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珍珠项链的女子》

Gemäldegalerie, Staatliche Museen zu Berlin

代尔夫特的约翰内斯·维米尔(Jan Vermeer van Delft,简称维米尔)是巴洛克时期的荷兰风俗画家。尽管维米尔的作品在其有生之年反响平平,但其在画作中对光线的巧妙运用和处理让他如今闻名于世,被誉为最受欢迎的风俗画家之一。维米尔作品的典型特色是善于运用鲜艳的色彩和丰富的着色,尤其喜用矢车菊蓝和黄色。他的画作大多以中产阶级的室内生活场景为背景。后人推测,维米尔运用了暗箱技术来实现精准定位,其画作中呈现出来的特定光影和透视效果似乎印证了这一点,在一些反光表面上这类效果尤为明显。无论该理论能否得到证实,可以肯定的是他的构图通常都蕴含着几何特性。

在冬天里,富裕的荷兰女子在非正式场合会穿着这种皮草短袄来保暖。这件短袄还出现在了维米尔的其他两幅画作中:《女主人和女佣》和《写信的女子》。在 1676 年的维米尔遗物清单中,一件类似的用白色皮草镶边的黄色缎面短袄赫然在列。在这幅画中,短袄的皮草镶边上点缀着黑色圆点,表明它是貂皮,这种皮草在中上层阶级女性的衣橱里并不多见。

在维米尔的许多画作中都可以看到镜子这个物件,通常它们并不是悬挂在墙上,而是摆放在梳妆台上。黑色镜框可能由黑檀木制成,在当时这种材料需要从海外进口到荷兰。

黄色窗帘与女孩的黄色短袄在色彩上形成了呼应。窗帘的着色相对略显饱满,营造出一种迷人的张力。黄色调和女孩头上的红丝带是这幅画中仅有的彩色元素;在透过窗户照射进来的弱光的映衬下,这两种色彩显得极为鲜亮。

在艺术上,珍珠通常象征纯真、贞洁、美丽或爱情。画中女孩的打扮非常时尚,但有些不切实际:在荷兰社会中,她佩戴的这种大珍珠耳环只有最富庶的女性才会拥有。此外,她的举动也让人难以琢磨:她是在戴项链,还是在摘项链,亦或只是凝视着镜中的自己,陷入了沉思?

粉扑、雕刻的梳子(可能是象牙梳)以及银制珠宝盒散落在女子的梳妆台上,表明早晨的梳妆即将完毕。描绘女性梳妆打扮是 17 世纪荷兰绘画作品中非常盛行的一种题材,而这些物件在很多相同题材的画作中都有出现。

在这幅画中,灰色墙壁占据的空间最大,同时也形成了构图中心。维米尔成功地用这片空白的墙面当作衔接女孩与镜子的纽带,营造出动态感。在光线的映衬下,这面经过细腻刻画的墙体栩栩如生,使画作的品质更显精致。

前景中的椅子是所谓的西班牙椅 (Spaansche Stoel),它是一种软垫椅,椅面通常采用织物或皮革材质,带有装饰钉;在 16 世纪末到 17 世纪初,这种椅子很常见。椅子位于画面的最前方,营造出温馨感的同时也让画面呈现出强烈的深度感。

在当时,画中这种花瓶是珍贵的瓷器,需要从远东进口到荷兰。维米尔并没有以平铺直述的方式去画花瓶,而是以一种巧妙的手法暗示出花瓶的存在:在左侧前景中的黑暗区域,他特意运用光的反射影像来展现出花瓶的轮廓。反射的影像不仅呈现出花瓶具有光亮的表面、精良的品质,也暗示着房间中还有其他窗户,只是不在画面之内。

维米尔在桌子的边缘留下了自己的签名“IMeer”。这幅由维米尔亲笔签名的画作引起了泰奥菲勒·托雷·比尔热 (Théophile Thoré-Bürger) 的极大兴趣,维米尔的作品在 19 世纪能够得到重新关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此人。在泰奥菲勒·托雷·比尔热根据这幅画粗略绘制的摹本中,他还煞费苦心地仿写了画中的签名,以证明这幅画是维米尔的真迹。

戴珍珠項鍊的女人 by 揚·維梅爾Gemäldegalerie, Staatliche Museen zu Berlin

故事鸣谢名单:

文字:Staatliche Museen zu Berlin - Stiftung Preußischer Kulturbesitz / Dr. Katja Kleinert, Svea Janzen

修改/定稿:Malith C. Krishnaratne

© Staatliche Museen zu Berlin – Stiftung Preußischer Kulturbesitz

www.smb.museum
Gemäldegalerie

所有参展内容的来源:
展出的故事有时可能由独立的第三方创作,并不完全代表以下提供这些内容的机构的观点。
首页
浏览作品
附近
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