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鲁特琴的年轻女子》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一个年轻女子坐在窗前,正在给一把鲁特琴调音。她的耳朵歪向弦轴箱,眼睛凝视着窗外和外面的街道,漫不经心地拨弄着乐器。

光线透过铅条镶嵌的玻璃窗格照进房间,使得这个女子的耳朵和脖颈处佩戴的珍珠…

以及她旁边椅子上的抛光黄铜饰钮闪闪发亮。

曲谱散乱地放在她面前的桌子上。

还有一本曲谱掉落在了大理石地板上一把维奥尔琴的旁边。

在房间的后方,一张手绘的欧洲地图悬挂在白色的墙壁上。

有人曾将一把带有精雕细琢装饰的椅子拉离桌子。

这幅画是维米尔绘画技法的一个转折点,因为他开始慢慢知道了如何架构逼真的空间。在他最早创作圣经或神话题材的作品时,很多人物拥挤地堆在画面中,而且他们站立的地面似乎在朝观看者的方向倾斜。

在之后的此类场景中,维米尔围绕人物的半身像展开构图,通过位于左下角的桌子将人物固定在空间中。在《持鲁特琴的年轻女子》中,椅子和桌子之间的透视渐变在画面中形成了一个桥梁,使眼睛在画布上明显沿对角线运动。

当我们看这幅画时,我们会将注意力集中在这个弹奏音乐的女子身上,她是椅子和地图之间的光线支点。

和维米尔的很多其他作品一样,这幅画中的光线也是从左侧的窗户照进室内,柔和地照射在中间的地面上,而前景则相对较暗。由于几乎没有人工照明,17 世纪的画家们都是通过窗户和百叶窗来控制画室里光线的明暗。

在 17 世纪荷兰城市典型的狭窄排屋(现在也是如此)中,只有前厅或临街房屋才光线充足。诗人兼艺术史学家玛莎·霍兰德曾将“前厅”定义为“公私兼具,通往更深处、楼上房间和街道的通道”。维米尔画的鲁特琴演奏者与其画作中大多数其他女子一样,位于这种有限的空间内。

画家通过鲁特琴弹奏者的目光看向窗户和街道以及她身体的向外扭转来强化这种局限性。

根据画中女子为自己的乐器调音以及地板上的维奥尔琴...

大多数评论家都认为这位年轻女子在为二重奏做准备。

但是,散乱的曲谱以及随意放在一边的男性乐器可能暗示着二重奏已经结束。

画中的女子可能在注视着刚离开的追求者,而她的手指在调节刚才的演奏所导致的失调。

在窗邊拿著魯特琴的女子 by 揚·維梅爾(荷蘭台夫特)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故事鸣谢名单:

这件展品收藏在 Google 维米尔作品项目中。

所有参展内容的来源:
展出的故事有时可能由独立的第三方创作,并不完全代表以下提供这些内容的机构的观点。
首页
浏览作品
附近
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