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圍牆倒塌

Peter Millar

"The Wall will still be here in 50, or even 100 years"
東德領導人埃里希‧昂納克 (Erich Honecker),於 1989 年1 月 19 日說道 (距柏林圍牆倒塌不到 10 個月前)
從西德看到的世界
「死亡地帶」

自 1961 年 8 月 13 日開始,東柏林的部隊開始築起一道牆,分隔佔領柏林的蘇聯以及盟軍勢力,柏林被分成兩個不相等的半邊。這兩個分離的區域由「死亡地帶」隔開,由武裝的東德邊防軍加以巡邏,東德下令必要時得以使用致命武力攻擊,以防止東德人民逃離到較富裕的西德。

東德領導人埃里希‧昂納克下令建造柏林圍牆,並誇下海口宣稱,如果需要,這道圍牆會屹立一個世紀。

早在 1989 年,米哈伊爾·戈巴契夫 (Mikhail Gorbachev) 在莫斯科 (Moscow) 進行的社會和經濟改革在蘇聯集團 (Soviet Bloc) 的影響逐漸擴散,像是匈牙利的自由化以及波蘭舉行的自由選舉,以前禁止的團結工會運動贏得了多數勝利。同年八月,在匈牙利度假的東德人利用一個開放的邊境口岸,逃到奧地利並要求西德公民身份。在隨後的幾個月裡,東德人向布拉格和華沙的西德大使館尋求庇護,而東德國內也有多場抗爭,要求快速發展經濟和社會自由化。每星期一,都會在萊比錫 (Leipzig) 舉行大遊行。

對於團結工會選舉表示「一片看好」
在華沙舉行的圓桌會議導致波蘭改革並由團結工會組成政府
在柏林圍牆西側描繪了一幅昂納克與前蘇聯領導人勃列日‧涅夫 (Leonid Brezhnev) 之間的友好關係的塗鴉,實際上並未表現在與改革派米哈伊爾·戈巴契夫 (Mikhail Gorbachev) 的關係。

匈牙利是第一個向西德開放其邊界的華沙條約組織國家。數百名東德人趁在他們的「社會主義鄰居」家度假的機會,越過奧地利逃往西德。由於數百名東德人在西德駐布拉格大使館避難,讓捷克斯洛伐克政府不得不關閉對匈牙利的邊境。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華沙,最終讓東柏林政府不得不讓步,同意用特別密閉的列車將這些「叛徒」運往西德。但前提是該列車必須通過東德的領土。如此一來,表示這些人是被東德「驅逐」到西德的。此舉導致市民不斷湧入列車通過的城市車站,希望能跳到行駛而過的列車。

東德交通警察的報告,說明當運送難民的列車停在德累斯頓 (Dresden) 時,人群衝進並試圖攀爬上列車。
在 1989 年 10 月 6 日,東德 40 歲生日前夕,共產黨策劃了一場由青年黨員參與的遊行,以表現忠誠度,但實際情況並非如此。
心懷不滿的青年在市區中的教堂外紮營...
...受到警察的嚴密監控並由斯塔西 (Stasi) 加以滲透。
由於昂納克將華沙條約組織的領導人軟禁在共和國宮 (共和國宮),憤怒的群眾聚集在外要求改變「Gorbi,幫助我們」
蘇聯領導人曾告訴昂納克:「反應太慢的人會被歷史迎頭追上」,但昂納克並未聽從。
警察和斯塔西對人群猛烈地反擊。
東柏林人將戈爾巴喬夫視為潛在的救星。

10 月 6 日的抗議活動為昂納克政權結束的開始。反抗狂潮已經勢不可擋。

在 10 月 9 日,一群反對黨群眾聚集在人權運動者羅伯特 (Robert) 的遺孀凱琪海夫曼 (Katje Havemann) 的家裡,寫下「新論壇」(New Forum) ,也就是訴求改變的大規模公民運動的規章。
10 月 17 日,昂納克下台,但他所選擇的繼任者埃貢克倫茨 (Egon Krenz) 並無法平息民眾憤怒的情緒。
持不同政見的團體「新論壇」呼籲發動大規模抗議活動
11 月 4 日數千人走上街頭
有超過五十萬人的抗議並支持更多公民自由,但其中沒人相信柏林圍牆會倒塌

與此同時,每週一在萊比錫的抗議活動持續不斷;數萬人走上街頭,環繞著內城周圍的環行路遊行。他們高呼口號,反對仇恨的斯塔西,並要求民主變革以及結束義務兵役。人群中的有一名重要人物,庫特‧馬祖爾 (Kurt Masur),他是萊比錫國際著名的音樂廳布商大廈 (Gewandhaus) 的音樂總監。昂納克實際上已要求戈巴契夫從附近的蘇聯基地派遣軍隊。但戈爾巴喬夫拒絕了。

高達 7 萬名群眾在每個星期一的萊比錫走上街頭要求改革,同時也擔心隨時會被蘇聯坦克壓得粉碎
新論壇民主抗議運動的一員洛薩柯尼希 (Lothar Koenig) 表示不確定是否會遭到武力鎮壓
11 月 4 日,成千上萬不知所措的東柏林人民要求改革、結束秘密警察制度以及舉行民主選舉。然而,還沒有人敢提及柏林圍牆,更遑論德國統一的禁忌。

在 11 月 9 日晚上的東柏林的新聞發表會中,中央政治局 (Politburo) 成員京特‧世華洛期 (Günther Scharnowski) 錯誤地解讀了一項決策,就是允許東德人民到西德旅遊。本來應該要持簽證和護照才能成行,但他誤讀了一些字句,而這樣的訊息同時散佈到世界各地,並由西柏林的電視及廣播傳回東柏林,讓人誤以為東西德邊境會立即開放。接著幾百人至上千萬東柏林民眾前往邊境檢查站 (Bornholmer Strass)。而邊防軍並未收到阻止的命令,因此讓民眾通行。障礙物已經去除。

西柏林人爬上圍牆辱罵東德邊防軍。成千上萬名群眾湧向一生嚮往的西德。

圍牆上的群眾。
西柏林群眾在查理檢查站 (Checkpoint Charlie) 歡迎東柏林人。一夜之間情勢變得明朗化,柏林圍牆的倒塌已成定局。
東柏林人民的未來掌握在自己手中,的確如此,掌握在他們手上的鑿子中。
東德邊防軍開始拆除柏林圍牆
1989 年的聖誕節在勃蘭登堡門 (Brandenburg Gate) 周圍聚集了眾多人群,東西德人民在此慶祝他們的城市重新統一。
故事協力單位/參與人員

Curator — Peter Millar
For more details go to www.petermillar.eu

所有媒體協力單位/參與人員
在某些情況下,精選故事可能是由獨立的第三方製作,並不代表下列展覽機構的意見與觀點。
使用 Google 進行翻譯
首頁
探索
附近
簡介