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8日

妙读

龙美术馆西岸馆

开馆展——开今借古 古代•当下部分

龙美术馆的收藏最早可以说是从中国古代美术包括书画、陶瓷、器物等开始的,在书画方面,逐渐积累了一系列在中国书画史上极为重要的作品,并构成规模的系统序列。在这次“龙美术馆(西岸馆)开馆大展”中,我们遴选了部分有代表性的作品呈现给公众。我们采取了部分古代经典作品与个别当代艺术构成对话关系的“趣对”、与现代文本互读共解的“妙读”。又重视和倡导对古典作品以心互应、悟对通神的“静观”这样的展览结构方式。

围绕着近期被高度关注的苏轼《功甫帖》,出现了各种不同的观点和意见,这些观点意见提出的角度及论述的方式,无疑能够使我们更丰富也更可能接近真实地认识《功甫帖》和苏轼的书法艺术,同时,也使我们更多的了解中国书画艺术的鉴定、历史、风格、论证等的问题。“门道”是要读出来的。

《功甫帖》近期观点呈现:
2013年12月21日《新民晚报》
题名:苏轼书法《功甫帖》被指“伪本”
作者:钟银兰单国霖凌利中
观点摘录:上海博物馆书画部三位研究员钟银兰、单国霖、凌利中对书画史中的“双钩廓填”之法制造鹰品的现象进行了深入的考证与研究,并辅以晚清李佐贤《书画鉴影》中著录《苏米翰札合册》中苏轼《刘锡救》的研究,得出《功甫帖》系钩摹自清鲍漱芳辑刻的《安素轩石刻》,制作时间约为道光四年(1820)至同治十年(1871)的结论。

2014年1月1日《中国文物报》
题名:“从法帖中双钩”—谈《刘锡敦》、《功甫帖》墨迹的钩摹性质
作者:钟银兰凌利中
观点摘录:通过对《功甫帖》墨迹本所呈现的书风与苏书传世墨迹相较,墨迹本具有石刻“拓本”特有的形态,如莫名的笔触、不明斑源等,得出《功甫帖》墨迹本钩摹自鲍漱芳《安素轩石刻》,进一步指出《功甫帖》墨迹本并非安岐旧藏。其钩摹手法与《刘锡救》伪本如出一辙,即“双钩廓填”,时间约为道光四年至同治十年。且除许汉卿题记、藏印外,其余鉴藏印皆伪,翁方纲题跋、印章亦颇可疑。

题名:苏轼《功甫帖》辨析
作者:单国霖
观点摘录:作者首先从书法本体出发,将《功甫帖》墨迹本中苏书与传世苏轼真迹作对比,得出此帖书法不符合苏轼笔性特点形体虽相似,但气韵不畅。其次对翁方纲题跋提出质疑:(1)字数和文句与翁氏文集有出入(2)题跋书法、印鉴与传世所见均有差异。第三对安岐《墨缘汇观》著录中缘何不录项元沐收藏印的质疑。第四对张珩、徐邦达先生著录的质疑,文章认为张珩先生所见的是影本,由于年代、印刷品质量问题,张珩先生误以为在形体上和苏体上十分吻合的《功甫帖》墨迹本真而佳。徐邦达并没有言明是否见过《功甫帖》墨迹本原迹。

2014年1月8日(个人博客)
题名:论《功甫帖》墨迹本正是安岐著录本—与钟银兰、凌利中先生商榷
作者:陈萧羽
观点摘录:作者对刊于2014年元旦《中国文物报》中上
海博物馆书画部钟银兰、凌利中《从法帖中双钩—析(刘锡救)、(功甫帖)墨迹钩摹的性质》一文中因果逻辑关系一一进行了辩驳。得出如下结论:
1.《功甫帖》墨迹本不是《安素轩石刻》的双钩廓填本,反倒是《安素轩石刻》的母本。
2.《功甫帖》墨迹本比安素轩石刻本更接近苏轼真迹。
3.《功甫帖》墨迹本就是安岐《墨缘汇观》著录的原件。

2014年1月8日(雅昌艺术网)
题名:苏轼《功甫帖》的形态特色与比较
作者:李跃林
观点摘录:文章以上海博物馆书画部单国霖先生《苏轼(功甫帖)辨析》一文中认为《功甫帖》墨迹本中“别扭”、“瑕疵”、“赘笔”等不合苏轼笔法的特征与传世的苏轼墨迹进行图像对比研究,指出这些点画的形态特征并非《功甫帖》墨迹本中所独有的证据,而是大量存在于苏轼的各种传世墨迹中的,是符合苏轼的笔法和书法思想的,不能作为《功甫帖》是“摹写本”或“勾摹本”的证据。同时比较《功甫帖》真迹的聚墨痕与双钩本的勾线。更证实了其点画不可能用双钩的方法造成。

2014年1月13日(新浪官方微博)
题名:苏富比对有关苏轼《功甫帖》质疑的回应
作者:纽约苏富比中国古代书画部
观点摘录:文章针对上博研究员质疑,就鉴藏印真伪、翁方纲题跋与印章、双钩廓填、张葱玉徐邦达有无过目、墨迹本身等问题一一予以辩析。坚持认为《功甫帖》是一件流传有绪,历经清初安岐《墨缘汇观》等历代专著著录,经张葱玉、徐邦达先生鉴定并肯定为苏轼真迹的墨迹本。

2014年1月20日(雅昌艺术网)
题名:苏轼《功甫帖》考辨
作者:朱绍良
观点摘录:作者列举了去岁上海博物馆书画部三位研究员质疑苏轼《功甫帖》墨迹本的诸多疑点,并针对这些疑点一一进行反驳,推断出《功甫帖》墨迹本是最早著录安岐《墨缘汇观》,符合苏轼的书法风格,是流传完整且有绪的作品。关键论点摘录如下:
1.项子京收藏印钟银兰、凌利中在文章中认为:“按照项元沐的收藏习惯,不可能不在《功甫帖》上留印。”朱文则举出王羲之的《此事帖》、郭忠恕《雪霹江行图》等现存经项子京收藏的真迹,作品本幅上均没有项氏收藏印。得出项元沐收藏铃印不一定盖于藏品的本幅之上的结论。
2.翁方纲题跋、书法问题 上海博物馆的三位研究员对照《复初斋文集》发现二者文字有出入,且翁字应该是稍瘦长,不应这般略显方些。朱文则以上海博物馆藏苏轼(传)《六君子图》中翁方纲题跋为据,认为其符合翁方纲的书法“略显扁方”的形态;且上面的跋文与《复初斋文集》差异更大。可见书法墨迹与文集记载有出入不足为怪。
3.纸张问题 《功甫帖》用纸属于北宋褚皮纸,不具备勾描使用的透明性,“双钩廓填”之说不能成立。

2014年2月16日(个人博客)
题名:“义阳世家”印断代与《功甫帖》的早期流传
作者:赵华
观点摘录:作者首先在朱绍良先生发现骑缝印为“义阳世家”的基础之上,通过中国姓氏血统观念的“郡望”与“祖籍”推断出“义阳世家”可能姓傅,即从义阳迁居闽南仙游的傅氏家族。另一方面又通过台北故宫博物院藏《真诲帖》推断出“义阳世家”的时代属性及曾经的递藏者—傅清叔(约118X-119X ),并推测出《功甫帖》的书写年代和宋代递藏史。

2014年2月18日(龙美术馆苏轼《功甫帖》媒体见面会)
题名:《功甫帖》纸张检测报告的说明(附“近墨堂书法研究基金会”检测报告)
作者:林霄
观点摘录:通过对《功甫帖》墨迹本背光照相、微观目视
等高科技检测,得出结论如下:
1.《功甫帖》墨迹本用纸不是“罗纹纸”。
2.《功甫帖》墨迹本用纸与一种已知的宋纸形态相同。
3.《功甫帖》墨迹本纸张较厚,不适合精细勾摹映写。
4.《功甫帖》墨迹本是自然书写。

而宋徽宗的《写生珍禽图卷》,更是一件书画史上的经典之作,历代以来备受关注,并成为学习与临摹的经典对象。

我为了学习遗产,从商贩的手中还看到了不少好画,如赵赵佶的《写生珍禽图》卷,我曾花费了相当的时间与物力,才弄回家里来对临。这卷是纸本,十二接,每接缝都有赵佶的“双龙玺”,前段有“政和”、“宣和”印,后段较短。已经被截去了些,只剩“御书”大印的右边。每一段,有的画一只鸟。有的画两只鸟,有的画花,有的画柏枝,有四段都画了墨竹。所谓赵佶“以焦墨写竹,丛密处微离白道”这一画竹方法的记载,在这卷里却得到了证明,我也用宋纸临了一卷,由这卷看赵佶的瘦金书,只在鸟的嘴爪、竹的枝叶上着眼,就可以看出书与画的密切关联。
——于非闇《学习赵佶的花鸟画》

龙美术馆
故事鸣谢名单:

总策划:王薇
策展人:王璜生、曹庆晖、郭晓彦

所有参展内容的来源:
展出的故事有时可能由独立的第三方创作,并不完全代表以下提供这些内容的机构的观点。
使用 Google 进行翻译
首页
浏览作品
附近
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