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逆天使的堕落》

Royal Museums of Fine Arts of Belgium

杰作赏析

简介

老彼得·勃鲁盖尔的《叛逆天使的堕落》是比利时皇家美术博物馆收藏的杰作之一。

皇家博物馆于1846年购买这幅画时认为这是他的儿子彼得·勃鲁盖尔第二的作品。之后这幅作品被列为热罗姆·博什(1450-1516)的作品,直到1898年,在左下角发现被画框隐藏的日期和签名“MDLXII / Brvegel”(译注:1562/勃鲁盖尔)。

由此,这幅画最终被列为其合法作者老勃鲁盖尔的作品。

“天上起了争战……”
第1章:图像学和构图

这幅作品描绘了人类堕落之前,善与恶之间首次发生冲突的场景,那时,最强大的天使路西法(或者说,“光之使者”)挑战上帝的权威。之后,他被大天使米迦勒根据上帝的命令逐出天堂 ,并导致其他叛逆天使跟着他一同堕落。

他们变为魔鬼并且被罚入地狱。

画面水平地分为或多或少相等的两个部分:天堂在画的顶部,地狱则在底部。

天堂的明亮色调与地狱的鲜暗色调形成反差,地狱混杂了赭石色和暖褐色。

整个构图,通过其主题以及艺术家选择的图案,加强了善恶斗争——老勃鲁盖尔作品中经常出现的主题——的观念。

在戏剧性、漩涡般的构图中心,是大天使米迦勒。

他披着金光闪闪的铠甲,面容泰然,双翼展开,披风如同悬在空中,形成华丽的褶皱。他持着一面盾牌,上面有白底红色拉丁十字架,这是复活的象征。

大天使的右脚踩在《启示录(12:7-23)》所描述的七头魔鬼的肚子上,由此获得一时的相对稳定。

比利时皇家美术博物馆博士后研究员提娜·L·梅甘克为我们朗读《启示录》中米迦勒和巨龙大战的选段:

“天上起了争战,米迦勒和他的使者与龙争战,龙和它的使者也争战,并没有得胜,天上再没有他们的地方。大龙就被摔下去,它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是迷惑普天下的,它被摔在地上,它的使者也一同被摔下去。”

(启示录 12:7)

"And there was war in heaven" Reading of an extract from the Apocalypse

画中出现《启示录》记载的这个魔鬼(在构图的中心,这难以理解),证明了勃鲁盖尔的原创性。这个原创性在于将圣经的两个记载合二为一:关于太初的记载和关于末日的记载。

许多世纪以来,路西法的故事和《启示录》中魔鬼的故事混淆在一起了。
这个图像学上的模棱两可并非偶然:通过这两个故事,勃鲁盖尔描绘了善恶之间永恒的斗争,其中一个主要因素,就是骄傲。

在这幅作品中,勃鲁盖尔将时间和空间压缩在一幅包罗万象的图像里。

圣米迦勒的剑在他头上挥舞,他把《启示录》中的龙击垮,然后把它摔下去,它和它的使者堕入地狱 。

龙在扭动,肚子朝天,七头后转,已经暗示这一点。

后面的层次,魔鬼般的人物形象在画中形成地狱的漩涡。

勃鲁盖尔的灵感源泉
第2章

1. 参考热罗姆·博什的作品

龙与路西法有叛逆天使伴随,这些天使在堕落时变成魔鬼以及博什风格的其他杂种怪物 ,例如大天使米迦勒右边戴头盔的人物。

人们还发现画家的一些幽默笔法。尤其是左下角,勃鲁盖尔签名上方,有个细节。

这里,可以看见一个魔鬼,低着头,半人半蜥。它咬着小腿,背对着观画者,这是蔑视的意思。

2. 新大陆与珍奇屋文化

与新大陆的具体联系,在勃鲁盖尔的作品中数不胜数。

十六世纪,美洲的开发加倍进行,它的动物、植物和土著民族成为初期开发者细致观察和报告的对象。并且发表了许多有图解的植物学、动物学或者甚至地图学论文。

新大陆的吸引力也表现在贸易的重大发展,其中,安特卫普成为贸易中心之一。查理五世治下,这座城市是新兴资本主义以及新生全球经济最重要的金融中心之一。

发现遥远的大陆和古老的文化,创造了新知识的潮流。

在对一切学问的求知欲驱动下,这些发现和新知识被收录于许多从十六世纪下半叶开始流通的自然历史作品及出版物中。人们想要建立知识体系,最惊人的表现是,珍奇屋出现了。珍奇屋是对“世界事物”进行分类的机构。

当时的大部分收藏家将人造物(artificialia)与自然造物(naturalia)区分开来。
这种滥觞于古代哲学的二分法(艺术和自然),在勃鲁盖尔的画中也有体现。画家如同收藏家“填充”珍奇屋那样,“填充”他的构图。

"NATURALIA" (自然造物)

在《叛逆天使的堕落》中 ,勃鲁盖尔将堕落天使描绘成自然产物,或者说,naturalia(自然造物)。
他们的形象就像自然主义那样逼真,这意味着对可感知世界的深入研究,如同他在珍奇屋观察过他们。构图的中心,米迦勒右脚下那个形象 ...

... 这个怪物长着有黑黄图案的蝴蝶翅膀,毫无疑问这是金凤蝶(Papilio machaon)的翅膀——这种特别美丽的蝴蝶生活在欧洲和美洲。它那天使般的柔发,它那草莓状身躯让人想象的甜味,以及它那花尾巴的异国情调的芬芳,使得这个魔鬼成为这幅杰作中最有吸引力的形象之一。

勃鲁盖尔作为周遭世界的细心观察者,将新大陆的稀奇动物画进他的《堕落》,这不足为奇。

异国情调的动物尤其为收藏家所追寻。因为稀奇而罕见,它们经常被视为怪物。于是,犰狳(有甲目)的甲壳,它那典型的骨板,以及它那有脉的尾巴,在它堕入地狱的过程中,变成了沉重的金属铠甲。

对勃鲁盖尔同时代人来说毫无疑问属于珍奇的犰狳是一种仅生活在美洲的动物。然而,一些版画及其他插图——其中一些,勃鲁盖尔肯定认识——已经描绘过这种在欧洲属于异国情调的动物。

画中有这种生物,意味着勃鲁盖尔对美洲的初期开发者的描述有所了解。勃鲁盖尔将它用于描绘魔鬼,这个事实说明他对新大陆有一定认识。

在自然造物当中,勃鲁盖尔也加入了一些可以识别为甲壳类、软体动物和鱼类的元素,他把它们组合起来或者只是简单复制其原形。

右上角的河豚(辐鳍鱼纲,鲀形目)便是后一种情况。这是生活在太平洋和印度洋的一种异国情调的鱼类,显著特征是它突出的牙齿,它的刺,还有,当它受到威胁时,它的腹部便充满水。它正好被画在大天使米迦勒身旁战斗的天使剑下。

“ARTIFICIALIA” (人造物)

勃鲁盖尔笔下的怪物不仅有自然造物,也有人造物。

详细的描绘说明艺术家对这类收藏品有着深入的认识。他赋予不同的堕落天使以人造特征,例如科学仪器或乐器、武器和铠甲以及人种学物品,甚至艺术作品。

例如,其中一个堕落天使穿着一种双重护胸甲,上面有日晷仪。铠甲的两个部分用牛皮带连起来。

这种可携带计时仪器,因为准时而大受收藏家追捧,也有用象牙制作的。内部的罗盘由一支针和一个铜盘组成,嵌入材料之中。这个罗盘可以根据太阳位置确定时间。

勃鲁盖尔对细节的考虑甚至体现在刻度盘铭文画上红色和黑色的不同铭文。其他圈则代表此类仪器上经常绘有的黄道十二宫。如此安排,这个日晷刻度盘便具有非常特别的意义:通过将关于太初的记载和关于末日的记载合二为一,它提醒我们,善恶斗争无处不在。此外,这件仪器提醒观画者,应当在尘世好好利用他的时间。

这种刻度盘还被视为一件可以纠正尘世混乱并且可以更加遵守宇宙规律的测量仪器。勃鲁盖尔把它放在这个堕落天使的背上,似乎不无嘲讽地暗指所有这些观念。

勃鲁盖尔在画中几乎穷举了所有武器和铠甲,这赋予他的《叛逆天使的堕落》独一无二的特征。

这些人造物构成现代早期收藏品的重要部分,尤其是王侯收藏品。


除了大天使米迦勒那闪闪发光的铠甲,画中还有许多例子。其中有些源自奥斯曼文化,这再次证明画家对此类人造物有着精确的认识。

乐器当中,除了协助米迦勒的天使们使用的圣洁号角,人们还注意到一把手摇弦琴,当时流行的一种乐器。

这件乐器的共鸣箱是画中一个杂种怪物的身躯,它的头和手则是龙虾的头和手。

它挡住了另一个堕落天使的身躯,后者的头在它边上出现。这个堕落天使脸颊仍然是玫瑰红色的,并且吹着一把号角。

Critical interpretation of The Fall of the Rebel Angels (cont.)

人造物当中,还有头巾,它包着其中一个魔鬼的头。

这块头巾暗指扬·凡·艾克(1390-1441)的《缠红头巾的男人》(1433),这幅作品如今保存在伦敦国家美术馆。

在一个火红头发、扭转头的裸身魔鬼的背上,可以识别出红色和白色的羽毛。

这些羽毛或许影射开始在欧洲流行的美洲印第安文化。

这个细节反映了当时人们对这些民族的观念:通常裸身,住在茅屋里面,甚至有时还有食人风俗。因此,勃鲁盖尔在构图中的魔鬼部分暗指这些,不足为奇。

忠诚天使出现在蔚蓝色的天空背景中,穿着白色大袍。他们持剑或者神圣号角,号角奏出的音乐是为了鼓励战士。

远处,有些天使已经用小号角吹响凯旋曲,让人猜想战斗结果是胜利。

政治解读
第3章

这些头都往向下掉,这些爪子和腿都在空中挣扎,这些鸟都从天空掉下来,这些鱼都在飞舞,《叛逆天使的堕落》或许是勃鲁盖尔对旋转乾坤的最文学性的描绘。

这些纯洁的天使变成了无法想象的各种魔鬼,勃鲁盖尔用非常生动的方式表明,不遵守既定秩序就会下地狱。对有些人来说,这幅作品反映了勃鲁盖尔对他那个时代的麻烦的关注。它甚至是预兆当时威胁着荷兰的政治及宗教动乱。

比利时皇家美术博物馆博士后研究员提娜•L•梅甘克为我们介绍勃鲁盖尔的作品《叛逆天使的堕落》的政治解读。

当时,玛格丽特·德·帕尔玛是低地国家的总督。她通常会征求当朝重臣格兰维利大主教的意见。在历史上,格兰维利被认为是一个令人憎恶的政客,但又是文艺事业的杰出资助者,他的宫邸中收留了一批艺术家。而且,他还是一位艺术作品和天然物品的收藏名家,而勃鲁盖尔的创作针对的正是这类艺术爱好者。他拥有至少一件勃鲁盖尔的作品。1561年,格兰维利被任命为梅赫伦大主教。由此引发了他与当地贵族的权力之争,比如说年轻的纪尧姆·德·欧朗日。欧朗日本人不是大收藏家,但却继承了一件令人艳羡的杰作:希罗尼穆斯·博什的《快乐花园》。这是一幅勃鲁盖尔在《叛逆天使的堕落》中试图超越的画作之一。

1562年,欧朗日在布鲁塞尔的宅邸中成立了所谓的“反格兰维利联盟”。格兰维利则向国王告发欧朗日的违逆之心日益滋长。从同年举办的一次戏剧演出,我们可以推断,民众也感觉到形势紧张,一触即发。布鲁塞尔的修辞学家甚至发起了一场主题是“如何保持这些地区的安宁”的竞赛。一些参赛者提到了路西法的违逆之心作为反面典型;自负导致不和谐和无秩序,从而对和平造成威胁。勃鲁盖尔深谙修辞学家的学问和宫廷收藏家的文化。因此我们会问,是否勃鲁盖尔,仿效博什的风格——特别是欧朗日拥有的那幅《快乐花园》——是为了满足收藏家格兰维利的爱好,还是代表其争权的行为。

Critical interpretation of The Fall of the Rebel Angels (cont.)

在勃鲁盖尔的作品中,描绘被人类的疯狂所毁灭的末日世界,是真有远见的:1562年,在荷兰,战争的真正灾难正在降临。

四年之后发生的事件,还有1566年的破坏圣像运动,以及之后的叛乱,使得勃鲁盖尔在画中的警告——骄傲导致不和——成为痛苦的现实。

比利时皇家美术博物馆博士后研究员提娜•L•梅甘克告诉我们为什么她认为勃鲁盖尔是一位非同寻常的画家。

结论
勃鲁盖尔的灵感源泉表明他对艺术创作及周遭世界有着准确而深入的认识。 他的这幅名作与关于骄傲的故事融为一体,让观画者思考人类追求知识和艺术的可能性和危险——对于当时博学的收藏家来说,这是个特别有吸引力的主题,但随着时间推移,这个主题无疑已失去光泽。
故事鸣谢名单:

编辑
Jennifer Beauloye

科学指导
Tine Meganck

来源
Tine Luk Meganck, Pieter Bruegel the Elder, Fall of the Rebel Angels : Art, Knowledge and Politics on the Eve of the Dutch Revolt, Brussels, Silvana Editoriale & Royal Museums of Fine Arts of Belgium, 2014.

致谢
Véronique Bücken, Joost Vander Auwera, Sabine Van Sprang, Tine Luk Meganck, Laurent Germeau, Pauline Vyncke, Lies van de Cappelle, Karine Lasaracina, Isabelle Vanhoonacker‎, Gladys Vercammen-Grandjean, Marianne Knop‎.

版权
© Museo del Prado, Madrid
© KBR, Bruxelles
© Courtesy of the Biblioteca Universitaria di Bologna
© Rijksmusem, Amsterdam
© Museum of the History of Science, Oxford University
© New York,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From the collection of Nina and Gordon Bunshaft, Bequest of Nona Bunshaft, 1994.
© The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 Musées royaux d'Art et d'Histoire, Bruxelles
© Klassik Stiftung, Weimar
© D-Sidegroup

所有参展内容的来源:
展出的故事有时可能由独立的第三方创作,并不完全代表以下提供这些内容的机构的观点。
使用 Google 进行翻译
首页
浏览作品
附近
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