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2年7月6日

Anne Frank

Anne Frank House

 她的一生•日記•遺物

安妮•法蘭克是二戰期間數百萬遭受迫害的猶太人之一。

安妮和家人在父親公司的密室裡躲藏了兩年的時間。在此期間,她寫下了舉世聞名的日記。

安妮•法蘭克死於納粹集中營,當時年僅 15 歲。

她的日記在戰爭中倖存了下來,迄今已被翻譯成 70 多種語言,安妮也因此聞名於世。

安妮日記的原稿則陳列於安妮之家博物館內。

剛出生的安妮•法蘭克偎靠在媽媽艾迪特的懷裡,1929 年 6 月 13 日,法蘭克福。

安妮在德國的童年生活

安妮•法蘭克於 1929 年 6 月 12 日出生於德國法蘭克福,是奧托•法蘭克和艾迪特•法蘭克-霍蘭德的第二個女兒,也是家中的么女。安妮的姐姐瑪格特比安妮大 3 歲。法蘭克一家為猶太家庭。

奧托•法蘭克與女兒瑪格特和安妮合影, 攝於1931 年 8 月。

奧托•法蘭克在家族銀行工作。由於德國爆發嚴重經濟危機,銀行經營陷入困局。

奧托和艾迪特對未來感到非常憂心。反猶太主義風潮在當時愈演愈烈。

越來越多人擁護阿道夫•希特勒的反猶太納粹黨。1933 年,希特勒取得德國政權。

奧托獲得在荷蘭阿姆斯特丹成立歐培克塔 (Opekta) 分公司的機會,從事果醬凝膠的生意。

奧托和妻子決定遷居荷蘭。    

阿姆斯特丹的安居生活

1933 年,安妮•法蘭克和家人搬進了位於阿姆斯特丹南區近郊梅爾韋德廣場猶太難民社區的公寓。

安妮和瑪格特很快便學會了荷蘭語,並習慣在荷蘭的生活。安妮是一個生性活潑、充滿好奇心的女孩,喜歡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瑪格特相較之下則是較文靜穩重,在校成績非常優異。

奧托•法蘭克在阿姆斯特丹市中心設立了自己的公司。賣力工作的他很少在家。艾迪特•法蘭克起初很難適應在荷蘭的新生活。她十分想家,非常擔心尚在德國的家人。

梅普•吉斯年輕時的珍貴影像片段。

猶太人在德國的生存面臨越來越多的威脅。

1938 年 11 月,納粹黨發起了一場針對猶太人的「水晶之夜」血腥暴行。

1939 年 3 月,艾迪特的母親從德國搬到荷蘭與法蘭克一家同住。

1939 年,德國入侵波蘭,迫使英國和法國對德宣戰。

德軍大肆轟炸波蘭首府華沙。 

針對猶太人的迫害旋即展開。

德國入侵荷蘭

1940 年 5 月,德國入侵荷蘭,對鹿特丹展開大轟炸,荷蘭政府隨即投降。德國開始佔領荷蘭。

1940 年 5 月 15 日,荷軍總司令溫克爾曼赴德軍總部簽署荷蘭投降書。

反猶太人政策

1940 年入侵荷蘭後不久,納粹黨便開始緊鑼密鼓實施一連串反猶太人政策,猶太人的生活變得愈發艱難。猶太人公務員被解職;猶太人不得進入公園、電影院、游泳池等公共場所;猶太兒童只能到個別的猶太學校上學。

安妮•法蘭克在阿姆斯特丹家中的窗前

安妮日記

1942 年 6 月 12 日,安妮•法蘭克在 13 歲生日時收到了一本紅白格紋日記本的生日禮物,從此便養成了書寫日記的習慣。日記本是安妮最珍貴的物品,三個星期後她與家人藏進密室時亦隨身攜帶著它。

猶太人慘遭迫害

隨著德國持續佔領荷蘭,生活在荷蘭的猶太人處境變得越來越險峻。自 1942 年 5 月起,所有猶太人被強制要求佩戴黃星袖章。同年 7 月開始,猶太人被迫要求進行工作登記,以將其送往德國勞工營的名義徵召,實際上則是將其遣送至集中營進行屠殺。

奧托和艾迪特•法蘭克為避免被遣送的噩運,開始暗地裡在公司建築物後方準備一處隱密的藏身之所。1942 年 7 月 5 日,瑪格特•法蘭克成為家中第一個收到勞工營登記通知的人。第二天,法蘭克一家藏進了王子運河畔的密室中。

與法蘭克一家共同躲進密室的還有奧托的公司合夥人赫爾曼•范佩爾斯及其妻奧古斯特和兒子彼得。奧托的員工貝普•弗斯庫爾、維克多•庫格勒、約翰內斯•克萊曼和梅普•吉斯及其丈夫楊•吉斯負責提供他們食物。

白天,藏匿在密室中的人時時刻刻都必須輕聲細語,深恐讓在樓下倉庫工作的員工察覺到密室裡藏著猶太人。只有在夜間和週末,他們才能正常說話和沖馬桶。

數月之後,密室在 1942 年 11 月 16 日搬進了第八位藏匿者:梅普•吉斯的牙醫弗里茨•普費弗。為了安頓弗里茨•普費弗,瑪格特搬到父母的房間,安妮則須與弗里茨•普費弗共用一個房間。

「我們的許多猶太同胞被抓走。蓋世太保對他們非常兇殘……他們在荷蘭的處境都已經如此不堪了,那麼當他們被遣送到那些遙遠之地時,情況將會有多麼可怕呢?我們覺得大多數猶太同胞都會被殺害。英國廣播電臺說他們會被毒氣殺死。也許這是最快的屠殺方式。」

安妮•法蘭克,1942 年 10 月 9 日

阿姆斯特丹被捕的猶太人,1943 年 5 月 26 日。
從韋斯特博克開往奧斯威辛集中營的火車。

「正如您所知,我最大的夢想就是先當一名記者,然後成為著名作家。」

安妮•法蘭克,1944 年 5 月 11 日

「期盼已久的自由是否真的來了?(……) 哦,吉蒂,這是自被德軍佔領以來最令人振奮的一刻,我感覺盟友們就要到來。」

安妮•法蘭克,1944 年 5 月 11 日

藏匿者們聽聞諾曼第登陸的消息時無不感到振奮和滿心期盼。奧托•法蘭克將盟軍的進展標記在密室房間牆上的地圖上。

安妮之死

1944 年 8 月 4 日八位藏匿者遭密報,隨之被逮捕送往荷蘭的韋斯特博克臨時集中營,並於 9 月 3 日被遣送至已被德軍佔領的波蘭奧斯威辛集中營,在那裡男女須分開關押。這是安妮最後一次見到自己的父親。她與母親艾迪特和姐姐瑪格特一起被關在女牢房中。

10 月末,安妮和姐姐瑪格特被運到了德國伯根-貝爾森集中營。其母艾迪特則被留在奧斯威辛集中營,並於 1945 年 1 月 6 日逝世。

在火車上顛簸了三天三夜之後,安妮和瑪格特抵達德國伯根-貝爾森集中營。由於集中營裡已擠滿了被關押的人犯,他們只能屈就於帳篷內。帳篷隨後毀於一場大風暴,帳篷中的人犯遂被移往早已擁擠不堪的營房中。

伯根-貝爾森集中營裡的情況惡劣,食物嚴重短缺,衛生條件極差。許多人犯均因染病而亡。瑪格特和安妮•法蘭克也雙雙患上了傷寒。1945 年 3 月,就在該集中營被解放前的數周之際,兩姐妹不幸過世。

漢內利•戈斯拉爾與安妮•法蘭克早在上幼稚園時便相識。自 1942 年安妮藏進密室後,他們便再也沒見過面。漢內利回憶起她在伯根-貝爾森集中營與安妮最後一次的交談。

1945 年 1 月 27 日,俄軍解放奧斯威辛集中營後,奧托•法蘭克重獲自由。他是八位藏匿者中唯一從戰爭中倖存下來的人。

1945 年 5 月 7 日,西歐德軍在法國蘭斯投降。

奧托返回荷蘭

經過漫長而混亂的旅途奔波之後,奧托終於在 1945 年 6 月回到阿姆斯特丹與梅普•吉斯和楊•吉斯同住。他已經聽聞自己妻子艾迪特去世的噩耗,但對自己兩個女兒的命運卻一無所知。

數周之後,他才得知安妮和瑪格特都已不在人世的消息。此時,梅普將安妮的日記交給了奧托。自法蘭克一家被逮捕後,她一直妥善保管著這本日記。

1945 年 8 月,奧托•法蘭克和四名救助者合影。後排:約翰內斯•克萊曼和維克多•庫格勒。前排:梅普•吉斯、奧托•法蘭克和貝普•弗斯庫爾。

安妮日記付梓出版

奧托•法蘭克在經過深思熟慮後決定出版安妮的日記,但一開始找不到願意出版的出版商。奧托給幾個人看了安妮的日記,其中包括歷史學家楊•羅門。

他於 1946 年 4 月 3 日在《荷蘭國家日報》(Het Parool) 上發表了一篇關於這份日記的文章。這篇文章引起了互通 (Contact) 出版社的注意,該出版社決定出版安妮日記。《安妮日記》荷蘭文版於 1947 年 6 月 25 日出版。安妮想要成為作家的夢想終在她死後得以實現。

英文版《安妮日記》書名為「Anne Frank: The diary of a young girl」(直譯:《安妮•法蘭克:一個少女的日記》),於 1952 年出版,《安妮日記》從此聲名遠播。1955 年,《安妮日記》被兩名美國劇作家改編為舞台劇,在百老匯演出後獲得莫大成功。

1959 年,該舞台劇改拍成電影,由米莉•珀金斯飾演安妮•法蘭克。

藏身的密室成為博物館

《安妮日記》的成功出版引起了大眾對安妮•法蘭克藏身之處的好奇,很快地便吸引人潮前來一睹密室裡的情景,並由歐培克塔公司的員工帶入內參觀。1955 年,歐培克塔公司搬離該棟建築。由於此建築年久失修,瀕臨被拆除的命運。但在阿姆斯特丹地方有力人士的努力下,該建築最終得以保存下來,同時與奧托•法蘭克一起創立了安妮之家博物館,並於 1960 年 5 月 3 日開放給民眾參觀。

一群來自美國斯卡斯代爾的學生參觀安妮之家博物館的情景(攝於 1961 年)。

1953 年,奧托•法蘭克與弗里茲•馬克維茨結婚,兩人婚後一起遷居瑞士。女兒的日記依舊是奧托的生活重心。他收到了世界各地成千上萬讀者的來信。弗里茲和奧托均會一一回信給讀者。奧托於 1980 年辭世。

安妮之家博物館自 1960 年開放以來,吸引了大批的參觀人潮。九十年代中期,為因應與日俱增的參觀人次,阿姆斯特丹在王子運河和韋斯特市場轉角處新修了一棟建築。時至今日,每年前來參觀安妮之家的人數已超過百萬。

以下是梅普•吉斯在博物館內最後的影像片段:1999年新博物館參觀路線開放在即,她忙著整理一些個人文件。

梅普•吉斯是當年挺身幫助該八位藏匿者的人之一。

安妮之家博物館還為無法親自前往阿姆斯特丹參觀的民眾創立了線上密室,用 3D 技術模擬戰時密室中的真實情景。

安妮之家博物館是一個受託負責管理該密室的獨立組織。安妮的日記引起了世界各地的廣泛關注,激發人們思索反猶太主義、種族主義和種族歧視的危害,以及自由、平等和民主的重要意義。

此處展覽的背景是安妮•法蘭克密室房間的一面牆,牆上有安妮粘貼的許許多多不同的圖片。

故事協力單位/參與人員

This exhibit has been created by the Anne Frank House
in Amsterdam. — For more information, visit http://www.annefrank.org. 

Diary quotes Anne Frank: —
Anne Frank: The Diary of a Young Girl : the definitive edition. Ed. by Otto H. Frank and Mirjam Pressler; transl. by Susan Massotty. — Copyright © The Anne Frank - Fonds, Basle, Switzerland, 1991, 2001
English translation of the diary — Copyright © Doubleday, a division of Random House, Inc. 1995, 2001

所有媒體協力單位/參與人員
在某些情況下,精選故事可能是由獨立的第三方製作,並不代表下列展覽機構的意見與觀點。
使用 Google 進行翻譯
首頁
探索
附近
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