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 - 2008年

尼爾森‧曼德拉年輕人

Nelson Mandela Centre of Memory

「…年輕人必須要靠自己,盡可能受最高的教育,如此一來他們以後才能夠代表我們,做好未來的領導者。」

尼爾森·曼德拉始終相信年輕人是未來世界的棟樑。他促進教育,視之為解放的重要手段之一。

1999 年之後,他的慈善工作大多針對南非和世界各地的年輕人 - 主要是透過他的遺產組織,包括尼爾森‧曼德拉兒童基金會、尼爾森‧曼德拉基金會、曼德拉羅兹基金會以及尼爾森.曼德拉回憶中心。

在 1990 年出獄後,他對孩童和年輕人具有特殊的親和力,享受他們的陪伴,並且可以輕鬆地對他們釋放幽默和自發的喜悅。

漫畫曼德拉。尼爾森·曼德拉提供給全球年輕人的生活四部曲影片已拍攝完成。從童年開始。
大城市
囚犯
政治家

這部為了紀念曼德拉先生生命中重要時刻所拍成的電影,是尼爾森.曼德拉回憶中心 (Nelson Mandela Centre of Memory) 與 Umlando Wezithombe 出版公司共同合作的。

這部電影的推出是緊接在關於曼德拉先生的八本漫畫書和圖畫小說創作之後。它涵蓋了他在東開普省 (Eastern Cape) 的童年生活到他的政治行動主義、坐牢,以及之後戲劇性地成為南非首任民選總統的就職典禮。

兒童版的《漫漫自由路》:2009 年,尼爾森.曼德拉的自傳《漫漫自由路》發行者發行了兒童版。

「種族隔離體系剝奪很多孩子接受基礎教育和享受閱讀樂趣的權利,這種樂趣是我畢生的珍藏,我也希望所有南非人能享受這種樂趣。」

由著名的南非作家維克 (Chris van Wyk) 所改寫,並由鮑馬 (Paddy Bouma) 畫插畫的繪本,將由尼爾森.曼德拉的曾孫瑪納威 (Ziyanda Manaway) 在國際閱讀週發表。

瑪納威在新書發表會時表示:「我曾祖父認為,教育和閱讀對兒童是最重要的兩件事。」他也同時朗讀以下尼爾森.曼德拉的聲明:「種族隔離體系剝奪很多孩子接受基礎教育和享受閱讀樂趣的權利,這種樂趣是我畢生的珍藏,我也希望所有南非人能享受這種樂趣。」

出版社麥克米倫 (MacMillan) 將會發行 11 種南非官方語言、葡萄牙文及美式英文的繪本。

一閃,一閃,亮星星:尼爾森.曼德拉唱自己版本的小星星

尼爾森.曼德拉特別受到孩童的喜愛。他習慣在學校、醫院或其他機構參訪時,唱歌給小孩聽,此舉確實打動小孩的心,也帶給他自己許多的悸動。

在被釋放的頭幾年,他常會以自己的版本,對著小孩唱著童謠「小星星」(Twinkle, Twinkle, Little Star)。久了之後,這變成一種傳統,而且只要他開始唱,小孩們也會熱情地跟著一起唱。

「我很佩服關心社區和國家事務的年輕人。這也許是因為我也在還是學生的時候,就開始參與抗爭。有了這樣的青年,我們可以確定今日所慶祝的理想將永遠不會被熄滅。當年輕人燃起鬥志時,他們有能力推倒壓迫人民的高塔,揚起自由的旗幟。」

索偉托 (Soweto) 青年抵達監獄

1976 年索韋托起義 (Soweto Uprising) 之後,羅本島和南非其他監獄湧進新的囚犯 - 參與這段國家歷史分水嶺的年輕人,索韋托世代面對種族隔離政權的武警而被殺害、被迫流亡或被逮捕監禁。這些積極從事武力的年輕人帶來反對種族隔離的訊息,自從曼德拉世代的力量上升,種族隔離政權開始粉碎。希望在即。反種族隔離的勢力再度踏上征途,老一輩的囚犯因此受到鼓舞。

尼爾森.曼德拉是非洲國民大會青年聯盟 (African National Congress Youth League) 的創始成員之一。事實上,當青年聯盟在 1944 年成立時,他才剛加入南非非洲人國民大會。他談到青年聯盟的建立過程,同時也坦白他自己在參加政治討論或會議時有多麼緊張。

南非非洲人國民大會青年聯盟

尼爾森.曼德拉對孩童及年輕人的愛是很有名的,他常提到年輕人對國家或整個世界的重要性。他舉出自己獲釋後沒多久,從加拿大前往愛爾蘭途中所發生的一件事。他在加拿大的古斯貝 (Goose Bay) 等飛機時,決定走向一群年輕人跟他們聊聊,結果發現他們是加拿大伊努特社群 (Inuit community) 的成員,尼爾森.曼德拉當時坦然承認不清楚他們的文化。

古斯貝

這個故事提到尼爾森.曼德拉有多重視榮譽。他前往倫敦時身體不適,因此推遲了與一群等在飯店外的青少年見面。他已經答應給他們簽名,因此不得不依約現身。青少年們在雨中等了幾個小時,等到他拜見英國首相回來為止。尼爾森.曼德拉信守承諾,最後滿足了這些青少年的要求。

追索簽名的人
故事協力單位/參與人員

Photographer — Ardon Bar-Hama
Photographer — Matthew Willman
Photographer — Debbie Yazbek
Photographer — Benny Gool
Animation — Umlando WeZithombe
Research & Curation — Nelson Mandela Centre of Memory Staff

所有媒體協力單位/參與人員
在某些情況下,精選故事可能是由獨立的第三方製作,並不代表下列展覽機構的意見與觀點。
使用 Google 進行翻譯
首頁
探索
附近
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