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2年7月6日

安妮•弗兰克

Anne Frank House

  生活•日记•遗物

安妮•弗兰克是二战期间成千上万被迫害的犹太人中的一员。

安妮和家人曾藏身于父亲公司的密室中度过了两年时间。在此期间,她写下了举世闻名的日记。

安妮•弗兰克死于纳粹集中营,当时年仅 15 岁。

她的日记在战争中被保存了下来。迄今为止,安妮所写的日记已被翻译成了 70 多种文字,她也因此闻名于世界。

安妮日记的原稿则在安妮之家博物馆展出。

妈妈艾迪特怀抱刚刚出生的安妮•弗兰克,1929 年 6 月 13 日,法兰克福。

安妮在德国的童年生活

安妮•弗兰克于 1929 年 6 月 12 日出生在德国法兰克福。她是奥托•弗兰克和艾迪特•弗兰克-霍兰德尔的第二个女儿,也是年纪最小的女儿。安妮的姐姐玛戈特比安妮大 3 岁。弗兰克一家都是犹太人。

奥托•弗兰克与女儿玛戈特和安妮在一起,摄于 1931 年 8 月。

奥托•弗兰克在家族银行工作。由于德国爆发严重经济危机,银行经营陷入困局。

奥托和艾迪特对未来感到非常焦虑。反犹太主义风潮在当时愈演愈烈。

阿道夫•希特勒组建的反犹太纳粹党的拥护者越来越多。1933 年,希特勒开始在德国掌权。

奥托获得机会在荷兰阿姆斯特丹成立欧培克塔 (Opekta) 分公司。欧培克塔是一家销售果酱胶凝剂的公司。

奥托和妻子决定迁居荷兰。

阿姆斯特丹的安居生活

1933 年,安妮•弗兰克和家人搬进了位于阿姆斯特丹近郊梅尔韦德广场的住所,那儿还住着许多其他犹太难民。

安妮和玛戈特很快便学会了荷兰语,并习惯了在荷兰的生活。安妮是一个生性活泼、充满好奇心的女孩,喜欢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相比之下,玛戈特则更加文静和稳重。她的学习成绩一直非常优秀。

奥托•弗兰克在阿姆斯特丹市中心设立了自己的公司。由于工作很努力,他常常无暇照顾家人。艾迪特•弗兰克起初很难适应在荷兰的新生活。她十分想家,非常担心尚在德国的家人。

梅普•吉斯年轻时唯一的录像片段。

犹太人在德国的生存环境面临越来越多的威胁。

1938 年 11 月,纳粹分子发起了一场针对犹太人的“水晶之夜”血腥暴行。

1939 年 3 月,艾迪特的母亲从德国搬到荷兰与弗兰克一家同住。

1939 年,德国入侵波兰,迫使英国和法国对德宣战。

德军对波兰首府华沙展开轰炸。

针对犹太人的迫害旋即开始。

德国入侵荷兰

1940 年 5 月,德国入侵荷兰,对鹿特丹展开大轰炸,荷兰政府随即投降。德国开始占领荷兰。

1940 年 5 月 15 日,荷军总司令温克尔曼赴德军总部签署荷兰投降书。

反犹太人规定

1940 年入侵荷兰后不久,纳粹分子便开始紧锣密鼓地实施一系列反犹太人规定。这些规定使得犹太人的生活变得愈发艰难。犹太人公务员被解雇。犹太人被禁止进入公园、电影院、游泳池等公共场所,犹太儿童只能进入单独的犹太学校学习。

安妮•弗兰克在阿姆斯特丹家中的窗前

安妮日记

1942 年 6 月 12 日是安妮•弗兰克 13 岁的生日。她收到了一个封面带红白相间格子的日记簿作为生日礼物,从此便开始写日记。日记簿是安妮最珍贵的物品,三个星期后她与家人藏进密室时也随身携带着它。

犹太人惨遭迫害

随着德国继续占领荷兰,生活在荷兰的犹太人处境变得越来越危险。从 1942 年 5 月开始,所有犹太人被强制要求佩戴黄星袖章。同年 7 月开始,犹太人被迫要求进行工作登记,声称此举是为了将他们送往德国的劳工营,而实际上是要将他们押往集中营进行屠杀。

为避免被驱逐的噩运,奥托和艾迪特•弗兰克秘密地在公司密室后方准备了一处藏身之所。1942 年 7 月 5 日,玛戈特•弗兰克成为家中第一个收到劳工营登记通知的人。第二天,弗兰克一家藏进了王子运河畔的密室中。

与弗兰克一家共同藏进密室的还有奥托的业务合作伙伴赫尔曼•范佩尔斯及其妻奥古斯特和他们的儿子彼得。奥托的员工贝普•弗斯库尔、维克多•库格勒、约翰内斯•克莱曼和梅普•吉斯及其丈夫杨•吉斯为他们提供食物。

白天,藏匿在密室中的人时时刻刻都必须轻言慎行,绝对不能让在下方仓库中工作的人察觉到密室里藏着犹太人。只有在夜间和周末,他们才能正常说话和冲洗厕所。

数月之后,也就是 1942 年 11 月 16 日,密室里迎来了第八位藏匿者,他就是梅普•吉斯的牙医弗里茨•普费弗。为了给弗里茨•普费弗腾出房间,玛戈特搬进了父母的房间,安妮则和他共住一个房间。

“我们大量犹太同胞被抓走。盖世太保对他们非常凶残。…如果说,在荷兰他们的处境尚且如此糟糕,那么在他们将被遣送的遥远的地方,情况将会有多么可怕呢?我们觉得大多数犹太同胞都会被杀害。英国电台的广播中说他们被毒气杀死。也许这是最快的屠杀方式。”

安妮•弗兰克,1942 年 10 月 9 日

阿姆斯特丹被捕的犹太人,1943 年 5 月 26 日。
从韦斯特博克开往奥斯威辛集中营的火车。

“如您早已所知,我最大的梦想就是先成为一名记者,然后再成为著名作家。”

安妮•弗兰克,1944 年 5 月 11 日

“期待已久的自由难道真的临近了吗?(...) 哦,吉蒂,最美的是我有一种感觉,朋友们正在到来。”

安妮•弗兰克,1944 年 6 月 6 日

听闻诺曼底登陆的消息,藏匿者们感到欢欣鼓舞和充满希望。奥托•弗兰克将盟军的进展标记在密室房间墙上悬挂的地图上。

安妮去世

1944 年 8 月 4 日,由于被人出卖,八位藏匿者被逮捕。他们被押往荷兰的韦斯特博克中转营。9 月 3 日,他们被押往德占波兰的奥斯威辛集中营。在奥斯威辛集中营,男人和女人被分开关押。这是安妮最后一次见到自己的父亲。她与妈妈艾迪特和姐姐玛戈特一起被关押在女牢房中。

10 月末,安妮和姐姐玛戈特被运到了位于德国的伯根-贝尔森集中营。他们的母亲艾迪特仍然留在奥斯威辛集中营,并于 1945 年 1 月 6 日去世。

经过三天三夜火车颠簸之后,安妮和玛戈特到达了德国的伯根-贝尔森集中营。由于集中营里关押的人太多,他们不得不住在帐篷中。后来帐篷毁于一场大风暴,被关押在帐篷中的人员住进了本已拥挤不堪的营房中。

伯根-贝尔森集中营里的情况简直糟糕透顶。那里食物严重短缺,卫生条件令人绝望。许多囚徒都患病死去。玛戈特和按钮•弗兰克双双患上了伤寒。两姐妹于 1945 年 3 月去世,数周之后该集中营被解放。

汉内利•戈斯拉尔与安妮•弗兰克早在上幼儿园时便相识。自 1942 年安妮藏进密室后,他们就再也没见过面。据汉内利回忆,她在伯根-贝尔森集中营与安妮进行了最后一次交谈。

1945 年 1 月 27 日,俄军解放奥斯威辛集中营后,奥托•弗兰克重获自由。他是八位藏匿者中唯一从战争中幸存下来的人。

1945 年 5 月 7 日,西欧德军在法国兰斯投降。

奥托返回荷兰

经过漫长而混乱的旅途奔波之后,奥托终于在 1945 年 6 月回到阿姆斯特丹。他与梅普•吉斯和杨•吉斯住在一起。他已经听闻自己妻子艾迪特去世的噩耗,但对自己两个女儿的命运却一无所知。

数周之后,他才听说安妮和玛戈特都已不在人世。此时,梅普才将安妮的日记交给了奥托。自从弗兰克一家被抓后,她一直妥善保管着这些日记。

1945 年 8 月,奥托•弗兰克和四位救助者在一起。后排:约翰内斯•克莱曼和维克多•库格勒。前排:梅普•吉斯、奥托•弗兰克和贝普•弗斯库尔。

安妮日记付梓出版

经过深思熟虑,奥托•弗兰克决定出版安妮的日记。起初很难找到愿意出版日记的出版商。奥托给几个人看了安妮的日记,其中包括历史学家简•罗门。

他于 1946 年 4 月 3 日在《荷兰国家日报》(Het Parool) 上发表了一篇关于这份日记的文章。这篇文章引起了互通 (Contact) 出版社的注意,该出版社决定出版安妮日记。《安妮日记》荷兰文版于 1947 年 6 月 25 日出版。安妮想要成为作家的梦想终在她死后得以实现。

英文版《安妮日记》取名为“Anne Frank: The diary of a young girl”(直译:《安妮•弗兰克:一个少女的日记》),于 1952 年出版,使《安妮日记》声名远扬。1955 年,《安妮日记》被两名美国剧作家改编为话剧,在百老汇演出后获得巨大的成功。

1959 年,该话剧被拍成电影,由米莉•珀金斯饰演安妮•弗兰克。

由藏身之地变为博物馆

《安妮日记》的成功出版引起了公众对安妮•弗兰克藏身之地的兴趣。很快,人们便来到这里想要一睹密室里的情况,欧培克塔公司的员工则带他们进行参观。1955 年,欧培克塔公司搬离这栋建筑。由于这栋建筑年久失修,有人计划将其拆除。但在阿姆斯特丹市民的努力下,这栋建筑最终保存了下来。他们与奥托•弗兰克一起建立了安妮之家博物馆,并于 1960 年 5 月 3 日面向公众开放。

一群来自美国斯卡斯代尔的学生正在参观安妮之家博物馆(摄于 1961 年)。

1953 年,奥托•弗兰克与弗里兹•马克维茨结婚,婚后他们迁居瑞士。女儿的日记依旧在奥托的生活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他收到了世界各地成千上万读者的来信。弗里兹和奥托给他们都回了信。奥托于 1980 年辞世。

自 1960 年开放以来,安妮之家博物馆吸引了大量参观者到访。九十年代中期,为接待不断增加的到访公众,阿姆斯特丹在王子运河和韦斯特市场拐角处新修了一栋建筑。时至今日,安妮之家博物馆每年迎来的参观者超过百万。

以下是博物馆里关于梅普•吉斯的最后一些录像片:在 1999 年新的博物馆参观路线即将开放之前,她正在整理一些个人文件。

梅普•吉斯是当年帮助过八位藏匿者的人员之一。

对于无法亲自前往阿姆斯特丹的参观者,安妮之家博物馆为他们建立了网上密室,用 3D 技术还原了战时密室中的真实情景。

安妮之家博物馆是一个独立的组织,受托负责管理安妮曾经藏身过的密室。安妮的日记引起了世界人民的广泛关注,激发着人们去思索反犹太主义、种族主义和种族歧视的危害,以及自由、平等和民主的重要意义。

此处展览的背景是安妮•弗兰克密室房间的一面墙,墙上有安妮粘贴的许许多多不同的图片。

故事鸣谢名单:

This exhibit has been created by the Anne Frank House
in Amsterdam. — For more information, visit http://www.annefrank.org. 

Diary quotes Anne Frank: —
Anne Frank: The Diary of a Young Girl : the definitive edition. Ed. by Otto H. Frank and Mirjam Pressler; transl. by Susan Massotty. — Copyright © The Anne Frank - Fonds, Basle, Switzerland, 1991, 2001
English translation of the diary — Copyright © Doubleday, a division of Random House, Inc. 1995, 2001

所有参展内容的来源:
展出的故事有时可能由独立的第三方创作,并不完全代表以下提供这些内容的机构的观点。
使用 Google 进行翻译
首页
浏览作品
附近
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