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9年10月1日 - 1989年11月10日

柏林的革命運動

Robert Havemann Gesellschaft

柏林圍牆倒塌前 40 天記事

獨裁體制下的生活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包括東德在內的中歐與東歐各國都淪為共產體制下的附庸國。

1961 年柏林圍牆築起後,德國就此陷入分裂局面。

生活在 GDR (German Democratic Republic,德意志民主共和國) 的人民毫無言論自由與人權可言。政府對異議份子一概以政治迫害、禁錮與驅逐出境的方式處置。

在 GDR 各地,不斷有人起身反對與抵抗東德共產政黨 SED (德國統一社會黨) 的統治,但 SED 的獨裁統治一直到 1989 年的一場革命後才正式告終。

1980 年代,GDR 的都市衰退、環境破壞以及經濟短缺,在在顯示出當局統治無方的事實。

ZETTEL FALTEN (摺起選票)

自由選舉的概念在 GDR 並不存在。

所有候選人都會列在一份「Einheitsliste」(統一名單) 上。選舉人只能接受或拒絕這份既定的名單。SED 的一黨專政制在憲法中是有明文規定的。

GDR 的投票作業俗稱「Zettel falten」(摺起選票)。官方數據顯示,約 99% 的合格選民都會投下選票。

因此,人為操控選舉結果的傳聞有增無減。

在 1989 年 5 月 7 日的地方選舉中,反對人士決定行使監票權,希望找到選舉舞弊的證據。

經過比較,他們發現東柏林、德勒斯登、萊比鍚和國內其他地方的官方最終結果與實際開票結果有出入,證實確有選舉舞弊之情事。

地下雜誌《Wahlfall 89》(89 年選舉) 公佈了選舉舞弊的相關數據。

越來越多東德人民再也無法容忍這種欺騙行為。

民間對自由民主選舉的要求聲浪日益高漲,並在接下來的幾個月成為當時最重要的訴求之一。

攝於 1989 年 6 月 7 日東柏林蘇菲亞教堂:抗議隊伍在幾公尺後即遭到逮捕。

我們要離開這裡!

光是第一年,就有 10 萬名以上的人民申請離開前往西德,因為他們對政治領袖已徹底失去信心,更看不到自己在東德的未來。

1989 年 5 月,匈牙利開始拆除與奧地利之間的邊界安全護欄。西方媒體大肆報導此一事件,並導致 GDR 史上最大的人民出走潮。

許多人逃至布拉格、布達佩斯、華沙與東柏林的西德大使館。

數萬民眾在 1989 年夏天離開東德。

非法出版的資訊傳單《Telegraph》(電報) 報導大批民眾經由布拉格與華沙出走。
逃到大使館的難民搭上專列火車,穿越 GDR 直奔西德。

AUFBRUCH 89 (89 年計劃)

人民出走潮改變了 GDR 的情勢。許多人克服了數十年來的消極心理,開始尋找志同道合的夥伴並加以組織,於是產生了新的團體、運動與政黨。

Neues Forum (新論壇) 人民運動的首次會議於 1989 年 9 月 9 日和 10 日在柏林附近的 Grünheide (格林海德) 召開。

統一運動提供的是一個政治交流平台,致力打破國內民眾的沈默。

到了 1989 年 10 月底,全國各地已有 15 萬人加入新論壇運動。

幾乎是在新論壇誕生的同一時間,新的社會民主政黨 SDP 也宣告成立。Demokratie Jetzt (即刻民主)、Demokratischer Aufbruch (民主覺醒) 以及 Vereinigte Linke (聯合左派) 等人民運動也是在這時發起。

他們要求賦予人民言論自由及新聞自由,打造真正的民主社會。

然而,SED 堅持一黨專政制沒有錯,並判定所有新團體的成立違法。這些團體的創辦人及其支持者因此遭到國家安全部追捕。

雖然政府明令禁止,還是有數以千計的東德人民加入這些新政黨和運動。

1989 年 10 月 7 日,SDP 於 Schwante (施萬特) 舉行首次會議

GDR 成立 40 週年

「Vorwärts immer, rückwärts nimmer!」(勇往直前,絕不退縮),SED 主席 Erich Honecker (埃里希‧何內克),1989 年 10 月 7 日

儘管人民大量出走且抗議活動愈演愈烈,SED 仍然以盛大的遊行隊伍舉行 GDR 成立 40 週年慶典。

不過,這場官方慶祝活動也遭到了干擾。數千名東柏林民眾自發性地聚集在 Alexanderplatz (亞歷山大廣場),並衝向政府的宴會場地 Palast der Republik (共和國宮)。這起事件後來演變成東柏林自 1953 年的工人暴動以來最大規模的抗議活動。

到了夜晚,示威民眾遭到驅離,因而轉向 Prenzlauer Berg (普倫茨勞貝格區) 的 Gethsemanekirche (客西馬尼教堂)。

在 GDR 成立 40 週年慶祝活動當晚,共產主義青年組織 FDJ (德國自由青年團) 組成火炬遊行隊伍紀念這個慶祝活動。

1989 年 10 月 6 日晚間,FDJ 火炬遊行隊伍點亮東柏林
政府官員在共和國宮內慶祝之際,外頭聚集了數千名抗議民眾。
共和國宮外的人肉路障

和平示威者遭到包圍與痛毆。警方逮捕了許多站在客西馬尼教堂附近街頭的民眾,包括未參與示威的居民。

保安部隊人員監控著東柏林客西馬尼教堂周圍街道的一舉一動。

部分示威民眾逃往客西馬尼教堂,逃避警方追緝。

目擊者與直接參與示威的人士將 10 月 7 日和 8 日的街頭抗爭活動記錄了下來。其中部分紀錄由當事人自行出版,因屬非法行為,所以數量極少。

被拘留者獲釋

1989 年 10 月:東柏林客西馬尼教堂

1989 年的秋天,東柏林客西馬尼教堂成為抗爭與革命活動的中心點。

GDR 各地的消息皆會透過特殊的電話線傳至這個據點,因此許多事件得以向數千名的人民與國際媒體披露,再輾轉經由西德媒體的報導放送到東德的家家戶戶。

1989 年 10 月 2 日,反對人士在此舉行徹夜祈禱儀式,並要求當局釋放先前在萊比鍚遭到逮捕的示威者。

許多民眾對保安部隊的暴行感到憤怒,因此決定支持團結運動。

數以千計的蠟燭逐一點燃,為每位被拘留者祈福

1989 年 10 月:數千名民眾群起參與活動與定期的夜間教會禮拜。

每天都有 3,000 名以上的民眾湧入教堂。

許多年輕人甚至在客西馬尼教堂過夜。

參與徹夜祈禱儀式的民眾慶祝被拘留者獲釋。

我們才是國家的主人!

1989 年 10 月 9 日,約 7 萬名民眾聚集在萊比鍚,參與星期一的示威活動。

由於前幾週在 GDR 各地進行的示威活動都以暴力收場,因此當下局勢劍拔弩張。

沒有人知道 SED 領導人是否會在這一天使用武力驅離和平示威的民眾。

示威民眾大聲喊出「我們才是國家的主人!」,結果出人意料之外,保安部隊完全沒有介入這場示威。

數萬名民眾克服了恐懼,走上萊比鍚的街頭,參與抗議遊行。

星期一示威活動的領袖呼籲不要使用暴力。

EGON KRENZ (埃貢‧克倫茲) 宣佈徹底改革

1989 年 10 月 18 日,埃貢‧克倫茲接替埃里希‧何內克成為東德暨共黨領導人。

經過近幾週的抗議活動後,這位新上任的 SED 領導人表示已準備好與人民進行對話。克倫茲承諾進行改革,並宣佈這是 GDR 的轉捩點。

不過,民怨已經難以平息。人們拒絕接受克倫茲這位領導人,畢竟他一直以來都是政權的核心份子。

東柏林的年輕人抗議政府指派埃貢‧克倫茲為東德與共黨的新領導人。

抗議聲浪日益高漲

在新論壇的策動下,當地的演員和藝術家在 1989 年 11 月 4 日舉行了一場大型示威活動。

雖然 SED 領導人核准了這場示威活動,卻企圖利用活動為自己謀利。

數十萬名民眾湧向亞歷山大廣場。這是 GDR 史上規模最大的反政府活動。

藝術家、民權運動人士和國家領導菁英輪番上台發表演說,但是上台發言的 SED 人士大多都被回以噓聲。

抗議旗幟傳達的訊息十分清楚:示威民眾要共黨退出,他們要 GDR 實行民主制度。

隨柏林圍牆一起倒下!

從 1989 年夏天開始,從東德出走的人數持續攀升。光是 11 月初的幾天內,就有數萬名民眾離開 GDR。這個情況日趨嚴重,GDR 領導階層幾乎束手無策。

1989 年 11 月 9 日,在一場國際記者會的最後,SED Politburo (政治局) 委員 Günter Schabowski (鈞特‧沙博斯基) 宣佈政府將實施新旅遊條例,就此開放每位東德人民前往西德旅遊。

當記者提問時,沙博斯基證實新的旅遊條例會立即生效,絕不延宕。

西柏林媒體大肆播報新旅遊條例的相關新聞,東柏林民眾也獲知了這項消息。許多東柏林民眾湧向邊關,強迫邊防人員開放已封鎖長達 28 年的兩德邊界。

「Wir fluten jetzt, wir machen alles auf」(群眾不斷湧入,我們被迫全面開放)。隨著邊防人員發出的話語,在 1989 年 11 月 9 日晚上 11:30,第一道障礙於 Bornholmer Straße (伯恩霍爾默大街) 正式解除。

在接下來的幾小時和幾天內,其他邊關也陸續開放。

東柏林與西柏林民眾相互擁抱,並慶祝柏林圍牆終於開放。

國際媒體以現場直播方式報導柏林圍牆倒塌,全世界都目睹著這一刻。對這一刻世人期待已久,久到曾經以為永遠不會到來。

故事協力單位/參與人員

Kurator, Projektleitung  — Sello, Tom (Robert-Havemann-Gesellschaft e.V.) 
Text, Umsetzung — Dr. Schäkel, Ilona (Letternleuchten Text | PR)
Unterstützung — Wir bedanken uns für die Unterstützung durch den Berliner Landesbeauftragten für die Unterlagen des Staatssicherheitsdienstes der ehemaligen DDR.

所有媒體協力單位/參與人員
在某些情況下,精選故事可能是由獨立的第三方製作,並不代表下列展覽機構的意見與觀點。
使用 Google 進行翻譯
首頁
探索
附近
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