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torial Feature

吉姆·凯:为“大难不死的男孩”绘制插图

听插画师讲述他在最新版《哈利·波特》系列小说中的作品

在过去的几年里,插画师吉姆·凯 (Jim Kay) 每周工作 7 天,每天 12 个小时全心专注于以插画形式重塑魔法世界,最终让他荣获大奖。他为布鲁姆斯伯里出版社出版的全新插图版《哈利·波特》系列小说绘制插图,赢得了全世界读者的认可。

第 1 部到第 3 部均已出版,吉姆目前正在努力绘制第 4 部《火焰杯》的插图。吉姆致力于完成所有 7 部小说的插图,在采访他时,我们充分了解到了每张插图中蕴含的细节和激情。他的作品感染了新一代读者,并让老粉丝们意识到 J·K·罗琳在 20 年前创造的魔法世界在现在看来依然如此神奇。

在本次采访中,我们与吉姆聊了聊他的创作过程,以及在为这样一部全球公认的标志性、现象级小说绘制插图的过程中,他经历了什么样的起伏。

您最初是如何参与到《哈利·波特》系列小说的插图创作的?您以前创作过哪些作品?

我的作品并不多。我真正完整创作的第一本图书是《当怪物来敲门》(Monster Calls),这是帕特里克·内斯 (Patrick Ness) 根据莎帆·多德 (Siobhan Dowd) 的构想改编的小说。《哈利·波特》系列的创作机会来得很突然,有一天我接到经纪人打来的电话,她说:“你最好有心理准备,我为你接了《哈利·波特》的插画工作。”她说的不仅仅是封面,而是全部 7 部小说的插图。我觉得,唯一能让人进步的方法就是做一些让自己有点压力的事情,而这份委托无疑是一件让我诚惶诚恐的事情。

吉姆·凯为《阿兹卡班的囚徒》创作的插图,图为书中的鹰头马身有翼兽巴克比克(大英图书馆展品)
吉姆·凯为《密室》创作的插图,图为书中的凤凰(大英图书馆展品)

您如何描述自己的风格?

我觉得自己还没形成什么风格。我在第一本书中采用了散点图方法,因此出现了很多种不同的风格。等我找到(自己的风格)后,生活应该就会变得简单很多,因为每个人都会知道我要做什么。布鲁姆斯伯里出版社一直很有耐心,愿意尝试很多不同的创意。我发现插图创作真的很困难,这是一件非常棘手的工作。

您觉得插图创作有哪些困难?

每天一个人枯坐 12 个小时真的很难受,这让我相当烦躁。还有插图的绘制过程,我从来没有一次性成功过,书中的每个插图背后都有太多失败的作品。有时候会觉得自己根本画不出满意的作品,这种感觉太折磨人了。但是,如果我不一直画下去,就会感觉自己错过了什么。这是我必须要做的,不是凭着直觉去完成,我几乎是逼迫着自己去创作的。

您的作品从美学角度看通常充满了细节。您总是把注意力放在插图的细节上吗?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读过很多理查德·斯凯瑞 (Richard Scarry) 的书,他是一位极其注重细节的插画师。我从中得到的感悟是,人们喜欢寻找细节中的事物,尤其是孩子。我的画作正是对这种需求的回应,我希望读者在每次阅读时都能发现新的东西。

吉姆·凯为《密室》创作的插图,描绘了哈利·波特和蛇怪(大英图书馆展品)
吉姆·凯绘制的对角巷(大英图书馆展品)

您如何平衡书中描述的内容与您想象的内容?

我肯定会想办法寻找一种平衡,确保不会冒犯到原作者,到目前为止,J·K·罗琳还从没有找过我任何麻烦。这太不可思议了,因为我之前甚至没想过能完成哪怕是对角巷的草图,更别提把它完整地画出来了。在一定程度上,我的工作就是填补空白,充实 J·K·罗琳所创造的宇宙空间。

难题在于需要阅读的文字量非常大。我并不只是一次为一本书画插图,每一本插图的创作都需要我去参考 7 本书的内容。不过,布鲁姆斯伯里出版社目前在这方面相当有经验,他们给我提供了一本哈利·波特“圣经”,我一直在参考这本书。

除了书面文字之外,还有什么能为您提供插图的创作灵感?

我经常去博物馆、图书馆、国家公园之类的地方寻找灵感。我喜欢古老建筑的繁复细节和建筑风格。我还喜欢研究服装,我想更细致地展现魔法世界的着装风格,因为这必须要和麻瓜世界有很大差别才行。

您绘制插图的流程是什么?

我会用一种绘画速记法,我会画一些简单的速写,画出我大概想要的构图。不过,我通常不会完全遵照这个简图来画,一般还会把它进一步完善,而我的做法经常没有规律可言。

我很容易感到厌倦,所以我喜欢不停地变换方法,比如尝试新的颜料。我经常用些奇奇怪怪的颜料,比如把 DIY 时常用的颜料小样跟蜡之类的通常不会与颜料混在一起的东西混用。我还会使用损坏的画笔和其他工具,以让我的作品达到无法预料效果。

吉姆·凯绘制的对角巷(大英图书馆展品)
吉姆·凯为《阿兹卡班的囚徒》创作的插图,图为西弗勒斯·斯内普教授绘制的肖像(大英图书馆展品)

您在每本书上分别花了多少时间?

在开始绘制第 1 本时,我们预计每本书需要 6 个月的时间。结果,我花了 2 年半的时间才完成第一本,而且是每周工作 7 天,每天至少 12 个小时。然后,我们立马开始绘制第 2 本,历时 8 个月完成,因为第 1 本耗费的时间太长,导致时间真的很紧张。在完成第 3 本后,我已经筋疲力尽,都开始产生幻觉了。

第 3 本和第 4 本之间有一段间歇期,这段时间让我能够主观地回顾和反思这个项目。它确实占据了我所有的时间,不过因为想尽力做到最好,所以觉得压力很大。让自己经受这些折磨也是很有意思的经历。

在为这个小说系列绘制封面时,您如何选择要重点呈现的情节细节?

封面非常棘手,因为有太多限制。这几本小说可以合成一部大型作品,而且还要考虑为多语言版本预留标题位置。

最棘手的封面是我目前正在绘制的这本。在《火焰杯》这本书中,哈利经历的三项任务中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事,但问题是如何把这些都表现在封面上。如何让它们跃然纸上?这需要我们开几次封面研讨会才能确定下来。

目前为止,您觉得这个项目中最难呈现的是什么形象?

一直都是哈利最难画。他是一个来自湖区的小男孩,长相极好,有一张非常独特的面孔。但是,要忠实地呈现书中所描述的样子,落在纸上的效果总是不尽如人意。

另外,每个人都穿着长袍也很难画。这些衣服太宽松了,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噩梦。恨不得求他们穿一些稍微修身一些的衣服。还有,在绘制人物骑在扫帚上的画面时,会显得很不雅。很难画出人物正儿八经地坐在扫帚上的样子,一碰到要画涉及骑扫帚的插图,我就神经紧张。

吉姆·凯为《密室》创作的插图,描述了哈利·波特和德拉科·马尔福参加魁地奇比赛的情景(大英图书馆展品)
吉姆·凯绘制的飞翔钥匙(大英图书馆展品)

您最喜欢画那个角色或形象?

我喜欢画巨人,尤其是海格。他体型壮实,毛发旺盛,随意涂鸦出来就看起来很有感觉。另外,海格与人类的身材比例就像大人与孩子一样,需要抬着头看他。我还很开心在最近的这本书中可以画四条龙,我花了超级多的时间来设计它们的形象。

书中的人物在不断长大,绘制最初的孩童和现在的青少年有什么不同?

我的画是以我认识的孩子为参考的,他们显然也在成长。用现实中的孩子作为参考的意义在于,我可以把他们随着时间产生的变化描绘出来。

随着这些角色逐渐长大,描绘起来会更加容易。如果你要画 11 岁的儿童,他们脸上没有太多特点可以凸显。他们的皮肤非常光滑干净,没有什么线条。幸运的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的脸会变得更有棱角。我喜欢画棱角分明的青少年。

吉姆·凯为《魔法石》创作的插图,图为书中的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大英图书馆展品)
吉姆·凯为《密室》创作的插图,图为书中的阿拉戈(大英图书馆展品)

看到您创作的插图被如此大规模地刊发销售,您有什么感觉?

我尽量试着不去想这些,不然只会让我彻夜难眠。我不能过多地去想这些作品会公开发行,否则心中会产生恐慌。在大英图书馆的展览上,我的素描正在展出,而我从没想过会有人看到这些。我突然在想,说不定我的画还会被未来的人们看到呢!

到目前为止已经出版了 3 本书,您目前正在创作第 4 本,您有没有总结什么实践经验?

我制作了适用于所有书页的各种尺寸的模板。因此,如果我想处理相同尺寸、一半尺寸、三倍尺寸的图画,这些模板都可以帮到我。

其他工作都是同样的流程:抱着一丝恐慌,做出一些些猜想,然后在许多次失败尝试中收获一个成功的作品。我的创作成功率还是相当低的,但我已经开始接受第一次常常失败的事实了。对我来说,目前正在创作的这本书最令人激动,我很想把它画好。

您收到的对您作品的最佳回应是什么?

我收到过几封信,信中说他们的孩子不喜欢阅读,但插图版终于吸引他们开始读书了,所以我真的不能奢求更多了,这对我来说就是极大的荣幸。如果能帮助他人爱上阅读书籍,那我付出的时间、忍受的孤独都是值得的,因为这样就有希望帮助他人开启文学探索的人生。

吉姆·凯为《魔法石》创作的插图,图为书中的曼德拉草(大英图书馆展品)
吉姆·凯为《阿兹卡班的囚徒》创作的插图,图为莱姆斯·卢平教授的肖像(大英图书馆展品)
Words by Rebecca Fulleylove
所有参展内容的来源:
与好友分享此故事
使用 Google 进行翻译
首页
浏览作品
附近
个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