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

曾侯乙·金玉

湖北省博物馆

2400年前金玉工艺的最高水平。

玉器
生前佩玉、死后敛玉是古代玉文化的重要内容。曾侯乙墓出土玉器300余件,大多在墓主身上,可分为佩饰、实用玉器、和葬玉三类。

玉料呈青白色,由5块玉料分别对剖,但不把它们切断,将连接处小心磨成固定或活动的圆环,再用3个榫卯合成的椭圆形活环及一根玉销钉把它们连接成一条卷折自如的大龙。


全器共由16节玉器组成,龙身采用透雕、浮雕、阴刻等技法,雕出37条龙、7只凤和10条蛇,在第14节和第15节上出现凤爪抓蛇的画面,灵动而富有生机,实为古代玉雕的上乘精品。

壁是用来祭天的礼器,早在距今6000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古人就开始使用玉璧。商代和西周时期,玉璧成为身份的象征,在使用上有着严格的等级规定。

这件云纹玉璧既是权力等级的标志,也用于祭祀、佩戴,最终成为曾侯乙的随葬品。

玉璜用来祭祀北方神明,形状为拱形,近似半个玉璧,一说是古人模仿彩虹的形状雕琢而成。

这件金缕玉璜是目前所见先秦时期唯一1件金玉合一的器物,所用之玉质地优良,仅一端局部略带酱黄色,这种杂色被称为“糖”。

图中展示的玉璜出土于曾侯乙内棺,玉为青黄色,器身透雕成4条对称的龙,龙身蜷曲,龙首反顾。在玉璜下方左右雕有2条相对称的蛇,蛇首尾弯曲作蠕动状。全器布局严谨,线条流畅,造型美观。

这件玉佩原本是一块不可活动的玉料,通过分雕连接成型工艺,将整块玉料透雕成4节,使之可以自由卷折,实属先秦玉器中的精品。4节玉器都雕刻着不同主题的纹饰,既有龙首交错的双龙纹,也有两首相背的双凤纹,还有蛇纹、云纹、斜线纹等,纹饰布局严谨,线条动态鲜活。

战国时期已经出现装点在铜剑上的玉质剑饰,大多出现在剑首或鞘末。直到汉代,玉质的剑首、格、璏(用于挂剑的钩子)、珌等部位才一应俱全,称“玉具剑”。

这件玉器出土于墓主人的腰间,玉色青白,体型扁平,呈一把带鞘剑的形象,分为剑首、茎、格、璏、鞘、珌5节,各节交接处以金属相连。剑首与剑格有透雕和阴刻的纹饰,其余构件均作素面,呈现天然的美玉本色。

各节交接处以金属相连

曾侯乙墓的玉器大部分化学成分是硅酸钙镁,与新疆和田玉的物理性质和化学性质相似。其中礼器和佩饰绝大部分放置在墓主人身上,是他生前使用过的物品。

农耕时代,人们的采集和耕作都依赖天气,云带来的降雨让人心存期待和敬畏,从而产生崇拜,云纹也就成为一种重要的装饰纹样。

这2件云纹卷龙玉佩为一个组合,出土于曾侯乙内棺。佩戴时两条龙相对而立,玉佩的正面以娴熟而准确的手法雕刻双头云纹,另一面素面无纹饰。

这件鸟首形玉佩呈长方形,一端雕刻成鸟的头部轮廓。鸟首至背部的一侧有6个小孔,另一侧透雕出羽毛的纹样。头部两面各有一只凸起的圆眼,身体遍饰云纹,象征这只神鸟在云朵中穿梭飞翔。

鱼形玉佩是曾侯乙墓出土诸多玉佩的一种类型,它弯曲呈半圆形环,犹如鱼跃出水面。鱼身边缘有坡角,鱼尾较尖,全器通体无纹饰,以光洁的表面展现造型的生动灵巧。

琮出现于新石器时代,古代的中国人认为天空像穹庐一样笼罩着方形的陆地,称之为“天圆地方”,玉琮的形状是这种宇宙观的最直观的表现。在祭祀仪式中,玉璧用于祭天,玉琮则用于祭地。

这件玉琮外方内圆,方代表大地,圆象征天空,上下贯通,在祭祀时,是沟通天地的法器。它出土于曾侯乙的腰腹部,器表浅雕兽面纹,庄严而不失优雅。

这件玉半琮出土于内棺,放置在曾侯乙的背部,虽然只做了半件,但是器表抛光精良,透雕的动物形状精巧可爱。此类器型在中国考古发掘中是第一次发现,可能是葬玉的一种。

这把玉梳放置在曾侯乙的头部下方,器身扁薄。梳子有23齿,梳背双面阴刻云纹,中心处有一处方形星纹。梳背上端中间有一个小孔,可能是丝线系绑之处。梳子是日常所需,以玉梳陪葬,是为了让曾侯乙在另一个世界仍然可以像生前一样维持庄重的仪容。

玉韘就是玉扳指,本为射箭时戴在拇指上钩弦之用,后来演变为筒状,成为手上的佩饰。

曾侯乙墓出土的玉韘有一个椭圆形大穿孔,手指可以从中穿过套住。我们是在曾侯乙的左手处找到它的,说明这位国君可能习惯用左手拉弓。

玉琀是放在逝者口中的陪葬品。古人认为,含着玉做的器物就能继续享受生前的一切,而玉石坚固温润的特性能够令尸体不腐。东周时期的玉琀多为动物造型。

在曾侯乙的口腔和颅腔内,我们发现了21件圆雕玉器,包括6只牛、4只羊、3只猪、3只鸭、3条鱼、2只狗,虽然只有豆子或米粒大小,却刻画入微,鱼鳍、猪鬃等动物特征都简练而逼真。

金器
先秦时期陪葬的金器普遍较少,我们在曾侯乙外棺底部发现的这些金器,是目前考古发现先秦陪葬金器中数量最多者。

曾侯乙墓的金器总重超过8公斤,是至今已发掘先秦墓葬中出土数量最多、重量最重者,其含金量均在85%以上,有些甚至高达93%,说明先民在2400年前已经熟练掌握了铸金的工艺技术。

这件金盏是已出土的先秦金器中形体最大、最重的一件。盖面和盏口下部装饰着蟠螭纹、绹纹、勾连雷纹。盏内放置一件镂空金漏匕,漏孔的镂空部分做成双龙戏珠的形状,是一套华贵的盛食器。

这2件纹饰精美的金镇(或称金器盖)分别放置在外棺底部,其间一南一北放置金盏、金杯。4件金器之间,错开排列着4件铜镇,这种葬仪有何寓意,至今还没有确切的解释。

在曾侯乙墓东室一件长方形的木案上,平放着两个圆形漆皮垫圈,垫圈上排列着20个身缠丝弦线和金属弹簧的纺锤形木陀。其中有2个陀上缠绕着462段金弹簧,每段长2厘米,重1.4克,单丝直径仅为0.5厘米,质地较软,虽然是弹簧造型,却并无弹性,它们的用途目前还是一个不解之谜。

料珠
古代中国人在玻璃上加以彩绘,称其为“料器”。

料珠属于“料器”,是古代对琉璃的称谓。曾侯乙墓出土了173颗琉璃珠,化学成分均为硅酸盐钠钙玻璃,与西方古代的蜻蜓眼琉璃珠相似,初步证实中国古代有琉璃生产,技术上可将年代上溯至商朝。

这些料珠表面绘有若干个状如蜻蜓眼的纹饰,蜻蜓的眼睛是复眼,可眼观四面,有辟邪之意。每个“蜻蜓眼”中都有一个点,以4层或以上的圆圈环绕在周围,圆圈有橘黄、深褐等颜色,底色多为孔雀蓝色。珠子中间穿孔壁直,可组合为串珠,也能单独佩戴。

湖北省博物馆
所有参展内容的来源:
展出的故事有时可能由独立的第三方创作,并不完全代表以下提供这些内容的机构的观点。
使用 Google 进行翻译
首页
浏览作品
附近
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