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8年 - 1941年

尼尔逊·曼德拉早期生活

Nelson Mandela Centre of Memory

“...我曾经在草原上以小组的形式工作和玩耍过,这一经历让我很早就意识到了协作的概念。”

从 1918 年出生至 1941 年,纳尔逊·曼德拉 (Nelson Mandela) 一直生活在东开普省 (Eastern Cape) 的农村。作为腾布王朝 (Thembu) 酋长(传统领袖)的儿子,少年时代对他影响最深的就是腾布 (Thembu) 族的风俗和他在基督教会学校受到的教育。1939 年到 1941 年期间,他就读于福特哈尔大学(供南非黑人和来自其他非洲国家的黑人学生就读的高等学校),在这所学校里,他首次接触了非洲民族主义政治。1941 年,他离开东开普省 (Eastern Cape) 来到约翰内斯堡,在这里他更直接地体验了国家种族主义的现实,并进入南非非洲人国民大会开始从政。

这些是纳尔逊·曼德拉纪念中心最早的藏品。

在成年生活的大部分时间里,曼德拉一直在创造各种纪录,而且热衷于保持这些纪录。这就不难解释,为何他要收藏从 1929 年到 1934 年间他在卫理教会的会员卡了。

卫理公会教会卡

这些泛黄的小卡片是用他的母语(科萨语)写的,展示的是他们成为主日学校(循道卫理教会的儿童成员论坛)成员的日期。卡片上印着圣经的经文。

他在童年时去主日学校上学和他第一次去福特海尔大学上课时一样难忘,他也成为了主日学校的老师。

他于 1977 年 3 月 27 日在罗本岛 (Robben Island) 上给长女真希·曼德拉 (Maki Mandela) 的信中写道:

“您知道的,我是在循道卫理教会接受的洗礼,并在克拉克伯里的卫斯理学校、希尔德敦和福特哈尔接受的教育。我曾在韦斯里学校 (Wesley House) 待过。在福特哈尔我还成为了主日学校的老师。”

这张照片被视为纳尔逊·曼德拉拍摄得最早的照片,现在保留在纳尔逊·曼德拉纪念中心,是他在 1937 年和 1938 年间在希尔德顿卫理公会教会学院 (Wesleyan College of Healdtown) 学习时全班同学的合影。

早期照片

照片中间坐着的是女生宿舍管理员麦特·沃克曼 (Myrtle Workman) 女士和时任希尔德顿 (Healdtown) 校长的雷夫·亚瑟·惠灵顿 (Rev Arthur Wellington)。在曼德拉先生所有关于希尔德顿的回忆中,对雷夫·惠灵顿声称“我是惠灵顿公爵后代”的样子尤其清晰。在跟人们讲起他学生时代的趣事时,曼德拉先生常会忍不住大笑起来。

雷夫·惠灵顿右侧是雷夫·SM·莫基提米(Rev SM Mokitimi,兼任男生宿舍管理员),他右侧是一位名叫简·迈瑟拉 (Jane Methola) 的女生。雷夫·莫基提米身后则是一位名叫吉尔伯特·纳兹麦尼 (Gilbert Nzimeni) 的男生。

关于雷夫·SM·莫基提米,曼德拉先生还写道:“尊敬的莫基提米还有一件事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他敢于反抗雷夫·惠灵顿。”曼德拉说,亲眼见到那一幕后,他意识到“黑人不必天生就对白人卑躬屈膝,无论对方的地位有多高。”

“...我很早就离开父母四处游玩,并与其他男孩一块吃饭。在我的记忆中,我几乎没有自己一个人在家的时候。”

乡村童年: 这是 1970 年 8 月 1 日写给斯威士兰的道格拉斯·路何勒议员的一封信,他提到了自己的乡村童年。

当纳尔逊·曼德拉 (Nelson Mandela) 1964 年 6 月 13 日在罗本岛 (Robben Island) 开始执行终生监禁判决时,狱方只允许他每六个月收发一封 500 字的信件。信件是很珍贵的,这是与外界沟通并了解家庭状况的一种途径。

信件也是让人回忆起生活中的某个时刻并记录个人想法的媒介。信件也是一种冥想,一个人永远都不知道他的信能否可以安全地送达自己想要寄送的人手里。

传统与现代

纳尔逊·曼德拉 (Nelson Mandela) 讲述并写下了大量有关其背景和童年的故事:其中既有他听成年人讲述解决问题的内容又有他所生活的两个世界的内容。

档案展示的是曼德拉 (Mandela) 先生热忱关注传统和现代之间的紧张关系,以及他在从农村人变成现代人过程中总结出的观点。

同时,他也写作批评了那些使用他自己的文化习俗贬低其他人的文化习俗的人。他经常叮嘱,人要尊重传统,但不应让因传统而损害与其他传统的互动。

藏起来的枪

1941 年,为了逃离包办婚姻,纳尔逊·曼德拉 (Nelson Mandela) 及其堂兄弟朱斯提斯 (Justice) 离开他们位于大地方 (Great Place) 的家乡。最后,他们到达了位于约翰内斯堡的王冠煤矿 (Crown Mines)。他在门口要求自己一个名叫比奇莎 (Bikitsha) 的老乡帮自己抬手提箱。

煤矿保安对曼德拉 (Mandela) 先生进行过一次搜查,发现他手提箱中的一些衣服内藏着一把上膛的左轮手枪,这是曼德拉 (Mandela) 先生的父亲留给他的。

大约 30 到 40 年后,南非历史学教授查尔斯·范·昂赛雷恩 (Charles van Onselen) 在约翰内斯堡的一家书店浏览“中左”二手书时,他找到了埃迪·鲁 (Eddie Roux) 所著书《时间长于绳索:南非黑人的自由之争》(Time Longer Than Rope: The Black Man’s Struggle for Freedom in South Africa) 的副本。当时此书在南非是禁书。范·昂赛雷恩 (Van Onselen) 教授买下了那本书,并将其带回家。

让他吃惊的是,书中掉出了两个年轻人的照片,他立即就认出其中一人正是罗本岛 (Robben Island) 的服刑人员纳尔逊·曼德拉 (Nelson Mandela)。

后经曼德拉 (Mandela) 先生确认,得知照片中的另外一人是藏枪案中涉及的另外一人比奇莎 (Bikitsha)。

大学

纳尔逊·曼德拉 (Nelson Mandela) 于 1939 年进入福特哈尔大学学习,并于 1942 年毕业,获得学士学位。

他曾就读于约翰内斯堡的金山 (Witwatersrand) 大学,之后在他 1962 年被关押后,他开始攻读伦敦大学的学位。就在 1989 年他获释的前几个月,曼德拉 (Mandela) 终于毕业了(虽然缺席毕业典礼),荣获法学学士学位。

但是,福特哈尔的时光是最令他难忘的。在那里,他作为一个乡村年轻人获得了进入当时南非最著名的黑人教育机构学习的机会。

他知道,尽管在一个存在种族压迫的国家里黑人备受歧视,生活艰难,但在那里学习仍然有助于他成就自己的人生。但结果却令他很失望,他在自传原稿中也提到了这一点,所学的内容与南非局势并没有直接的联系。

离开家

或许父亲葛德拉·汉瑞·孟伐肯伊斯瓦 (Gadla Henry Mphakanyiswa) 的去世是纳尔逊·曼德拉 (Nelson Mandela) 这一生中最有决定意义的时刻之一,因为这意味着他必须要离开他深爱的母亲,并以摄政王儿子的名义搬去与摄政王共同生活。

他在皇家住所(姆克海凯泽韦尼 (Mqhekezweni) 的胜地)与琼金塔巴·达林岱波 (Jongintaba Dalindyebo) 及他的儿子朱斯提斯 (Justice) 的生活充满了特权和机遇。这意味着他可以上最好的学校,并能上大学。还意味着他可以在摄政王会见社区群众,听取他们讲述自己的问题时做一个旁听者,然后发表自己的见解。

这些经历对纳尔逊·曼德拉的成长之路有着巨大的影响。他未发表的自传手稿是以他父亲的死开头的。

纳尔逊·曼德拉在 16 岁的时候接受了传统的科萨成人礼。他在自己出生的河岸上和其他 25 位年轻人一起接受了称为“入门学校”的仪式。

入门是指离开家和其他年轻人生活在丛林中。他们会学到成人的建议和忠告,并接受割礼以便完成转变。

曼德拉先生在总统任期以及卸任后乐于向海外的男性访客详细地讲述割礼的痛苦,吓他们一跳。

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于罗本岛上写成的未发表自传手稿中,他也描述了类似的事情。

纳尔逊·罗利拉拉 (Nelson Rolihlahla) 由国王抚养长大,在他的父亲(即腾布王朝 (Thembu ) 国王的顾问)恩科西·孟伐肯伊斯瓦·曼德拉 (Nkosi Mphakanyiswa Mandela) 酋长去世之后,这个孩子就被送去位于姆克海凯泽韦尼 (Mqhekezweni) 的皇家宫殿。在那里,他由婴儿国王萨巴塔 (Sabata) 的摄政王教导和照顾。在这位摄政王眼中,年轻时的曼德拉 (Mandela) 享受到了优越的成长条件,并且接受了当时最好的教育。这位未来的领袖经常见到摄政王上朝和处理争端,并从中学会了对话技巧并养成了听完各方意见后再发表自己的观点的习惯。这些技巧都为多年后实现的伟大成就打下了基础。

由国王抚养

纳尔逊·曼德拉 (Nelson Mandela) 出生于牡韦佐 (Mvezo),这是东开普省 (Eastern Cape) 的一个村庄。纳尔逊·曼德拉 (Nelson Mandela) 是他父亲的第三任妻子的唯一一个儿子。纳尔逊·曼德拉 (Nelson Mandela) 在库努 (Qunu) 度过了早期的大部分童年时光,后来父亲去世之后,他搬到了姆克海凯泽韦尼 (Mqhekezweni)。1990 年他获释后,他在库努 (Qunu) 建造了自己的房子并经常回到库努 (Qunu)。成为自由人之后,他心中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拜访自己父母的安息之地库努 (Qunu)。1968 年,他的母亲去世,享年 70 岁左右。当时他还监禁在罗本岛 (Robben Island)。只要条件允许,他就会去拜访父母的坟墓。他的父亲是恩科西·孟伐肯伊斯瓦 (Nkosi Mphakanyiswa) 酋长,在曼德拉 (Mandela) 还是一个小男孩时就去世了。

回忆库努 (Qunu)

纳尔逊·曼德拉一直喜欢告诉别人科萨诗人玛哈依 (Mqhayi) 是如何闯进他年轻时的世界、摧毁神话并让他的眼光投向从未意识到的边界之外。曼德拉经常说起,玛哈依曾经访问希尔德顿这一循道宗寄宿制学校,而曼德拉在该校完成了自己的中学教育。他的报告让听众意识到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末由殖民人物亚瑟·惠灵顿统治的制度,这一制度本来没人会质疑 - 直到玛哈依走上台前,让全神贯注的听众意识到自己才是人民中最重要的部分。曼德拉先生最后解释道,他后来才意识到这是向部落制的倒退。

拜访诗人

在纳尔逊·曼德拉 (Nelson Mandela) 被福特海尔大学开除这一事件惹恼其他监护人(国王)以后,国王决定为他安排婚姻来解决问题。国王为他和朱斯提斯 (Justice)(他的堂兄弟,也就是国王的儿子)安排了以下计划:让他们都娶妻。正是国王这一单方决定使曼德拉 (Mandela) 远离农村,并快速融入约翰尼斯堡城市的工业化中。他在那里开始对政治产生兴趣,并走上了决定命运的道路,即推翻种族隔离制度。

包办婚姻
故事鸣谢名单:

Photographer — Ardon Bar Hama
Photographer — Matthew Willman
Reasearch & Curation — Nelson Mandela Centre of Memory Staff

所有参展内容的来源:
展出的故事有时可能由独立的第三方创作,并不完全代表以下提供这些内容的机构的观点。
使用 Google 进行翻译
首页
浏览作品
附近
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