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纺织品展
展品多为中国古代织锦面料的服装与装饰品残片,大部分纺织品出土于中国西北地区,许多织锦图案风格展现出强烈的文化融合性,其中有中国传统的联珠团窠纹样、对兽纹样,也有受外来文化影响的飞马纹样等,配色或跳跃热烈,或闲淡雅致,展现了中国古代纺织业的辉煌成就。

本藏品为四色斜纹纬锦,经线加有“Z”捻,质地紧密,纹理清晰,手感柔软厚重,但残缺比较严重,图案极不完整。织物图案古朴,以红色为地,以绿色、蓝色、米黄色显花,配色跳跃热烈。流动的曲线与生动的图案创造出清新活泼、富丽优美的艺术效果,与丰富的色彩相结合,完美呈现出盛唐的风采。纬锦是用两组或两组以上的纬线同一组经线重叠交织而成丝织物,由纬线变换颜色而显花。

本藏品为经线显花的五色铭文织锦残片,织地紧密,手感柔软,图案轮廓清晰,线条生动流畅,色彩丰富华丽,沉稳大气,符合汉代经锦的织造工艺与图案特征。

经初步对比分析与1980年新疆罗布泊西岸楼兰遗址东7公里弧台墓地出土,新疆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藏的东汉“长乐明光”锦十分相似,具有极高的考古科研价值。

织片纹样整体构图饱满,主纹突出,具有明显中亚、西亚特色。

本藏品为一根长条锦带,正面表布为斜纹纬锦,密度中等,背面里布为稀疏的平纹丝织物,一端保存相对完整,另一端残缺。

织片色彩以棕黄色为地,以米黄色、绿色显花,配色和谐自然,其中绿色经线根据图案配色需要分区间隔对称排列,并不是排满织片全幅。

本藏品为五色斜纹纬锦残片,织片形状近似为上宽下窄的倒梯形,密度较为疏松,表面的破损严重。织片以砖红色为底色,另有与之相近的橙黄色不易分辨,深色的图案轮廓与花纹为墨绿、深蓝与棕色三色交替显花,整体配色热烈浓郁。两个不完整的联珠对雁绶鸟纹图案,纹样边缘线条呈锯齿,团窠下方的条带装饰与联珠和宾花纹样相呼应,富于装饰感。

在中国西北地区出土的北朝晚期至盛唐的织锦中, 经常可以看到有翼天马的形象,据研究其原型就是源于古希腊神话中的珀伽索斯,即长着双翼的飞马。

缠枝莲纹以莲花为主,以蔓草缠绕成图案,结构连绵不断,故有“生生不息”之意,委婉多姿,富有动感,优美生动。

通过贴绣在织物上,层次清晰,立体感更强。

鸾收翅安静伫立在穿枝花上,凤则展翅相呼应,凤鸟的造型为卷草形尾羽与树根长条齿边尾羽组合,组合规律,华丽丰富。

楼台对兽纹锦
纬锦是用两组或两组以上的纬线同一组经线重叠交织而成丝织物,由纬线变换颜色而显花。

此件藏品为楼台对兽纹锦,又可称为楼堞对兽纹锦。曲波楼堞纹骨架与兽纹组合,是东晋十六国时期简化山云式云气动物纹的发展延续。据研究,它的结构设计可能是受了西方柱式和圈拱建筑造型的影响。

黄地联珠对羊纹锦
此藏品为黄地联珠对羊纹锦,黄色作地,蓝绿色、棕色等颜色显花。联珠圈内的棕榈形花台上站立一对羊。两排联珠团窠之间装饰有十字形花。从织造技术上来看,这一藏品属于典型的中亚织锦。

“大长乐明光承福受右”锦
此藏品蓝地,经线显花,由蓝、红、白、黄、绿、棕等六色组成。图案以山状纹为主,中间装饰虎、鹿、狗、翼兽等5种瑞兽。织锦上保存着完整的文句,为“大长乐明光承福受右”,共9个汉篆体字。这组汉字与瑞兽图案皆为上下循环出现。经线显花,图文并茂,文字主要表达了人们追求光明,快乐,羽化成仙的愿望。

长乐”,“明光”是西汉时宫殿的名称;左一兽长双角,张开大嘴,做攀登状,很是活泼动人。

此藏品主要用于为马遮挡风沙,保护面部,防止受到伤害。图案以抽象几何莲花纹,蛙动物纹,忍冬花纹纹,方形十字花纹,佛像装饰。以黄棕色为底,金色显花,图案多样,经向图案重复,规整密集排列,沿纬向图案变化,经线显花,整体图案极具西域风格。

吉字和联珠花纹上下错排列为两排,纹理清晰,团花残缺严重,图案风格颇有西域的韵味,与此时玄学的兴起,波斯,希腊文化的羼入,各种文化的相互渗透,融合有关。

北京服装学院民族服饰博物馆
所有参展内容的来源:
展出的故事有时可能由独立的第三方创作,并不完全代表以下提供这些内容的机构的观点。
使用 Google 进行翻译
首页
浏览作品
附近
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