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利恒的户口调查》

Royal Museums of Fine Arts of Belgium

宗教场景的当代解读

简介

乍看来,这幅画向观画者提供了大量元素。然而,却没有任何混乱感扰乱对作品的解读。它丰富多彩,因其广度、色彩平衡和构图而充满诱惑力。
首先,目光投向茫茫雪地,每个人各忙各的。然后,观画者的好奇心被各种交迭的短剧抓住。它们围绕着作品得名的基本主题:伯利恒的户口调查。但是,难道这个圣经主题竟不是托辞?就像这位弗拉芒大师的作品中经常出现的情况,难道其中竟没有多种可能的解读层次?

“明显分散”
第1章:构图

正如勃鲁盖尔的作品中经常出现的情况,视点高于场景。就像一个人在百叶窗后望向画面的前面层次,艺术家似乎是在楼上观察。随着他,我们的目光一直投向太阳升起的地平线。

还有几个小时,平安夜就要开始。放眼四周,每个人都忙于日常生活。

就是这一瞬间,勃鲁盖尔捕捉住了他那个时代一座布拉班特村庄的写生画面。每个人物,画家都是通过描绘他们的行动来描绘他们。
孩子们在玩陀螺或者在结冰的水面上滑行,两个人则谨慎地在冰面上行进。

比利时皇家美术博物馆导游让·菲利普·泰斯肯为我们讲述《伯利恒的户口调查》中的儿童游戏。

更远处,有人在把一袋袋粮食装上搬运车,有人在聊天,有人在火边取暖。

图中,几只母鸡在啄食,几只小鸟在飞,驴子则顺从地跟着它主人走。

没有什么是静止的,除了一个背对着观画者,两手插在口袋里,望着太阳的男人。然而,雪花在他肩膀上留下的轻微痕迹却可以将他与周遭的躁动联系起来。

一条对角线将画面从左到右,从高到低划分为两部分。这种将空间分为左下方近景与右上方远景的斜线划分法,师承早期弗拉芒风景画大师约阿希姆·帕蒂尼尔和亨利·梅特·德·布莱斯。

从下角的小旅馆延伸到村庄尽头那些废墟的道路则沿着另一条对角线,这条对角线与第一条对角线正好在作品中心交叉,画家在这儿画了一个从搬运车卸下的孤零零的车轮。

建筑物的几何体积与人物的加大体型达到了完美平衡。树木的垂直轴线加强了构图的节奏感并且赋予了透视感。

比利时皇家美术博物馆导游让·菲利普·泰斯肯为我们介绍《伯利恒的户口调查》的构图力线。

每个细节和每组细节,孤立地看,或许本身都能构成一幅作品。画家准确地速写出了轮廓的运动,无论是打雪仗的孩子们……

……在河边系冰鞋的男人……

……杀猪的屠夫……

比利时皇家美术博物馆导游让·菲利普·泰斯肯为我们讲述画面前景的杀猪场景。

……或者甚至是牵着孩子的手,准备进入小旅馆的母亲。

有些细节,甚至是极小的细节,其真实性也令人惊叹。

尤其是在城堡废墟前举起双手赶鸟的孩子。

比利时皇家美术博物馆导游让·菲利普·泰斯肯告诉我们更多关于画面后景废墟的隐喻的信息。

画家兼理论家安德烈·洛特在1939 年出版的《论风景画》中评论这位弗拉芒大师的风景画时便已提出这个观点。

“人们可以在这幅非凡的画作中发现一个“隐藏物”,不论它是什么形式:凡是出现的,都将成为构图的一部分。因为,每个元素都与邻近元素一同构成一幅真正的构图。[……] 明显分散,却最为有序。 [……] 但这种前所未有的手法隐藏于朴实之中。[……] 公众没有注意到隐藏的力量。”(根据安德烈·洛特,《论风景画》,1939 年)

精湛的技艺
第2章:对色彩和风格的精湛把握

构图的平衡感因为色彩的和谐分配而得到加强。虽然赭石色、白色和灰绿色占主导地位,一件衣服或一顶便帽的红点却精准地吸引住了目光。

虽然似乎一切都在把握之中,但是,离主导当时意大利艺术的严谨结构还很远。勃鲁盖尔的作品中,构造更具直觉性,这是他特有的。

通过关注身体及脸庞的表现力,勃鲁盖尔的作品为十七世纪某些艺术家(例如鲁本斯或卢卡·坎比亚索)的研究作了铺垫。

他们试图将情感与表情结合起来,他们甚至探索某些动物的面部表情与人类表情的对应性,例如卢卡·坎比亚索在这方面所做的研究。

从材料角度来看,勃鲁盖尔超越了文艺复兴前的弗拉芒艺术家。

十五世纪初,扬·凡·艾克和罗希尔·凡·德尔·维登之流的艺术家因为运用透明画法,将油画发扬光大。

这种古老的技法在于将混有亚麻油的半透明颜料薄层叠加起来,使得材料可以获得高度逼真。穿透这些彩色薄膜的光线使得色彩具有无与伦比的深度效果。

勃鲁盖尔则根据一种被称之为“alla prima”(湿上加湿)”(英文:“wet on wet”)的技法,将未干的颜料层混在一起。和前一个世纪那些文艺复兴前的弗拉芒艺术家相反,光线效果不是通过透明度来获得的,而是通过叠加颜料和厚涂色彩,就像褶皱那样。

这项创新是希罗尼穆斯·博什引进的。在这幅年代为十五、十六世纪之交的《耶稣受难像》中,可以观察到画家运用这种技法铺展的色彩之细微差别,尤其是在后面层次的风景中。

在其他地方,勃鲁盖尔通过不同图层,甚至非常薄的图层,成功地获得了非常美丽的细微差别,尤其是白色。他出众地描绘了冬日的雪地和天空。

“当那些日子,该撒亚古士督有旨意下来,叫天下人民都报名上册”
第3章:图像学:圣经场景、日常生活与政治解读之间

勃鲁盖尔想要按照日常现实情况来展示同时代人的生活,他似乎就是生活的一切平凡特征的优先见证人。这幅作品展示了大量的流行服装、儿童游戏及活动,以及用具和工具。他细致地描绘了日常生活中必需的许多人工制品。

从有梯形墙的砖房到柴泥筑成的墙,从男式短裤和祭披到女式围裙和帽子,从搬运车到河上的驳船,从罐子到柳条篮,在此展示的是我们祖先的一点生活。

此外,有些细节相当奇怪。例如树荫下这家招牌为“In De Swaen”的小咖啡馆。这种场所难免让人想起勃鲁盖尔经常在受著名的希罗尼穆斯·博什之作品启发的版画中描绘的放荡场所。

描绘一年中一个准确时刻的日常场景,加上是平安夜,暗指中世纪以来著名的装饰画书《时祷书》。
在这些手抄本中,每个月都以季节劳作为插图,这些插图经常富于细节:丰收,剪枝,牲口回栏过冬,等等。

这幅乡村大画面中,所有角色都在做动作,对观画者都漠不关心,第一层次中却有一头牛似乎好奇地仔细观察着我们。它圆圆的眼睛吸引住了我们的注意力。因此人们才注意到它旁边有两个人物。

这头牛跟随着一位木匠和一位骑在驴背上,披着蓝色大衣的女人。从某些特性不难认出这是约瑟和玛利亚。根据该撒亚古士督的旨意,他们在耶稣诞生前夜前往伯利恒办理罗马帝国户口登记。
然而,这个场景并非发生在古代的犹大:它经过现实化,发生在十六世纪的低地国家。

比利时皇家美术博物馆导游让·菲利普·泰斯肯为我们讲诉约瑟和玛利亚在圣诞前一天如何来到伯利恒。

这种做法并非闻所未闻,它在十五世纪的绘画中已经流行。正如可以在这位弗莱马勒大师的《圣母领报》中看到的那样:较早前一个世纪,他就把这宗教场景放在市民阶层的生活环境中。

把圣经场景放在当代环境中也可能是暗指《神秘剧》,这些戏剧场景自中世纪以来就在教堂面前上演。

通过将圣经场景作为无关紧要的细节隐藏于村庄的躁动之中,勃鲁盖尔促使我们重新诠释在小旅馆旁边进行的活动。

事实上,小旅馆前的场景是一场金融交易。那个人把钱交给一位很可能是征税员的人,其中一位收税官在填写登记簿。
这个场景的上方,另一个元素可以支持官方征税之假说:墙上贴着一张有哈布斯堡王室纹章的布告。

是否应当认为画家在揭露西班牙统治者强加给低地国家的沉重税赋?
有些艺术史学家有时对杀猪场景作出政治解读。可以从中看出农民在西班牙的腓力二世统治下被过度征税榨干的隐喻。在相当于饥荒同义词的严冬,农民们过得尤其悲惨。

比利时皇家美术博物馆导游让·菲利普·泰斯肯为我们介绍旅馆门前场景的政治含义。

作品的身后荣耀
第4章:原件和复制品

这幅《伯利恒的户口调查》取得了非凡的身后荣耀,因为巨大成功,该作品被大量复制。如今知道的复制品有十三幅,其中三幅由小彼得·勃鲁盖尔署名并注明日期。

皇家美术博物馆拥有一个版本,可以对两位艺术家的作品进行比较。两个版本年代相差四十四年。

对原件与各复制品的比较研究可以更多地理解老彼得·勃鲁盖尔的创作风格并观察各种改动,尤其是在图层及起稿方面。

对色彩的选择,例如,对服装色彩的选择,父子两人的作品往往不同。

相反,有些未见于父亲已绘图层而仅见于起稿的细节却见于儿子的作品中。

最令人震撼的是前面层次缺乏一出短剧:一个男人在木桶边系冰鞋,桶上有一只鸟儿。这使得儿子的构图中留下一处空白。当人们看到儿子是如何精确地复制他父亲的作品,这似乎不大可能仅仅是因为忘记。

这些改动有点令人觉得他未能观摩父亲的作品原件。勃鲁盖尔的作品在他生前便大受追捧,事实上,它们很快便退出市场,成为私人名贵藏品。

这或许解释了,为何有些细节,儿子诠释错了:例如,构图中心的车轮,在儿子的作品中,成了一袋粮食。

为了进行复制,小彼得·勃鲁盖尔很可能必须从他的祖母,细密画家梅肯·费尔哈斯特保存的素描或者透明纸描图开始。不幸的是,这些图画没有任何一幅流传下来。

结论
这幅画是老彼得·勃鲁盖尔作品中最出色的画作之一。这是他定居布鲁塞尔时画的,超越了他之前的绘画创作。当时,艺术家正处于他的艺术巅峰。 虽然勃鲁盖尔早期作品很多,随着经验增长,他的构图愈发明了,主题愈发简洁,并且极度关注综合与平衡。 在《伯利恒的户口调查》中,他保留并使用了他在艺术生涯中习得的经验。通过他的作品,他证明他发现了自己的风格。这个风格是非常个人化的,在他于1569年死后不久便使他获得了成功。
Royal Museums of Fine Arts of Belgium
故事鸣谢名单:

协调
Jennifer Beauloye

写作
Véronique Vandamme & Jennifer Beauloye

科学指导
Joost Vander Auwera

来源
Peter van den Brink (dir.), L'entreprise Brueghel, Gand Ludion, 2001.

致谢
Véronique Bücken, Joost Vander Auwera, Jean-Philippe Theyskens, Laurent Germeau, Pauline Vyncke, Lies van de Cappelle, Karine Lasaracina, Isabelle Vanhoonacker‎, Gladys Vercammen-Grandjean, Marianne Knop‎.

版权
© Royal Museums of Fine Arts of Belgium, Brussels
© D-Sidegroup
© Royal Museums of Fine Arts of Belgium, Brussels / photo : J. Geleyns / Ro scan

所有参展内容的来源:
展出的故事有时可能由独立的第三方创作,并不完全代表以下提供这些内容的机构的观点。
使用 Google 进行翻译
首页
浏览作品
附近
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