的公约》(CONVENTION FOR THE PROTECTION OF HUMAN RIGHTS AND FUNDAMENTAL FREEDOMS)

“当下一个悲哀的事实是很少有人读书了,尤其是年轻人。如果我们不找出创新的方法解决这一现实问题,我们的后代就会有失去历史的危险。”

《爱情》(Love),埃莉诺·巴特扎·西苏鲁 (Elinor Batezat Sisulu)
《回忆录》(MEMOIRS),作者:大卫·洛克菲勒 (David Rockefeller)
安迪戈·纳瑟·艾尔-贝德 (Atiq Nasser Al-Bader) 的《最亲爱的人》
《民主的重要性》(DEMOCRACY MATTERS),作者:康奈尔·韦斯特 (Cornel West)
《成为过去 - 回忆录》(INTO THE PAST - A MEMOIR),作者:菲利普·托比亚斯 (Phillip Tobias)
《拉吉夫》(RAJIV) 作者:索尼娅·甘地 (Sonia Gandhi)

纳尔逊·曼德拉博览群书。在学校时他就广泛地阅读,而在反种族隔离的斗争中,尤其是当他力求建立一支武装解放力量时,他竭尽所能地阅读关于世界各地武装斗争的书籍。在狱中,只要是能得到的书他都会去读。同时,他也是一个伟大的战略家,无论是作为在擂台上思考如何智取对手的年轻拳击手,还是作为棋手或政治活动家,他总是料敌机先。他经常谈到以非暴力作为一种策略,而不是作为一项原则。对此,他的重点是指俄罗斯军队的战略。

《战争与和平》(WAR AND PEACE)

罗本岛监狱的每个区都有一个图书馆。这些图书馆由囚犯管理,因此,虽然监察官千方百计地想确保囚犯不能接触到禁书,但还是有大量有趣的文学可以逃过他们的注意。纳尔逊·曼德拉的一位亲密同志艾哈迈德·凯特拉达 (Ahmed Kathrada) 在某段时期是 B 区的图书管理员,曼德拉先生和其他二十来个囚犯关押在该区。所以一有书进入图书馆,他们就可以阅读。只要提到“曼德拉”名字(诸如此类)的图书都不能进入图书馆。曼德拉先生在这里谈到了他在罗本岛上阅读过的一些图书。

《愤怒的葡萄》(GRAPES OF WRATH)

纳尔逊·曼德拉曾在狱中阅读过种族隔离领导人之一、南非总理约翰·福斯特 (John Vorster) 写的传记。有关该书的故事也反映了曼德拉先生性格的另一面 – 他总是尝试从形势或经验中“吸取营养”。人与事通常都具有好与坏这两面。他反对福斯特在 1966 年到 1978 年任南非总理期间的主张,但是在此对话中他又表示自己在福斯特身上发现了一些值得称赞的东西。

《约翰·沃斯特自传》(JOHN VORSTER BIOGRAPHY)

纳尔逊·曼德拉入狱后学习了压迫者的语言:南非荷兰语。他还研究了南非白人的历史以及他们的反英斗争。他读了一些南非白人作家的南非荷兰语著作,觉得受益匪浅。这其中的一位是南非首屈一指的作家柯内里斯·贾柯巴斯·兰根豪芬 (CJ Langenhoven),他也是种族隔离政权的国歌《南非的呐喊》的作者。兰根豪芬是南非国会成员,致力于使南非荷兰语成为南非的官方语言。当纳尔逊·曼德拉在监狱里时,南非官方语言只有英语和南非荷兰语;而当他成为南非总统后,他加入了 9 种非洲语言。

《朗根霍文》(LANGENHOVEN)
故事鸣谢名单:

Photographer — Ardon Bar-Hama
Photographer — Matthew Willman
Research & Curation — Nelson Mandela Centre of Memory Staff

所有参展内容的来源:
展出的故事有时可能由独立的第三方创作,并不完全代表以下提供这些内容的机构的观点。
使用 Google 进行翻译
首页
浏览作品
附近
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