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8年 - 1941年

尼爾森‧曼德拉早期生活

Nelson Mandela Centre of Memory

「我們在大草原裡團體工作與遊玩的經驗,讓我認識到早期集體合作的思想。」

尼爾森.曼德拉在 1918 年出生,住在東開普省 (Eastern Cape) 的農村直至 1941 年。他是坦布族 (Thembu) 酋長 (傳統領袖) 的兒子,年輕時深受坦布族的風俗傳統以及基督教教會學校的教育影響。1939 年至 1941 年間,他就讀於福特哈爾大學 (University of Fort Hare),該大學是提供給南非黑人 (或其他非洲國家的黑人學生) 就讀的高等教育學校。他在那裡第一次接觸到非洲民族主義的政治。1941年,他離開東開普省,前往約翰尼斯堡 (Johannesburg),更直接感受到國家種族歧視的事實,同時在這裡,從南非非洲人國民大會找到了自己政治的舞台。

這是尼爾森‧曼德拉回憶中心資料庫中最早的存檔。

在尼爾森‧曼德拉成年生活的大多時間裡,他一直勤於創造記錄並認真地加以收藏。這個習慣從他收藏自己在 1929 年至 1934 年間每年的衛理公會成員卡就可窺見。

循道會卡 (METHODIST CHURCH CARDS)

這些泛黃的小卡片以他的母語科薩語所寫成,上面標有主日學 (Sunday School) 教徒的加入日期。主日學是循道宗教徒 (Methodist) 小孩的教會。卡片上印有聖經節錄詩文。

孩童時參加主日學對尼爾森.曼德拉留下極深的影響,當他第一次在福特哈爾 (Fort Hare) 進大學時,他也成為了主日學老師。

1977 年 3 月 27 日從羅本島寫給他的長女瑪琪‧曼德拉 (Maki Mandela) 的信中,他說:

「你們都知道我是在循道宗教教堂內受洗,而受教育都是在衛理公會派 (Wesleyan) 的學校:克拉克伯理 (Clarkebury)、希爾德頓 (Healdtown) 及福特哈爾。我住在衛理的家 (Wesley House)。在福特哈爾時,我甚至成為主日學的老師。」

這張照片,被視為尼爾森.曼德拉最早拍攝的照片,現在保存於尼爾森.曼德拉回憶中心。照片中他與衛斯理學院 (Wesleyan College) 的希爾德頓 (Healdtown) 班級合照,他於 1937 年至 1938 年在此就讀。

早期照片

相片中央坐著的是女生宿舍主任梅特沃克蔓女士,及時任赫德頓 (Healdtown) 主任的亞瑟.威靈頓牧師 (Rev Arthur Wellington)。曼德拉先生對於威靈頓牧師有深刻的回憶,因為這位牧師宣稱自己是威靈頓公爵的後裔。曼德拉先生跟人聊到學生時代故事時,往往會爆笑出來。

威靈頓牧師右邊是莫奇提米牧師 (Rev SM Mokitimi,男生宿舍主任,並身兼其他職務),再右邊是學生珍.蔓索拉 (Jane Methola)。莫奇提米牧師後方是另一位學生吉爾伯特.齊米尼 (Gilbert Nzimeni)。

關於莫奇提米牧師,曼德拉先生寫道:「受人尊敬的莫奇提米令我們感動的另一個原因是:他勇敢面對威靈頓牧師。」他說,目睹此一情況讓他了解到「不管白人有多資深,黑人都不一定要自動聽從。」

「…小時候,我就離開我的雙親,搬到別的地方住,和其他男孩一起吃飯一起玩。事實上,我不記得我有獨自在家的時候。」

國家的幼年時期: 在 1970 年 8 月 1 日這封致史瓦濟蘭 (Swaziland) 道格拉斯.盧克勒 (Douglas Lukhele) 參議員的信中,他提醒自己不要忘了自己國家的幼年時期。

1964 年 6 月 13 日,尼爾森.曼德拉開始在羅賓島無期徒刑的日子,他每半年才可以寄出及收到一封 500 字的信件。信件變得很珍貴 — 是他與外界聯絡及得知家人狀況的唯一方式。

信件還能讓人回想當下種種並記錄下自己的想法。甚至,可以說是一種冥想,尤其在不知信件是否能送達收件人手上的情況下。

傳統與現代

尼爾森.曼德拉經常書寫並提及他的背景和童年,包括他聆聽成人解決問題的經驗,以及他所居住的兩個世界。

這些紀錄顯現出曼德拉先生敏銳地意識到傳統與現代之間的緊張關係,以及他從鄉下出生地習得的觀念,如何讓他成為現代人。

他也曾筆戰那些以自身文化習俗貶低他人的人。他總是鼓勵每個人都應該尊重傳統,但與別人互動時卻不應該受傳統左右。

隱藏的槍

1914 年,尼爾森.曼德拉和他的表弟賈斯帝斯 (Justice) 為了逃離別人安排的婚姻,離家來到約翰尼斯堡的克朗礦區。在門口,他請一位名叫比基夏 (Bikitsha) 的同鄉幫他攜帶行李。

礦區保安人員在搜索時發現,他的行李中有一把用衣物包裹住的上膛左輪手槍,那是尼爾森.曼德拉的父親留給他的。

大約 30 到 40 年後,南非歷史學家昂賽雷恩 (Charles van Onselen) 教授在約翰尼斯堡的一間書店找尋「政黨左翼」的二手書時,找到了一本陸克斯 (Eddie Roux) 的書,書名為《時間比繩子長:南非黑人爭取自由之路》(Time Longer Than Rope: The Black Man’s Struggle for Freedom in South Africa)。這本書當時在南非是禁書,而昂賽雷恩教授買了這本書帶回家。

他很驚訝的發現,書裡面夾了一張兩位年輕人的照片;他馬上就認出其中一位是被監禁在羅賓島的尼爾森.曼德拉。

日後,尼爾森.曼德拉確認照片中另一位年輕人的身分是藏槍故事裡的比基夏 (Bikitsha)。

大學

尼爾森.曼德拉 1939 年進入福特哈爾大學就讀,1942 年畢業取得學士學位。

在約翰尼斯堡的時候,他就讀於金山大學 (University of the Witwatersrand),而在 1962 年被監禁時,他開始上倫敦大學 (London University) 的函授課程,雖然無法親自到學校上課,仍順利於 1989 年被釋放的前幾個月畢業,取得法學學士學位。

不過,他最難忘的是在福特哈爾大學求學的日子。那時他只是個從鄉下來的年輕人,卻有機會進入當時在南非最有名的黑人教育機構就讀。

他深知,在一個種族歧視的國家,身為黑人會遇到種種的歧視與困難,但到福特哈爾大學就讀可以幫助他開拓成功的未來。然而,他在自傳的原始手稿中提到,他很失望的發現他所學的,與南非的狀況並沒有直接的關連性。

離家

在尼爾森.曼德拉的生命中,最重要的時刻或許是他的父親孟伐肯伊斯瓦 (Gadla Henry Mphakanyiswa) 過世之時,這導致他必須離開親愛的母親,搬去與待他如親生兒子的攝政王一起住。

他與達林岱波 (Jongintaba Dalindyebo) 及其兒子賈斯提司 (Justice) 一起住在位於莫澤克茲維理 (Mqhekezweni) 的王室官邸,這意味著許多特權與機會;他可以就讀最好的學校,進入大學。而且,當攝政王聽取部落人民的問題時,他能夠坐在一旁觀察,學習攝政王如何先聆聽再發言。

這些經驗形塑了尼爾森.曼德拉的人生格局。他以父親之死做為未出版自傳手稿的開頭。

尼爾森.曼德拉 16 歲時經歷了科薩族 (Xhosa) 的傳統成年儀式。他與另外 25 名年輕人一起在他出生地附近的河岸邊進行了名為「啟蒙學校」(initiation school) 的儀式。

啟蒙過程包括離家遠行並與其他年輕人一起在蠻荒地帶生活。他們會獲得成為成人的忠告與勸誡,最後接受完成轉變的割禮。

曼德拉先生在擔任總統期間及後來的日子裡,樂於向來訪的外國男性訪客描述令人退避三舍的割禮細節。

他在 1970 年代於羅本島 (Robben Island) 撰寫的未出版自傳手稿中,也有相關的描述。

尼爾森‧羅利拉拉 (Nelson Rolihlahla) 被國王所扶養。在他擔任騰布 (Thembu) 國王顧問的父親恩科西‧孟伐肯伊斯瓦‧曼德拉酋長 (Nkosi (Chief) Mphakanyiswa Mandela) 去世後,年幼的曼德拉被送往姆克海凱澤韋尼 (Mqhekezweni) 的皇宮以及王府。嬰兒國王薩巴塔 (King Sabata) 的攝政王,瓊金塔巴,達林岱波 (Jongintaba Dalindyebo) 在那裡親自指導和照顧他。在攝政王的關注下,年輕的曼德拉獲得特殊的成長待遇,並且在當時接受了最好的教育。在攝政王開庭和處理爭端之際曼德拉隨伺在側,這一位未來的領袖學習了對話之道,懂得在大膽表達自己意見之前,聽取來自各方面的爭辯。這些技能,對他未來的歲月非常有幫助。

由國王所帶大

尼爾森.曼德拉是他父親第三任妻子生下的唯一的兒子,雖然他出生在東開普省的的姆維佐村 (Village of Mvezo),但他童年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庫努 (Qunu) 過的,在他父親辭世後,他們遷往姆克海凱津韋尼 (Mqhekezweni)。1990 年出獄後,他總是喜歡回到庫努,他在那裡蓋了一棟房子。身為自由之人後,他念茲在茲的便是走訪父母的長眠之地庫努。他的母親諾絲柯妮 (Nosekeni) 在 1968 年過世,享壽 70 幾歲,當時尼爾森.曼德拉正監禁於羅本島。出獄後他以最短的時間來到母親墳前,那也是父親夢伐肯伊斯瓦 (Mphakanyiswa) Nkosi (南非語,意指酋長) 的安葬之地;他在父親去世時還只是個孩子。

記得庫努村 (QUNU)

尼爾森.曼德拉總是喜歡訴說科薩詩人米卡伊 (Mqhayi) 如何戲劇化地闖入他的年輕歲月、粉碎神話,並激勵他突破窠臼,看得更高更遠。這個故事起因於米卡伊訪問他高中就讀的衛理公會寄宿學校赫德頓。在 1930 年代末期,赫德頓由殖民地名人亞瑟.威靈頓 (Arthur Wellington) 博士所管轄;當時幾乎沒有人會質疑這位博士,直到米卡伊挺身而出,讓他的狂熱跟隨者們相信自己是最重要的。不過,曼德拉先生在故事結尾時解釋,他後來理解那種認知其實是退回部落時代。

拜訪詩人

尼爾森.曼德拉被福特哈爾大學 (University College of Fort Hare) 勒令退學激怒了他的監護人,也就是國王。 國王決定替他和他的表弟 (也就是國王的兒子賈斯汀) 安排婚姻:國王幫他們兩人找了妻子,導致曼德拉從農村出走,邁向高速工業化的約翰尼斯堡。在約翰尼斯堡,他開始對政治感興趣,並且走向命運之路 - 推翻種族隔離政策。

被安排好的婚姻
故事協力單位/參與人員

Photographer — Ardon Bar Hama
Photographer — Matthew Willman
Reasearch & Curation — Nelson Mandela Centre of Memory Staff

所有媒體協力單位/參與人員
在某些情況下,精選故事可能是由獨立的第三方製作,並不代表下列展覽機構的意見與觀點。
使用 Google 進行翻譯
首頁
探索
附近
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